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 说 >> 内容

医治心脑血管疾病的妙法

作者:郝金东 录入:郝金东 来源:原创  时间:2016-2-4 6:49:45 点击:

医治心脑血管疾病的妙法

    一向乐观自信的赫哲博士开始变得烦躁不安起来。

    倒不是什么科学探索难住了他,而是近年他妻子被诊知患有高血压病,不仅如此,最近又发现她的一些动脉血管呈现粥样硬化,血管内又出现很多斑块,而这些斑块,虽遵医嘱连续用药不仅不见减少,反而渐呈增大趋势。以致医生警告说,必须考虑在大斑块处做支架手术,不然可能造成心梗;至于那些尚没有固定的软斑块,必须长期服用药物拜阿斯匹林使其固定硬化,不然一旦让它脱落游至脑部血管中,还会造成脑梗。这自然把赫哲博士的妻子吓得够呛。无奈之下,赫哲博士只好把妻子送到医院打点滴,只是由于有其他顾虑,还没有同意做支架手术。

    赫哲博士有点不高兴地问医生:“血管内有斑块,设法把斑块清除掉就是了,干吗要弄那么复杂的手术?”

    医生撇撇嘴,乜斜着眼睛看着赫哲博士,说:“喝,说得倒轻巧!你以为血管内的斑块是下水道的垃圾说清除掉就能清除掉的吗?你不是也看见了嘛,血栓通药也用了,但它只能溶化血液中细小的团块;其它药物也只能起活血化瘀的作用。你们就别痴心妄想了,现代医学还没有研究出你说的那么轻巧的疗法。”

    吃医生这一顿抢白,赫哲博士便不再说什么,告别医生之后,心情沉痛地回到妻子身边,对妻子说,他准备同意做支架手术。如果妻子同意的话,暂时一方面建议医生继续打点滴活血化瘀,另一方面教她打太极拳辅助延缓病情。等他试着研究研究看有没有根除这种病的好办法。

    妻子含着眼泪说:“研究吧,我听你的话耐心等;必要的话,我可以用自己的身体让你做实验。因为现在得这种病的人太多了,只要研究出治这种病的妙法,那可以挽救多少人啊!”

    赫哲博士首先设想用机械的办法治疗心脑血管病。他想,与其在血管中用支架撑开的办法疏通血液,不如用挖除的办法疏通,可医生们为什么愿意用前者而不愿意用后者呢?原因无非是在现代条件下,前者易于施行而后者难于施行,而且后者有极大的危险因为堵塞物是日积月累的结果,它们往往粘附在血管壁上,甚至与血管合为一体,弄不好还会造成已经变脆的血管破裂,而且消除不净的颗粒还会堵塞更细小的血管,造成二次危险。

    可是用挖除的办法疏通血管毕竟是最好的办法,决不能轻易放弃。机械办法不能用,考虑用生物办法挖除。设想一种生物爱吃血液中的粘稠物和堵塞物,把它放入血管中一段时间,让它们因食物需要去清除血液中的垃圾,这无疑是最理想的办法。水蛭、蚊子、吸血蝠等动物爱吸食人血,但它们不仅个体大,而且吸食起人血来,不加选择地一概吸食,对人有害无益。人体内寄生有一些线虫动物,能轻易地进到人的血管,但它们也是危害人健康的害虫。看来自然界是很难找到现成的疏通人血管内垃圾的生物,只有自己培养一条路

    拿什么生物作为自己培养的目标呢?这得符合这样几个条件:1、必须十分微小,因为只有身体十分微小,才能自由往来于人的血管中,甚至于毛细血管中。2、把它送入人的血管中能存活。3、它只选择性地吃食血管内的胆固醇和血栓。4、对抗菌素严重过敏。最主要的是前三条,第四条是等该生物完成使命之后让它在血管内及时消亡的措施。通过多方选择,赫哲博士最终选定了超微蚯蚓:这是一种微生物,平时寄生在花生、马铃薯、大豆等植物茎杆内,属线形虫类它由于是微生物,所以符合第一个条件;它平时隐藏在上述几种植物茎杆内用口针吸食植物的营养液,所处的环境和人的血管内的环境差不多。所以它是比较理想的选择。关键在于培养。所谓的培养,也就是培养它们有选择性地取食血管中的胆固醇和凝聚的血栓。

