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 说 >> 内容

《陕北女人》连载二

作者:如雪 录入:如雪 来源:原创  时间:2015-12-24 8:56:20 点击:

《陕北女人》连载二

    陕北的山一座连着一座,望不到头,看不到边。山山峁峁空寂、肃静。在这寂静的世界里只能听到两人的呼吸声。

    慧琴的心里很难过,感觉心如撕裂般地疼,眼泪不由涮、涮地流了下来。看到慧琴泪流满面,宇鹏的心里更加难过。离开学校对他来说打击够大的,从此与高等学府失之交臂。假若能考上大学,那么命运将发生转机,跳出农门,实现自己的远大理想。可是家里的现状不允许他继续学业,只有牺牲自己,才能让弟弟、妹妹继续上学。

    慧琴,坐这歇会。宇鹏将自行车停在路边。

    宇鹏掏出手绢递给慧琴。不要哭了,把眼泪擦了。

    慧琴呜咽着抬头看着宇鹏:从此以后,我们怎么再见面?

    你好好念书,等高考完了,我来你们村看你。

    你不考大学,我也不想再考了。

    说甚憨话了,你肯定能考上大学。

    等考试完了,你来找我。

    宇鹏看慧琴哭得那么可怜,心疼地拉住她的手。我听你的,等你考完试,我就去找你。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吧。在被宇鹏握住手的一瞬间,慧琴感觉心跳骤然加快。她的脸上涌起一片红晕,象朵盛开的桃花,娇艳,美丽。她羞涩地红了脸。刚才还哭得象个泪人,现在竟露出了笑容。

    宇鹏哥,你说话可得算数,我等着你看我。慧琴用一双火辣辣的眼睛紧紧地盯着宇鹏。

    哥说话算数。宇鹏答应着慧琴。望着英俊、高大的宇鹏,慧琴感觉他就象大山般厚实,象大山般坚强,慧琴心里涌起甜蜜的爱恋。陕北的女子一向将自己的心上人叫哥哥,而男子对心爱的女子称作妹妹。哥哥、妹妹那是情人间最亲的称呼,此风俗一直流传至今。快到王家沟了,又听到憨憨高吭的信天游:

    哥哥你走西口

    妹妹我实难留

    手拉着哥哥的手

    送哥到大门口

    走路你走大路

    再不要走小路

    大路上人马多

    拉话解忧愁……

    慧琴高考结束了。成绩下来的时候,打击最重的不是慧琴,而是她的母亲桂花。桂花万万没有想到慧琴竟然会落榜,平时慧琴学习挺好的,咋就没考上呢?母亲百思不得其解。

    其实只有慧琴知道,这次考试她早就知道会是这样的结果。半年来基本没有静下心来复习,加上考场发挥不好,所以,注定要名落孙山。她自己暗暗高兴,考不上学,就可以和宇鹏哥在一块了,不是更好吗?她想着心事,高兴地哼着小曲。

    你还有脸唱歌了,考的那么个成绩?你让我的脸往哪放?妈妈铁青着脸,两眼瞪着慧琴。

    妈妈,姐姐又不是不想考好,考试是不由人的。妹妹慧霞给姐姐打圆场。

    少多嘴,没你什么事,一边呆着去。慧霞撅着小嘴,给妈妈扮个鬼脸跑开了。

    慧霞今年上初二,她和慧琴一样长得很漂亮,而且学习也很好,年年是班上的学习委员。这以后,桂花又把希望寄托在慧霞身上了,她对慧琴彻底地失望了。

    回到家的慧琴,等着宇鹏的到来。她知道,宇鹏不敢自己来她家,所以,每天,她都去大路上照,看他会不会来到她们村里,但每次都是失望。

    一天,天快要黑的时候,憨憨拦羊回来了。他给慧琴带来口信,说有一个后生在村口等他。一听消息,慧琴一口气向村口跑去。

    一看那熟悉的身影,慧琴知道是宇鹏来找她了,心怦怦地乱跳,脸涨得通红。

    宇鹏哥,你咋才来?我等你好多天了。慧琴嗔怪地瞅着自己的心上人。

    家里事多,我走不开,妈妈病了……宇鹏慢慢地说着。

    几个月没有见宇鹏,他变化真大。人黑了。是呀,生活可以改变人,在那种愁苦的日子里,怎么能不让人变得成熟呢?慧琴心里涌起对宇鹏的爱怜和关心。

    婶子得了什么病,去医院没有?

