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 说 >> 内容

歪脖子鸡的爱情故事

作者:春草芳菲 录入:春草芳菲 来源:原创  时间:2015-9-7 10:33:50 点击:

 

    黎明时分,寂静的小山村里,又传来几声清脆的喔————打鸣声。虽然,现在可以用手机闹铃替代鸡鸣,祖祖辈辈听惯了公鸡的打鸣,感觉顺耳好听,早上鸡叫起床上山干活,这已经成了乡村人们的一种习惯。
   
山峁上住着一家人,他叫李二牛。中等个子,瓜子脸又黑又瘦,常穿着一身退伍的黄军装,炫耀当兵的威武。最喜欢赌博喝酒,不务正业,游手好闲。老婆叫刘翠花,是外地的四川姑娘。听人说:“二牛年轻时长得帅气,去四川打工遇见翠花,见人家姑娘长得漂亮,一起来往,他们两人就相爱了。翠花姑娘白皙的脸庞,水灵灵的眼睛,油黑的长发,搭在双肩上,挺诱人的。刚嫁到二牛家,啥也不会干,整天嚷嚷着吃老鼠肉,整得李二牛满村子打老鼠。过了几年,他们生下了七个娃娃,五男二女,日子过得很辛苦。走乡入俗,几年里,就习惯了陕北的生活,再也没提起吃老鼠肉了,也算把二牛的愁帽子拿掉了。翠花就爱吃鸡蛋,喜欢养鸡,穷的揭不开锅时,看着娃娃们也可怜,为了给娃娃们改善伙食,一年养好多的鸡鸭。
   
同村坡底住着一家张有贵,他老实憨厚,魁梧的身材,满脸黑里透红,一看就知道是陕北的好汉子。他的老婆叫李秀叶,是离村不远的一个姑娘,个子高大,满脸麻子,黑而粗糙的皮肤,人们起名字叫看一眼,意思就是只能看一眼,再看就很丑。但她力气大,心灵手巧,啥也会干,他们的日子过得红红火火。不像李二牛懒惰好吃,媳妇又不会干活,日子常常过得很拮据。邻居两家相处得不错,孩子们也是很要好的伙伴,翠花家的狗蛋与秀叶家的毛毛同岁,他们一起玩耍长大,情同手足。翠花不会的就问秀叶,他们姐妹相处地很和睦,就是二牛与有贵是死对头,脾气都犟,一句话也说不上了。
    
翠花喜欢养鸡,就问邻居秀叶借了只老窝鸡,孵出了十几只小鸡娃,真是可爱极了。这只老母鸡叫白鹅,听说就是像天鹅一样美丽。下的蛋又大又白。秀叶舍不得给她,又觉得邻居关系不错,就答应借了。一个多月里,白鹅辛苦地孵出好多鸡娃娃,谁见谁爱,红的、白的、黄的、花的、黑的、五颜六色,毛茸茸的身体,红红的小嘴巴,黄黄的小脚丫,叽叽嘴嘴满院子里跑。白鹅似乎瘦了很多,来时胖乎乎的身体没了,看起来身材更苗条漂亮了。本家几只公鸡常常喜欢跟随着白鹅觅食。翠花家有只特漂亮的公鸡似乎很多心,它起名字叫大红,又大又肥,它是翠花用十五元钱买来的洋公鸡,一个红红的鸡冠子,满身油亮的羽毛,金黄的脚,走起路来就爱咕咕叫,看起来是只打眼的大肉鸡。它常常把霸占来小米给白鹅留着吃,时间长了,好像它们走的很近,也彼此产生了爱慕之情。
   
