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 说 >> 内容

《陕北女人》连载十四

作者:如雪 录入:如雪 来源:原创  时间:2016-1-18 16:28:21 点击:

《陕北女人》连载十四

   红玫瑰歌厅坐落在小城的东边。华灯初上,夜色迷离,小城的夜生活正式拉开了帷幕。

    艾丽原本就长得漂亮,身材又好,今天更是光彩照人。你看她,上身穿一件玫瑰红的羊毛衫,下身是一件黑色的毛裙,外边是一件黑色的呢大衣,脚穿一双黑色的高筒靴,手提一个黑色的小坤包,一袭黑色装扮的艾丽按时赴约了。走进迷离的歌厅,艾丽看到朱剑峰早就在一个包厢里等着她了。

    宽畅的舞池,旋转的彩色光束,变幻的色调,温情缠绵的乐曲,加上刻意打扮的舞者,进了舞厅让你不暧昧都难。

    来了,你想喝点什么?殷勤的朱剑峰接过艾丽的包,随即问道。

    随便吧!艾丽似乎情绪并不高。

    我的宝贝,这里可没有随便。

    你正经点好不好,别人会听见的。艾丽没好气地说。

    听你的,保证不犯错了。朱剑峰笑眯眯地答应着。

    艾丽要了一杯咖啡,慢慢地品着。以前艾丽是不喝咖啡的,咖啡的苦味让她无法接受,现在她突然喜欢上了这种苦苦的咖啡,这种苦味不就像生活吗?

    音乐响起,每一首舞曲开始的时候,都是男士主动邀请女士跳舞,遇到男士邀请,女士一般不拒绝。艾丽在舞厅的出现宛若舞厅的皇后,无论是相貌还是舞姿无人能比,因此,邀请她跳舞的男人有很多,但都被她婉言谢绝了。今天来,她是没心情跳舞的。

    几天没见,你这是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朱剑峰关心地问。

    发生什么事,你不知道吗?艾丽没好气地说。

    在省城还好好的,怎么一回到家你就变了呢?

    回到家,我每天要面对我老公,要面对我的孩子,我很愧疚。

    爱是无法抗拒的,我爱你,我无法违背自己的内心。

    我们有资格说爱吗?你有老婆,我有老公,可能吗?

    如果能够重新选择,我一定会和你结婚,我们一定会很幸福!

    能重新选择吗?会有如果吗?

    我从没给你说过我的婆姨,今天,我给你讲讲她的故事吧。她没有上过学,大我五岁。我们从小订的‘娃娃亲’。我们几乎不能沟通。但她是一个善良的女人,伺候老人,抚养孩子,任劳任怨。每次,我想到要和她离婚,又不忍心。她是没有错的,错在过去我家太穷,没有他们家的资助,我没有今天,我怎么能抛弃她呢?朱剑峰痛苦地诉说着自己的过去。

    听到他这么说,艾丽的一腔怨恨转化为怜悯。在外人面前看到的是他的风光无限,其实,他也是一个可怜的人,物质上的富翁,精神上的乞丐,他们多少有些相似。

    不说这些不高兴的了,咱们跳舞吧!朱剑峰看到艾丽陷入深思中,拉起艾丽滑向舞池

    艾丽,我是真心爱你的,你要相信我,我只爱你一个!缠绵的乐曲响着,耳边是朱剑峰的低语。

    你身边有的是女人,我哪里值得你喜欢?艾丽总感觉这份感情是那么虚无漂渺,让她感觉是在做梦。

    你说对了,女人是有,但我真没有喜欢过。我是一个男人,我没有为谁这么动过心,除了你。

    你喜欢我什么?