    赫哲博士决定用饥饿的办法培养超微蚯蚓。为此,他买了一台显微镜特制了一个培养槽,槽上附带着设置了一套类似于人的心肺一样的循环系统,该系统中有人造心脏、人造肺、人造血管,血管当然也分动脉和静脉,它们之间由毛细管联通。这些设施都是用高透明度材料制成,十分便于外部观察。实验用的血液从动物屠宰场购买。

    准备工作就绪之后,赫哲博士就从花生地里割回几株确定是患上了超微蚯蚓病的茎杆。他先是把它像插花一样插在培养槽的血液里,这时花生茎杆通过毛细作用提供给超微蚯蚓的不再是从土壤中吸收的水分和矿物质养分,而是动物血液中的水分和其中的动物蛋白质成分。可以想象,超微蚯蚓先是由于不适应纷纷逃避,无路可逃之后是大量的死亡;有的借助茎杆中仅存的一点植物体液苟延残喘。所谓适者生存,不适者灭亡。后来赫哲博士采用半植物半动物吸收法,就是他从野外刨回的花生秧子带着根,部分根上还带着土,他只把未带土的部分根浸在培养槽中,这样,一些根吸收的是土壤中的养分,一些根吸收的是培养槽中动物血液中的养分,以此来让超微蚯蚓慢慢适应。这样的办法还真行,日久天长,还真有一部分超微蚯蚓适应了,不仅存活了下来,有的还繁殖了后代。这可是了不起的收获。赫哲博士就全力培养这样的超微蚯蚓,二代,三代,……并逐渐减少植物性吸收供应,加大动物血液的吸收供应,把适应后存活下来的超微蚯蚓个体再专门培养。工夫不负有心人,经过半年多的培养,终于有一些超微蚯蚓的后代在完全脱离植物性营养供给也能成活了,并且能繁殖出健康的后代。无疑,新培养出的超微蚯蚓体内的消化酶完全适应动物血液了。这时候,赫哲博士就直接把超微蚯蚓放在血液培养槽中培养。由于培养槽中的血液离开了血液循环系统,不能进行正常的交换,往往很快凝结,新培养的超微蚯蚓常常在半凝固的血液中生活,渐渐地就适应了这种环境。时间久了,乍一给它们供应新鲜血液,它们反而有一种不适应的感觉,显微镜下观察,它们无一例外都向着瘀血处逃跑。

    赫哲博士启动人造心肺循环系统,把最新培养的超微蚯蚓放入类似人体心肺循环环境去观察。当然,开始他把该系统的循环过程调得很慢,为的是让超微蚯蚓有个适应过程。透过透明的人造血管,他看到超微蚯蚓在粗大的动脉血管中几乎都立不住脚,只有个别超微蚯蚓粘附在毛糙的管壁,这是设想动脉血管粥样硬化之后斑块的沉积之处。这些超微蚯蚓蠕动着钻入停滞在此处的血栓并以之为食定居了下来。大多数超微蚯蚓顺着血液被带到较细地方甚至到达联通动脉和静脉的毛细血管处,这些地方停滞着很多凝血块,也就是设想的血栓。超微蚯蚓吞吐着口针贪恋地吸食起来;有的边吃边蠕动着身子像打洞一样钻入比较瓷实的血块中,当穿透血块之后,又调转身子反方向吸食起来。当然,也有的超微蚯蚓穿透毛细血管中堵着的血块进入静脉血管之中,此时的它们,越来越立足不住,只有通过主静脉血管被带入心脏,来下一次循环。赫哲博士试着加大血压和心脏脉搏跳动次数,这时,所有的超微蚯蚓几乎都被冲到堵着的较细的血管处,也许是强烈的刺激使然吧,它们更迅猛地吃起斑块和近似半流体的血栓来。通过调整血栓的稠度,赫哲博士还发现,即使把搁置三四天的血块混入人造血管中,超微蚯蚓照食不客气,并且也能轻易地钻洞透过。为了试验超微蚯蚓会不会把粥样硬化的血管当作食物去食,赫哲博士有意把一段毛细血管做得脆弱不堪,只要超微蚯蚓头对着管壁一碰,就有可能破裂。但事实上没有发生这种情况,超微蚯蚓始终只顺着血管的弯曲度前进,即使前边有堵着的血栓,它们穿过之后,血管始终没有膨大的迹象。相反,它们穿过血栓之后,血管还似乎变细了,这说明在超微蚯蚓活动的血管里,不会因为它们的存在造成任何血管破裂,也就是说,由于超微蚯蚓的生存活动,能够大大减少血管中的垃圾,从而有利于血液流通。