住习惯的白鹅受到翠花家人的呵护,大人小孩都喜欢这只天鹅,有啥好吃得就先给它吃,鸡娃娃一天天长大了,白鹅与大红整天形影不离,一起同吃同住,一早打鸣,一起出外野草觅食,它们相跟着一起唱歌,游玩看风景,觉得从没有过的幸福快乐。一起逍遥自在带着鸡娃娃们转悠着,村里人都说它们是天生的一对。最初,他们有点害羞,现在他们一点也不怕了,同吃同住,大红是翠花家的鸡王,那只鸡都不敢来欺负白鹅,白鹅似乎很骄傲,它成了翠花家的鸡皇后了,虽然吃得不好,也不想回去了。心里却梦想着美事……
   
两个月后,秀叶一个劲地让她还鸡,翠花没办法就把鸡还了,白鹅带着无奈地心情回到了秀叶家。每到黎明她就听见峁上那只公鸡打鸣声,喔喔……,听着那只公鸡的叫声,白鹅就想跑出去。几天里,大红老是往秀叶家追,白鹅老是给翠花家跑。有时,把蛋下到翠花家,秀叶很生气,两家人常常找鸡,为得一只鸡,翠花与秀叶关系不好了,谁怨谁啊!大红整天不回家,就爱守着白鹅,白鹅整天想着要跑出去找大红。狗蛋和毛毛也喜欢这两只鸡,常常偷偷地把两只鸡赶在一起玩。
     
那天,天不亮,大红就早早来到白鹅的鸡窝旁,等待她出来。喔喔——喔——打鸣声吵醒了熟睡的有贵,他生气地拿起一根棒子,从门口撒手出去,一下正好打在大红的脖子上,大红头一扭受伤了,跑走了,带着伤痛走了。白鹅听见大红的声音和主人吼叫声,从石板门缝里看着这一幕。靠着墙壁,眼里流着伤心无奈的眼泪。有贵看见落在地上几根鸡毛,嘴里不停地说:“看你再敢来不,就不相信治不了你的老毛病,打不死你,李二牛家的老家亲,不死心的坏东西。
    
大红受伤了,可能是骨折了。几天里脖子疼的起不来,翠花不想惹事,看着大红流血的脖子,就把它关起来养伤了。白鹅也被秀叶管起来了,一天出不了门。好几天里,白鹅听不到了大红的打鸣声,心想着岂不是大红受伤严重了,白鹅想着大红不吃不喝,几天光景瘦了。很长时间里,白鹅再也没听到大红的打鸣声……
    
大红整天想着白鹅,心里想着等我把病养好了,再看看白鹅,死也不放弃白鹅,谁也阻挡不住它对白鹅的爱慕之心,火热的爱情把两只鸡紧紧地拴在一起。大红不打鸣了,白鹅不下蛋了,两家人急得满村子问人,没好办法。翠花与秀叶见面不说话,一家埋怨一家的过错。秀叶看着白鹅一天天瘦了,不下蛋,养着没用,还不如杀了吃算了。那夜,白鹅听见主人的话,伤心地哭起来,泪如雨下,一夜没睡……
    
天不明,白鹅又听到了大红的打鸣声,嘶哑、凄凉,遥远的思念之情。它心里放下了,好久没听到它的声音,原来,它还活着呢?相思的眼泪又一次落下来。大红似乎有预感,总是感觉不对劲,几天里都没听到主人说起白鹅的消息,也没听到狗蛋和毛毛说起白鹅的事。突然,他听到了白鹅撕心裂肺喊叫,它觉得白鹅遇到了危险,它要去看看呀,那怕是死亡。石板有个小缝隙,它用尽全身力起推,在同伴们齐心协力的帮助下,才慢慢挤出了鸡门,急忙伸展翅膀飞出院墙,飞向坡底……
   