    喜欢是没有理由的,我喜欢你的一切。这个大男人在艾丽面前恨不能将心掏出来 。

    艾丽慢慢地依偎在他的怀抱里,感受着这份让她内心震憾的情感。

    去我的办公室吧,现在楼上没一个人。朱剑峰低低地贴在艾丽的耳边低语。看着艾丽不做声,他拉着艾丽离开歌厅。

    办公室的门被严严实实地关上了。干柴烈火,他们紧紧地拥抱在一起,唇舌相融,在身体的交缠中他们没有任何语言,只有彼此浓重的呼吸声,欲望如潮水一般地澎湃,快感渐渐地把他们淹没。她零乱的发丝将他缠绕,在他的身下她盛开成一朵浓艳的花。

   

    人类在进步,社会在发展。靠天吃饭的山里人靠着自然界的馈赠,在厚实的黄土地上,栽植起一片片果园,依靠果业致富,终于摆脱了吃不饱、穿不暖的时代。

    时光到了九十年代中期,宇鹏去世也快五年了,慧琴依然孑然一身。

    慧琴家的果园在她的精心劳作下,已初具规模。刚开始栽植的国光、秦冠,在林业局技术员的指导下,已嫁接成富士、新红星。这些品种口感好,而且销路好。这样一来,慧琴一家仅果园一项收入除维持一家的生计,还有了长余,日子在一天天地变好。

    夏天的桃花村是美丽的,青山苍翠,鸟语花香。每当这个时候,山中的蝴蝶特别多,它们从四面八方飞来,好像要来山谷参加一次盛大聚会。佳辉喜欢来山谷不但因为这里的环境好,更主要的是他喜欢捉蝴蝶,他喜欢做蝴蝶标本。蝴蝶有紫的、黄的、蓝的,花花绿绿,各式各样,美丽极了。把蝴蝶做成标本,每当看到这些蝴蝶,他会感觉是那么美。

    也许是从小缺失父爱的原因,佳辉不喜欢和男孩子一起玩,他总是一个人静静地玩耍,像个女孩般安静,从不给妈妈惹事。佳辉的聪慧、好学,一直是慧琴的骄傲。在学习上,他从不用妈妈操心,作业按时完成,考试成绩门门优秀,三好学生的奖状贴满了慧琴家的墙壁。时间过得真快,现在佳辉已经是一个六年级的学生了。

    慧琴和黑蛋依然是邻居,这是永远也无法改变的。人都说远亲不如近邻。可是黑蛋一家和慧琴家处得并不好。黑蛋的骚扰,艳红的漫骂,慧琴都可以置之不理,唯独让慧琴不能忍受的是他们家的儿子宝宝经常打佳辉。

    这天,在山谷里捉蝴蝶的佳辉又被宝宝领着一群孩子围住了。

    一个小纸盒里装着佳辉逮住的各色蝴蝶,满头大汗的佳辉正准备高兴地回家,没想到,宝宝也来到山谷里。佳辉提着小纸盒准备离开。

    喂!跑什么,让我看看你的花蝴蝶。

    我要回家了,你们自己去逮吧!别看佳辉平时不爱说话,但也是很倔强的,这个性格真像了他的妈妈慧琴。

    看一下咋了,那又不是你们家的?宝宝也是不讲理的主。这宝宝是艳红生了三个女儿之后才得了这么一个宝贝儿子,溺爱、娇惯得没了样。

    我要回家了!佳辉提起纸盒要离开。

    你还就回不嗑,你想回嗑就能回了?霸道的宝宝拦住了佳辉。

    让开路,你想干甚了?

    想走也行,把逮的蝴蝶放下,你走人!

    门也没有,有本事自己逮嗑!

    一个没爸爸的小子,还皮硬得不行?宝宝说着一把抢过纸盒,逮住的蝴蝶全部被他放飞了。佳辉一看,怒火中烧:你还我蝴蝶!你还我蝴蝶!说着扑向宝宝。佳辉一个人面对一群孩子,自然被打了个惨。那些孩子打了佳辉,一轰而散,只有佳辉一个人躺在山沟里哭。他真不明白,人家的孩子都有爸爸,就他是没爸爸的孩子;如果爸爸在,他们还敢这么欺负他吗?