    得了肺炎,早就咳嗽了。妈妈怕花钱,一直拖着,等去医院看时,已经严重了,发展成肺心病了。

    快去住院看呀,越拖会越严重的。

    县医院住了几天,带了些药回来了。

    一定要抓紧时间治疗!

    我来看看你,我就回去了。你也回家吧,别让家里人担心。宇鹏总是害怕家里人责怪慧琴。

    我知道了,那你早点回家,路上小心点。

    知道,你快回家吧。看着心上人离开自己,慧琴心里很酸楚。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间,冬天到了。

    在那个贫穷的岁月里,庄稼人不仅愁吃的、愁穿的,也愁烧的。

    一到冬天,村民们并没有闲下来,这个时候拾柴成了山里人的首要任务。在那时人们的眼里,富裕的标准不只是看你家的粮仓有多少粮食,也要看你家的柴垛。看到谁家的硷畔上堆着又高又大的柴火垛,就会感觉眼热:看人家的光景过得咋好么!甚至媒婆给姑娘家说媒时,都会这样夸奖人家:你光看人家院子里堆的柴垛,就知道人家光景有多好了,后生可勤快了,跟了尽等着享福了……。

    一大早,天还没亮,宇鹏就拉着架子车出发了,后边跟着只有十六岁的妹妹兰兰。一个假期,兄妹俩每天都要到离家几十里的山上拾柴。宇鹏小的时候经常在离家近的地方拾柴,拿着镢头砍回一些蒿草、秸杆。这些柴火引火还行,要烧饭背回来一背也做不了两顿饭。要砍到灌木类的柴火,就要走很远的路程。架子车上放着两把斧头,两根长绳,兰儿背着一个花布包,里边有妈妈给带的干粮,两块早上蒸好的玉米面团子,因为他们早上出去,要到天黑才能回到家。兰儿一路走着,等到了山上,她的那份干粮早就下了肚了。等到中午吃干粮时,哥哥宇鹏把自己的那份再给妹妹一半。

    等到了砍柴的梢林,天近晌午。宇鹏拿着斧头领着妹妹向有梢林的山上走去,等宇鹏将一根根砍好的树木堆起时,兰兰再将一根根的木柴拉下山去。密密的梢林挡住了路。其实就没有路,都是一片片的树林。杂草丛生,人穿越在梢林中,兰儿两根长长的辫子经常会被树梢绊住,一不留神就会拽下一缕缕头发。每当看到兰儿回到家,妈妈总是心疼地摸着女儿的头发说:我家兰儿这么漂亮,把头发剪了吧,不然头发会被拽掉的,头皮会疼的。”“妈妈,没事,头发会再长出来的,呵呵!兰兰总是乐呵呵地不当回事。

    等到昏天黑地的时候,兄妹俩拉着满满的一架子车柴回到了家。

    一个假期拾的柴不仅要够一家人来年烧火,剩下的还要拉到镇上卖掉,用攒下的钱给妹妹兰兰和弟弟宇飞交学费。

    自从慧琴高考落榜以后,来说媒的人真是踏破了门坎。因为慧琴的漂亮,因为慧琴是个知书达理的女子,因此,方圆几十里,提起慧琴谁人不知,哪个不晓。今天是王媒婆,明天是张媒婆,慧琴的爸爸早就想把慧琴嫁出去,换点财礼,好给儿子慧平娶个媳妇。可是任凭换了一个又一个的小伙,慧琴没有一个看上的,这让妈妈桂花很着急。

    这个死女子,你究竟想找个甚人么?就没有一个能看上的?

