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 说 >> 内容

梦中的孔雀

作者:刘新月 录入:刘新月 来源:原创  时间:2021-4-25 8:33:06 点击:

  梦中的孔雀  

(图片来自网络) 

   我始终记得丁丁转来我们班上时那天的大雨。

   倒也不是因为雨有多大,只是因为丁丁进教室后,身后拖出了一串泥泞的脚印,她脚上的胶鞋脱胶裂了口,脚上的大拇指从破了一个洞的袜子里探出来,就那样赤裸裸的面对着班上几十个同学,教室里瞬间爆发出一阵大笑,班主任李老师维持了半天秩序,才让场面勉强平静下来。
   大约只有我透过丁丁被淋湿绞成一缕一缕的刘海儿下看到了她通红脸颊上的窘迫,和紧紧咬住的下嘴唇。这个从乡镇转来城市里重点中学的女孩,窘态在小小的教室里无处遁形。李老师叫她做个自我介绍,她依然深深低着头,半天才用蚊子哼声般细小的声音道:“大...大家好,我...我叫丁丁...”
   教室里又是一阵骚动。
   丁丁被安排坐我同桌,最后一排的位置。我是因为个子高,怕挡了其他同学的视线,而丁丁,豆芽般的小个头就这样被安排在教室角落的位置。同学们都在悄悄讨论她,不知哪个女生说“那个新转来的,好像都没洗过澡,走过她身边都能闻到一股子臭味儿。”久而久之,同学们对她愈加疏远了,更有甚之,调皮的男孩会将她的书扔在地上,重重踩上去,印出几个脚印,有时脚印也会出现在作业本上,老师应该是可以看到的,但也从没人问过。
   其实,我的座位离丁丁最近,她们说的臭味儿,我从没闻到过,甚至风吹过,我还能闻到她衣服上洗衣粉留下的淡淡清香味道,她们闻到的,无非是丁丁身上与城市格格不入的味道吧。可我始终没有为她辩解过,我也害怕同学们说在我身上闻到了与丁丁一样的味道。

   期中考试前,学校里做了一次智商测试,成绩不公布。周一早上,王珂却拿着一张成绩单在班里大喊:“我这儿有智商测试成绩单,谁要看呀?”王珂的爸爸是学校副校长,有什么消息,她永远都是第一时间知道。王珂的智商足足有一百三十多,排在第一位。人群中不知有谁问“看看那个丁丁多少呀?”王珂大笑:“60分,哈哈,她怕不是个傻子吧!”又是一阵此起彼伏的笑声。

   从此以后,丁丁在班级中的名字从“那个新转来的”变成了——那个傻子。而她的成绩也在切切实实的告诉大家,她的智商确实不够高。几次考试丁丁的成绩都是倒数第一,就连老师看她时眼神中的厌恶都越来越深。

   “丁丁,你是不是个傻子,最简单的题都做不出来!”李老师在讲台上居高临下的喊,同学们小声私语讥笑,我转过头看她,她的脸几乎要低到桌子下面了。我悄悄在纸上写下几个字:别灰心,加油。确认没人看到后悄悄放在了她课桌上。

    

   其实我知道,丁丁不是傻子。每到作文课上时,我都能在她长长刘海儿下遮盖的眼睛下,见到平时难以见到的光亮。丁丁的作文写得不错,语文老师还称赞过几次,说她的句子细腻柔软,要她好好努力。这也是她少有的、能在班级里发光的时候了。

  丁丁偶尔会写小纸条递给我,自从那次之后,我就悄悄地成了丁丁在这个班级里唯一的朋友。“我周末在城西看到了一只孔雀”,她递来的纸条上写。城西是城市最老旧的地方,除了摇摇欲坠的建筑就是流动的小摊贩,那个地方,不可能有动物园,也不可能有孔雀呀。我没回复她,将纸条塞在了桌下。
   课间我上厕所回来后,王珂举着一张纸条站在讲台上,我感觉身体里的血液瞬间从脚底都涌上了脑袋,僵在那里半天不敢动弹。“我刚刚在地上捡到一张纸条...”听到她说是捡到的后,我长舒了一口气,生怕在同学眼里和丁丁产生了什么关联。“那个傻子居然说她在城西看到了一只孔雀,哈哈,城西那种地方,怎么会有孔雀...”班级里又是一阵哄笑。而丁丁依然一言不发,只是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好像只有悲伤,我却什么也不敢说,更不敢面对她的眼神。

  梦中的孔雀

   那周末下了一场暴雨,我还是去了城西。错综复杂的街道,道路泥泞,走了很久,才看到了丁丁说的——孔雀。丁丁没有骗人,确实是一只孔雀,只是脚被绳子栓在一户砖房前,和我在动物园里见过的孔雀相去甚远,它被大雨淋的全身湿透,毛发稀疏,光亮不再。我在那里站了很久很久,看着那只湿漉漉的孔雀,心里在想:它还会开屏吗?

   市里举行了一场中学生作文竞赛,李老师给我们通知的时候,丁丁把头仰的很高,听的很认真,我心中不禁有些开心,看来丁丁终于有机会展现自己了。
   丁丁那篇作文写得很认真,格子纸上誊了好几遍,最后才小心翼翼地推到我面前,作文标题是:梦中的孔雀。那是一只美丽的孔雀,是丁丁的梦,使我忍不住沉浸其中,看完后给她写了张纸条:你一定会得奖的!作文交上去后,她像是身处在黑暗中突然抓住了一束光的人,有些雀跃地期待着。
   半月后,李老师喜气洋洋的在班会上通知:“我们班有一位同学,她的作文《我心中的那只孔雀》在这次全市作文竞赛中获得了一等奖!”我看向丁丁,她的脸有些红,眼神紧紧地盯着李老师,搞得我也跟着她呼吸急促起来。
   “让我们恭喜获奖同学...”李老师像是卖关子似的长长停顿了一下,目光在教室里扫视了一圈,最终停留在了第一排。“恭喜王珂同学!”
   教室里响起经久不息的掌声,而丁丁眼神里的光,一点一点黯淡下去了。

   那天之后,我再没见过丁丁,听人说,她又转回乡镇了。“傻子就不该待在这里嘛......”

   我想为她辩解,话到了嘴边,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王珂那篇作文被贴在学校公告栏里,除了被改过的标题,其余内容与丁丁那天给我看的作文一字不差。我不敢告诉别人,因为王珂是校长的女儿,因为丁丁是“那个傻子”,因为我更害怕自己也成为“那个傻子”。

   后来我总是会想起第一天见到丁丁时她被雨淋湿后的样子,和那只暴雨地里湿漉漉的孔雀。被暴雨淋湿后的孔雀们,还会开屏吗?

   如果,我是说如果,有一天我还能再见到丁丁,我一定会告诉她,我见过了她梦中的那只孔雀。

作者:刘新月 录入:刘新月 来源:原创
  • 上一篇:R先生与S
  • 下一篇:翻不过的大山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