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 说 >> 内容

《陕北女人》连载八

作者:如雪 录入:如雪 来源:原创  时间:2016-1-2 9:53:38 点击:

《陕北女人》连载八                               (摄影:黄宝玲)

   新石窑箍成之后,慧琴并没有因此而高兴和感到轻松。她清楚自己以后的路更加地艰难了,尤其是妈妈在宇鹏不幸遇难后,整天都是以泪洗面,无法从悲痛中走出来,尽管自己曾不停地安慰与劝说,妈妈总是听不进去。因此,妈妈本已好转的病情,似乎又重了。慧琴既发愁又心急,不知如何才能让妈妈从悲痛中解脱出来。

    正在慧琴为难之际,这天上午时分,姑姑从二十多里地的枣树林村赶来了。慧琴高兴地如同抓到了救命稻草一样,热情地接待着姑姑,并将自己的想法说与姑姑:姑姑,你也看见了,我妈她老人家甚话都听不进了,你就劝劝吧。

    晓得哩,侄媳妇。我这回(这次)来就是准备把你妈接到我家住些时日,让她散散心,说不准会好些。

    我也是想让妈妈她老人家出去散散心,可又怕妈妈她犯疑心啊,姑姑,我很为难。慧琴接着话说:要是辉儿爸活着我就没有这么为难了。

    姑姑叹了声说:唉,这是实情话。我想你妈不会犯疑的,只是村里人的口舌是不会少的。不过,姑姑我是相信你的。

    至于村里人爱怎么说,就让他们说去,我会对妈妈好的。

    慧琴和姑姑俩这样说着话洗完碗筷后,姑姑走进隔壁窑里。她一进门,就看见宇鹏妈在抹眼泪,便开口道:嫂子,你怎又哭了?我不是给你说再不要哭了嘛。

    他姑啊,不由我呀,我总是想起咱鹏儿来。你哥没了(死了)后,鹏儿就开始受苦,一天福都没有享过。尔格光景刚好点了,可他年轻轻的就、就那样没了,我心里难受啊。他姑,我常想,要是我死了能替活咱鹏儿的话,我就是死了也是高兴的……

    嫂子,你也不要难过了,人常说,生死路上没老小,再说了,你也常有病,要是你再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让咱慧琴娘俩咋办啊!我这次来,是想把你接到我家住段日子。

    她姑啊,我哪里也不想去。

    嫂子,你还是散散心的好,这样,对你对慧琴母子都好。你在家里老是鼻子一把泪一把的,慧琴心里也不会好受的,你看慧琴都瘦成个甚了!她心里不是更难过吗?

    姑嫂俩就这样一阵儿抹泪一阵儿你一句我一句地聊了一后晌,总算妈妈应承了跟着姑姑去。第二天早饭后,姑嫂俩相跟着,在慧琴的陪送下离开了桃花村,沿着乡村坑坑洼洼的山路,向枣树林村的方向走去。

    腊月初,慧琴把妈妈接了回来。此时的妈妈,似乎已经从丧子的悲痛中走了出来,慧琴看到这一变化,总算是放下心来。她每天变戏法似地给妈妈做可口的饭菜,陪妈妈说笑,加上儿子佳辉的活泼,使死沉沉的院落里有了活泛的气氛。

    过年前,妹妹兰兰从省城回来了,弟弟宇飞也从单位回到家。妈妈看到兰兰和宇飞,基本已好了的心情又起了变化,话说的少了,整天唉声叹气的没有了笑容,甚至背过人在偷偷地抹眼泪。对此,慧琴并不晓得,还是晚上睡觉时,儿子佳辉悄悄地告诉她的,因而,慧琴也有所发愁了。眼看着要过年了,妈妈又这样的心情,这个年真不晓得会是咋样的?于是,慧琴把自己的想法告诉给宇飞和兰兰,让兄妹俩多开导开导妈妈。

    腊月二十九这天,是村里人上坟祭奠的日子。早饭后,各家各户的男人家和孩子,拿着装有祭品和烧纸(纸钱)、酒水、鞭炮等的篮子,三三两两地走向自家的祖坟地。正当宇飞领着侄儿要上坟走时,妈妈提出也要上坟去:飞儿,等等,我也去坟地。

    你就不要去了。宇飞说:妈,你老就在家里帮我嫂子给咱做饭吧。

    就是,妈,那么远的路,你老就不要去了。兰兰也劝说。

    不,我要去。妈妈坚持着:自鹏儿没了我还没有到过坟里,今个说甚我得去看看。

    就这样争来争去,妈妈竟然抽泣了。慧琴觉得再争执下去,更会叫妈妈生气,于是就说:妈,你硬要去就去看看,可咱得说好,到了坟里,你老可不要哭。

    妈妈见儿媳妇松了口,便应承:不哭,妈不哭。

    嫂子,你……宇飞有点急,但话没有说出口。慧琴就接道:弟弟,就让妈妈跟着去看看吧,你好好照护(照顾)着就行了。宇飞再不好说甚了,只好扶着妈妈和侄儿一起走出院子,向祖坟的方向走去。