    接下来就要把超微蚯蚓在活体动物身上实验啦。活体动物不同于死的人造心肺循环系统,超微蚯蚓本身不是活体动物身体中附带着进化出来的东西,所以,也存在着适应不适应的问题。如果发生严重的过敏,还有可能造成活体动物的死亡。另外,如果超微蚯蚓在活体动物的血管里不分青红皂白地把活体动物需要的和不需要的血液成分都吃掉,那也同样会对活体动物带来危险。因此,实验要慎之又慎,观察要细致,数据要精确,丝毫马虎不得。

    赫哲博士选择了动物园的一只老年猴子做实验。这只老猴子由于脑梗已高度偏瘫,如果是在野外生活,她必死无疑。动物园的老饲养员看她可怜,三年如一日还像平时那样给她喂食。现在听说赫哲博士征购脑梗实验对,老饲养员马上送来了老猴子,并说,为了科学实验,为了治好老猴子的病,他分文不要。赫哲博士很感动,但他还是向老饲养员耐心地讲了实验的方法,以及可能存在的危险。老饲养员听了,表示可以理解,同时表示愿意给赫哲博士当助手。赫哲博士同意了。

    在老饲养员的帮助下,赫哲博士没费什么劲,就顺利地向老猴子的动脉血管内注射进了最新培养出的超微蚯蚓菌种,之后,两个人就仔细地观察老猴子的一举一动。

    开始的几分钟,老猴子还能安静地坐着。老饲养员有点迷惑地看看赫哲博士,赫哲博士示意他耐心等待。五分钟之后,老猴子开始坐立不安起来,她用那只尚能动的手这儿挠挠,那儿抓抓,似乎很痒。但似乎痒的地方不在皮肤上,而是在肉里,她又用那只手乱捏;感觉捏不管用时,就又用巴掌拍;拍不顶事时,索性就躺在地上打起滚来,边滚动边吱吱叫,似乎感觉很痛苦,甚至冲动得有几次想卡自己的脖子。老饲养员同情得几次都想跑过去,但都被赫哲博士拉住了;可是,他头上急出的汗仍然不断线地滴在地上。这样折腾了大约半个小时,老猴子才安静了下来,也许是没有力气动了。

    赫哲博士对老饲养员说:“危险期过去了,再等一会儿吧。”

    老饲养员半信半疑地点点头。这时,他发现他的老猴子开始瞌睡了,真的,她睡着了,还听见打呼噜呢。老饲养员这才放下心来。

    老猴子的这一觉睡了有一小时。她醒来时,老饲养员发现老猴子那只瘫痪的手竟然能动了他把这意外的喜讯告诉了赫哲博士。赫哲博士说:“这说明脑部被堵着的血管开始疏通了,再耐心等几天吧。”

    老饲养员听了,就高兴地耐心等起来。这一等就等了十天。开始,老猴子偏瘫的手和脚由能动一点到能自由活动,再发展到活蹦乱跳,张着双手吱吱叫着向老饲养员要东西吃。赫哲博士笑着对老饲养员说:“这下你的老猴子的病是完全治好了,你马上可以带她回动物园去了。”

    赫哲博士说着,把一管准备好的抗生素针剂注射进老猴子的血管中,耐着性子观察了五分钟,见没有什么反应,确定超微蚯蚓全部被杀死,挥挥手让老饲养员牵着老猴子回动物园去了。

    赫哲博士看着老饲养员牵着病愈的老猴子走出大门,这才轻吁了一口气,一转身,见妻子在自己身后站着,她眼睛眨也不眨地把老猴子送出了很远。

    赫哲博士问她:“你啥时来的?”