    鼻青脸肿的佳辉回到家中。看到孩子被打成这样,佳辉的奶奶说什么也要去找黑蛋。慧琴从地里回来,拦住了妈妈,她领着佳辉去了黑蛋家。

    有道是: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昔日那个二留子的黑蛋摇身一变,竟然成了桃花村的村长,正应了人说的:只有想不到,没有做不到。

    黑蛋当了村长,胖艳红俨然成了桃花村的皇后。那些好事的女人们整天围着她转,她自已感觉这桃花村就是他们家的小天地,她看不惯谁,谁准遭殃。

    慧琴领着鼻青脸肿的儿子来到了黑蛋家,此时的黑蛋队长正躺在炕上想着心事。听到慧琴的声音,他并没从炕上起来,而是翘起了二郎腿,点着一根烟,吐着烟圈。

    哟,慧琴妹子你可是稀客呀,什么风把你吹来的?艳红看到鼻青脸肿的佳辉,知道准是她家宝贝儿子又惹祸了。

    艳红,你看你家宝宝把我家儿子打成什么样了?宝宝打佳辉也不是一次两次了,我从没找过你。这次,他和几个孩子一起打我儿子,你应该管管你家儿子了!

    慧琴妹妹,话也不能这么说。都是小娃娃,我儿子也不是见谁就打的,谁不惹他,他也不会随便打人的。

    那你是说,我家儿子惹你家宝宝了?就你这样的教育,你家儿子能不惹事吗?一听艳红的话,慧琴很生气。

    我们没文化,不会教育,那能比上你会教育了,瞎好就那样了!艳红眨着白眼,准备下逐客令了。

    听到两个婆姨在外边争执着,黑蛋慢慢地从炕上起来:慧琴妹子来了,窑里坐么!

    慧琴最不想见的人就是黑蛋,想到他以前对自己的骚扰,她对这一家人是敬而远之。今天是为了给儿子讨个公道,不然她是不会上他们家门的。

    呀!这些不听话的娃娃们,等他回来我收拾这个小兔崽子!黑蛋打着哈哈。

    还是管管你家孩子吧,再欺负我儿子,我还会找你!慧琴说完,领着儿子回家了。

    回到家中,慧琴默默地想着心事。儿子就要上初中了,如果能考到重点中学,就要进城,到时候,还是让儿子在县中学上初中,离开这个环境对儿子有好处。把儿子一个人放在县中,又不放心,该怎么办呢?

    慧琴把自己的想法告诉妈妈:妈妈,佳辉马上要上初中了,如果考上重点中学,还是让佳辉进城念书吧,您说呢?

    辉儿能考上重点中学,当然是好事。到时候就让孩子进城念书,城里有他二爸,还能照护他了!

    妈妈,你也知道,咱佳辉从小胆小,一个人就不敢在家呆着,让他一个人进城念书,恐怕咱辉儿不去!

    那咋办呀?

    要不,咱们一块进城。在城里租个房子,佳辉可以在城里念书,我干点别的,也能照顾你们!

    慧琴呀,鹏儿走了好几年了,你还年轻,真要考虑一下自己的婚事了,应该找个人了,到时候也能帮助你。一个家,没个男人,就不像个家呀!

    妈妈,你又胡思乱想了,这事,以后再说。

    唉!我尽拖累你了,早就该死了……

    妈妈,你身体强壮着了,还能等着抱重孙呢!慧琴笑呵呵地逗着妈妈。

    要真能等到咱佳辉考上大学的那天,我也知足了!老人也高兴地答应着。

    佳辉以优异的成绩考入重点中学了。在秀莲的帮助下,慧琴在中学的后山上租了一面窑,带上简单的灶具、日常的生活用品,带着婆婆,搬到县城暂住了。

    慧琴家的果园承包给了村里一个本家哥哥。虽然果园这些年已初具规模,慧琴舍不得放弃果园,但考虑到儿子的前途,她毅然决然地离开了家乡,进了城。



作者:如雪 录入:如雪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