    你们就别操那份心了,说谁我也不嫁。慧琴语气坚决。

    你准备做老姑娘了?让村子里的人看咱家的笑话了?

    我没想做老姑娘,现在嫁人还早着呢?

    还早了,在咱村你就是老姑娘了,人家十六七的姑娘都有婆家了,你都快二十了!

    她们是她们,我是我。

    知道你是这样的,当初就不该让你去念书。妈妈对慧琴的婚事也是着急上火,但就是不明白女儿心里想的什么。

    慧琴心里自有她的主意,除过宇鹏她谁也不嫁。

    一天,秀莲来到了慧琴家,她们两人是好朋友。秀莲毕业以后进工厂当了工人,秀莲的到来让慧琴很高兴。

    你咋能顾上来我家,有什么事?

    没事就不能来看你了,不欢迎我?

    看你说什么呢,我都想死你了。两个好朋友到一块了,高兴的不得了。

    慧琴,我来还真是有事。我哥哥你是见过的,他让我找你呢,这个没出息的家伙看上你了。秀莲说着哈哈地笑着。

    慧琴感觉这么突然,不知道应该如何回答秀莲。嗯,秀莲,我不瞒你,我心里有人了,就是咱们班的宇鹏……

    你这个家伙,看你平时不吭不哈的,咋偷着就恋爱了?秀莲笑着用拳头在慧琴的肩上打了一下。

    好了,只当我没说这话,等我回去给哥哥答复,让他死了这个心就是了。

    对不起,秀莲,我……

    有什么对不起的,我祝福你们。

    自从见过慧琴后,浩军就暗恋上了她。这次就是他专程让妹妹来给慧琴说这件事的。没想到,慧琴心里已经有人了,这事就这样不了了之了。

    十二月的天气,寒风刺骨,滴水成冰。这一天,慧琴给妈妈说要进城看看秀莲。得到妈妈的许可,她离开了家。其实,她是想去看宇鹏。好多天了,她一直在想着他,他最近好吗?妈妈的病怎么样了?家里没出什么事吧?每天在思念中度过,她都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度过那漫长的每一天的。得到妈妈的批准,她向宇鹏家飞奔而去。

    冬天的乡村,一片萧条,呼呼的寒风卷着枯叶在空中飘浮。荒凉的山上只有零星的枯树孤零零地站立在山岗上,慧琴无暇顾及寒冷,一心想着去见心上人。

    走到桃花村的时候,远远地看到宇鹏担着水桶往井边走去。慧琴一阵狂喜,高声叫了起来:宇鹏,等等我。听到声音宇鹏回过身来,看到跑到自己面前的慧琴,又惊又喜。你咋来了?一个人在路上走你不怕?

    有甚好怕的。

    你这么漂亮,不怕遇上坏人?

    去你的,哪有那么多的坏人?走了一路,慧琴只感觉浑身出汗,脸上泛起红晕。见到自己的心上人,她心里是多么高兴,她跟在宇鹏后边回到家里。

    宇鹏妈妈看到儿子猛然领回一个漂亮的姑娘,高兴得嘴都合不拢了。

    妈妈,这是慧琴,是我同学。

    好女女,快坐炕上,天这么冷,没冻着吧?老人热情地招呼着慧琴。

    婶子,我一点不冷。

    你是哪个村的。

    我是王家沟的。

    十几里的路了,走累了吧,快坐下歇歇……

    一点不累,一会就走到了。看到慧琴来到家里,宇鹏妈妈张罗着给做起了饭。

    晌午过后,慧琴要回家了,宇鹏要送慧琴。因为都是山路,因此,他们只好走着回家了。

    陕北的山,沟壑相连。走在空寂的山谷中,你别说,慧琴确实胆大。一个人走过那条空无一人的山沟确实感觉害怕,冬天的路上没有一个人。慧琴看着帅气、英俊、默默不语的宇鹏,感觉自己好幸福。