    她不回答,嘴里却喃喃地自语:“想不到,想不到,……”

    老饲养员带老猴子来的那天,她正好在家。现在看到老猴子恢复了健康,她还有点不相信呢。他仿佛不认识赫哲博士似的,把他看了又看,说:“想不到你还真能治得了病呀!”

    赫哲博士微笑着说:“恐怕得当一阵子医生啦。那么你愿意成为我的第一个病人吗?”

    妻子笑眯眯地看着他的眼:“我当然愿意啦!想到从我开始,千千万万个同我一样的病人从此就要摆脱病魔的折磨变为健康的人,我此时激动得心差不多都要从胸腔里跳出来了。快开始给我治病吧!”

    赫哲博士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如果你是一只母猴,马上就可以开始治疗啦;可你是女人,我可就马虎不得啦:首先得进行青霉素皮试,如果你对青霉素过敏,那我得想其他的办法。”

    妻子瞪了他一眼:“你忘性怎么这么大,前两天我们不是刚从医院吊过针嘛!”

    赫哲博士到底不敢大意,他先给妻子的动脉血管中只注射进去很少的超微蚯蚓,后来见妻子没有什么不良反应,这才又注射进去一些超微蚯蚓。

    “你比那只老猴子的病轻些,所以治疗的时间要短些。”赫哲博士安慰妻子说。但他心里明白,难受的程度不会有什么区别。

    果然,妻子开始不安起来,很快就百爪挠心般地难受起来,她双手抓不是,拍不是,无可奈何地伸着双手,口里哭叫着:“哎哟哟!难受死了!难受死了!……”

    赫哲博士想走过去安慰她,不料她一抓住他的手指甲就掐进了肉皮,吓得博士慌忙逃得远远的,瞅个空从背后抱住她,把她推到了床上。妻子身体一上到床上,就来来回回地打起滚来,吓得博士绕着床转圈圈,生怕她从床上跌下来。

    赫哲博士看她难受的样子,试探着问她:“如果你实在承受不了,我就给你注射青霉素吧?”

    妻子青着脸,但还是咬着牙说:“不,我还能坚持!”

    半个小时过去了,妻子痛苦得有些昏昏沉沉了,赫哲博士这才把青霉素针剂小心地注射进了妻子的动脉血管。一会儿,妻子就安静了下来。再一会儿,妻子就睡着了。赫哲博士拉过她的手试了试她的脉搏,觉得还算平稳,就给她盖上被子,走到院子里去放松身体,刚才,他也紧张得几乎要窒息。

    又过了大约半个小时,赫哲博士听见妻子叫着要喝水,他忙跑进家里倒了杯水递给她,他一边看她喝水,一边看她的脸色:她的脸色有了红晕。

   “还好吗?”

    妻子吁了一口气,又把杯子递回博士手里,边说:“哎呀刚才真是叫说不出的难受,一辈子都忘不了!不过,这疗法似乎还真行,我觉得我有了力气。”

    她说着,推开赫哲博士的阻拦,从床上下到地上,在地上来来回回地走起来。看上去她真精神了许多。

    赫哲博士放心了,他对妻子说:“如果你还行的话,咱们去医院做一下核磁共振检查吧,看效果究竟如何。”

    核磁共振检查结果妻子身上的动脉血管里原来的斑块都不见了。

   “这说明,我的办法对人也是管用的。”赫哲博士兴高采烈地说。

   “是的,可以推广,应该推广。只是可怜了那些小生命……”    妻子叹了口气,眼圈红了。

    赫哲博士说:“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如果最后不把它们杀死,它们生生不息地繁殖起来,和你的身体争夺营养,最终你会被它们折磨死的。”

    妻子这才不说话了。

    就这样,赫哲博士能巧治心脑血管疾病的消息不胫而走,成百上千的患者都来找他医治。赫哲博士索性就建了一个医院,专门治疗心脑血管疾病,他本人又是医生,又是老师,忙得不亦乐乎。

作者:郝金东 录入:郝金东 来源:原创
  • 上一篇:绿面人
  • 下一篇:糊涂王国的糊涂事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