    宇飞扶着妈妈拉着侄儿到了坟地,先按照辈分大小磕头祭奠,最后到了宇鹏的坟前。妈妈对孙子说:辉辉,跪下给你爸爸磕头。孩子听话地跪在地上,磕着头。而妈妈却站在那里,双眼噙泪微动着口,就絮絮叨叨起来:鹏儿啊,妈妈来看你了,给你送吃喝来了。儿啊!你活着的时候,受了不少的苦累,妈妈心里都晓得,尔格你在那边和你爸爸、你爷爷、奶奶一搭哩还好吗?还受苦吗?要是苦的话,就给妈妈托个梦来,妈妈再给你们送吃喝和钱来。咱家尔格有钱了,都是你和慧琴挣下的啊,你花多花少都是应该的。鹏儿,你走后,咱家的新石窑也箍好了,你婆姨慧琴说了,今年秋收后,就让我们搬到新石窑里住,到那时,你就回家来看看。鹏儿,你看看,你儿子就跪在你面前,你要保佑着他们母子啊。妈妈我老了,也帮不上甚忙,老吃闲饭,你就和你爸爸回来把妈妈引走……

    妈,你老说甚哩!走,咱回家吧。宇飞听到这儿慌忙打断妈妈的话,拉起跪着的佳辉,扶着妈妈离开坟地回到家里。

    过年这夜,村子里到处是鞭炮声,娃娃们的大呼小叫声,家家户户都充满了欢乐的气氛,说说笑笑的非常愉悦。只有慧琴家院里却是静悄悄的,一家人里几个大人围在一起,静静地包着饺子,佳辉依偎在奶奶身边,小嘴不停地数着包好的饺子:一、二、三……数着数着就在奶奶的怀里睡着了。

   

    冬去春又回,麦子已经返青了,长势喜人。

    慧琴走进自家的苹果园里,看着一棵棵苹果树,不由地想起了与宇鹏一起栽植苹果树的情景。两人说说笑笑地挖坑、浇水、施肥、栽种果树,是那么欢快、那么幸福。似乎又看到他们两口子摘着一颗颗红彤彤的熟透了的苹果时的情景。宇鹏高兴得就像孩子一样,他香甜地吃着苹果,满脸笑容地说:老婆,这苹果就像你的俊脸蛋,红红的、嫩嫩的真美呀!”“去你的,好好摘你的。慧琴娇声笑着说。 宇鹏近前,猛不防就在慧琴脸上亲了一下:你真是我的好老婆……这时候,一只喜鹊从头上叫着飞过,把慧琴从梦幻中唤回了现实,她长叹了一声,开始修剪起了果树枝。

    三天之后,苹果树修剪完了,慧琴又给每棵树施足了化肥,接着又进出在葡萄园中,施肥,浇水,忙了好多天才完毕。

    一场透墒雨过后,河岸上的杨柳树吐出了嫩绿的叶子,桃树也吐蕾开花了,这儿一片,那儿一片,夹杂着黄土地里散发出新鲜的泥土气息,格外清香。这时候,已到了春耕春种的季节。

    往年,到了春忙时节,总是宇鹏和慧琴一起下地耕种,而今,在这春忙的时节,慧琴只能一个人下地耕种了。

    这天,天还没有亮,慧琴就起床了,待她忙活着把早饭做好后,天才麻麻亮。她给自己拾掇好饭,装在包里,然后扛上翻犁和其他用具,拉上大骟驴来到自家的责任田里,给驴套好翻犁,一手拿着鞭子,一手扶着犁把,吆喝着开始犁地了。

    大骟驴好像能听懂人的声音,也能分辨出是哪个主人的吆喝声一样,起初还很听话地犁了一个来回地,接着就不听使唤了。你看,慧琴喊着让往上走,它却硬是往下跑;慧琴喊着让往下走,它却偏偏往上走;慧琴喊着让停下来,它硬是往前冲;慧琴喊着让往前走,它却有意似地停下不前;这儿划一道沟,那儿划一道沟,一块地被翻得七沟八梁。如此折腾来折腾去,把慧琴累得够呛,也没有犁了一米宽的地。这该死的牲畜也欺负人,宇鹏不在了,它也不听话了?气得慧琴坐在地里直淌眼泪。

    这时候,黑蛋掂着犁具吆着驴也上地来了。他一看,便笑着说:嘿嘿!慧琴,宇鹏死了,犁不了地了吧?看来女人再能还是离不了我们男人么,要我给你犁地不?

    一直以来,慧琴就对黑蛋没有多少好感,这会又在气头上,听见他这么说,便怒声说道:滚远点!我自己的地自己长手着了,不用你操心!

    黑蛋仍然是嬉皮笑脸地说:呵呵,你尔格看起来更漂亮了,我真不忍心不帮你,我还真舍不得让你受这个苦!

    呸!慧琴吐了口唾沫:真不要眉眼的东西。接着扶着犁把,吆喝着驴犁地了。此时的驴竟然乖顺了起来,顺着慧琴吆喝犁起了地。

    百灵鸟可沟沟飞

    你是哥的勾命鬼

    阳畔上圪针背洼洼艾

    挨打受气我还要来

    ……

    黑蛋在慧琴面前碰了一鼻子灰,只好吆着驴哼着信天游歌儿向自家地里走去。

作者:如雪 录入:如雪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