    你就不能离我近点,我又不是老虎,还能吃了你?慧琴嗔怪地看着宇鹏。

    宇鹏象个女孩般红了脸,靠近了慧琴。

    慧琴上前拉住他的手。又没人,你怕甚了?宇鹏何尝不想牵住慧琴的手,但他知道,他不能给慧琴幸福,他只想让慧琴离开自己。

    慧琴,我们分手吧,我家经济条件不好,你跟着我要吃苦的,我不能给你幸福……

    宇鹏,你听着,我永远不会离开你,我就缠上你了。你别想甩开我。看到慧琴态度坚决,宇鹏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过完年,你让媒人来我家提亲吧,我等你来。

    看着一言不发的宇鹏,慧琴是又爱又怜。你这个傻子,我是真心喜欢你。困难是暂时的,一切都会好起来的,知道吗?他们坐在一片空旷的石块上,说着话。

    看着慧琴,宇鹏明白自己打心眼里喜欢慧琴,从上学的时候一直暗暗地喜欢她。可自己家庭困难,他不想拖累自己喜欢的女孩,但他又无法抗拒自己内心的爱恋。慧琴,我好想你呀!宇鹏将慧琴搂在怀里,慧琴羞红了脸,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含情脉脉地盯着宇鹏。我也想你,我们永远都要在一起。看着如桃花般娇艳的慧琴,宇鹏听到自己狂热的心跳声。他们紧紧地拥吻在一起,沉醉在温柔缠绵的恋情中。

    时间过得真快,一转眼,就到了腊月。

    每到腊月二十以后,家家户户就开始做年茶饭了。那时做的最多的是摊米馍。头一天晚上将小米磨下的米粉发酵,有时掺一些玉米面,弄成糊状。早上起来生起火,将摊米馍用的特制的鏊放在火上,用勺子将米糊舀在鏊上,就那么一个个地摊。等摊米馍做好时,那种香香的、甜甜的米馍让山里的孩子们垂涎欲滴,不等放凉就吃上了,孩子们吃的特别香。

    慧琴的妈妈是上过学的,刚结婚到高家的时候,年茶饭做的并不好,为这个没少受婆婆的气。经过这么些年,在婆婆的耳濡目染下,摊米馍、做豆腐、做油馍、做油糕,样样不落人后。每到腊月,慧琴和妈妈就忙着做这些年茶饭。

    豆腐,是村里的人过年必须要做的。头一天将豆子泡在水里,第二天将泡好的豆子放在石磨上磨成糊状。磨成糊状的豆浆加水过滤,将豆渣滤出。豆浆放在锅里,加火煮沸,就成了熟的豆浆,然后点入卤冰水,这时豆浆就成了豆腐脑。嫩嫩的豆腐脑盛上一碗,放点香油,放点葱花,加点盐,清香扑鼻。无论是大人还是孩子都会吃得满头大汗,痛快淋漓。

    把豆腐脑放入特制的笼内,压上砖头,过几个钟头,豆腐就算做好了。豆腐是乡下人过年的重要食品,好象不做豆腐年就没有过好。

    过了腊月二十三,家家户户开始扫窑。在农村扫窑和城里相差甚远,那才是真正的扫窑。用扫帚将土窑洞一番打扫,直扫得灰尘四起,黄土飞扬,扫窑的人灰头土脸,就象是钻在土里滚了一遍。待尘土落下去后,用旧报纸将屋子裱糊一新,再贴上各种各样的年画。每到晚上,村里的一群小伙伴总会挨家挨户地去看,谁家的年画好看,他们都会如数家珍地说个一清二楚。然后一群孩子会在寒冷的晚上踢键子,直玩得满头大汗,等大人高声呐喊时才跑回家里。村里的人们虽然吃的不好,穿的不好,但心情是那样地愉悦。

    是年给人们带来了欢乐,带来了希望。

    不知不觉,一年就过去了。

    一转眼,又到春天了。

作者:如雪 录入:如雪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