有贵家的院子里,可热闹极了,傻乎乎地娃娃们都看着父亲杀鸡,听见母亲秀叶也唠叨着,多好的下蛋鸡,真舍不得呀,摸摸白鹅,眼泪打转。有贵一手抓着白鹅,一手拿着刀,蹲在院子,脚下放着个大瓷碗,准备杀鸡了,摆好了杀鸡的架势。大红一看此景,就知道白鹅遇到了危险,用足力气飞,翻过墙壁,一下猛的飞来,用爪子打翻了瓷碗,碗里的水撒了一地,有贵没有防备,他的手被爪子抓伤,鲜血直流,一气之下,把刀子扔出去,想打死那只讨厌的鸡。扑腾——扑腾——,大红又飞了。他把白鹅一把狠狠地摔在地上,白鹅感觉腿骨折一样地疼,也不敢发出哀求声,自己从死神里逃出,全靠大红的勇敢无畏。有贵嘴里不停骂着,买了,买了,不杀了,这只鸡真是祸害。
    
这时,翠花找鸡来了,看到此景。秀叶就骂,老不死的鸡,真是一身骚气,惹得谁家都不得安宁,你来的正好,看我们有贵受伤了,你家出点药费,还要赔我家一只下蛋的白鹅,说着哭着,哭着骂着。翠花也喊着,你家那只丑婊子鸡,把我家大红勾引的魂都走了,原来多好的全村打鸣鸡,如今成了歪脖子残废鸡,她们俩嚷着骂着,又开始纠缠一起打起来,你一拳头,我一掌心,你抓我挖,你推我拉,翠花打不过秀叶,秀叶高大有力,几下就把翠花压倒在地,用手乱打,满脸灰尘,头发纷乱,两人成了土蛋蛋。翠花受伤了严重了,住院了……
   
本来两家人关系好好的,为一只鸡,闹得不可开交,说起大红,那天抓伤了人家,就再没敢回家,偷偷地藏在后山树林里,等待着把白鹅带走,心想远走高飞,白鹅经历一场杀戮。它看到了大红的勇敢,为了爱情,为了它的命,不惜一切。它真的很感动。它想着自己如何脱身离开这个鬼地方,自己找大红去……
   
翠花病的不轻,住院了,浑身是伤,满脸都是伤痕,漂亮的脸蛋不好看了,她伤心欲绝。秀叶有点惭愧,不该出手这样重,看着自己脸也被翠花抓破,女人打架就是这样乱抓,又觉得好笑。翠花住院了,没人再找大红了,她心爱的公鸡找不见了。秀叶疼爱的白鹅变成了这个傻样子,她也很伤心。她们都想找到心爱的两只鸡。
   
打工的李二牛一听翠花的事,火冒三丈,他要与有贵好好理论。上门与有贵打闹,不出药费,还让有贵给他家多干重活来弥补过失,他还是那样懒惰,爱吃喝,不干活。有事就叫有贵帮忙干活,有贵也无奈答应了。后来,翠花很感激有贵,他们一起干活,时间长了,互帮互助,翠花看中勤快的有贵,过光景的好男人,有贵看着善良,漂亮的翠花,心里有股使不完的劲,就喜欢在一起干活。彼此有了好感,村里人也说长道短,他们也没觉得害羞……
   
大红,有空就来看白鹅,不敢进入院子,生怕人家发现,远远地张望,白鹅也想出去,整天被关在鸡窝里,像似坐监狱一样难熬。白鹅想着有机会就跑出去,离开这个地方,不然命也会没了……
    
过了几天,秀叶上山干活回来,一看鸡窝空了,没有那只白鹅了,把娃娃们叫来讯问,才知是他家毛毛和狗蛋,放学回来偷看白鹅,白鹅跳出院墙,飞的很远。他们去追,天也黑了,一溜烟不见了,白鹅进入树林里,一瘸一拐地走着,费了好大功夫,才找到了那只苦苦等待它的大红,大红正用爪子挖开一个窝,用嘴把杂草掀着筑窝。看着白鹅来了,大红惊讶地发出咕咕声,在暖巢里,白鹅靠着大红的身子,感觉一股暖流传遍全身,看着歪脖子鸡满脸的笑容,它流下了一股股幸福的热泪……
    
从此,树林里多了一个新窝,有了一只歪脖子公鸡与一只簸腿子母鸡,一起相依为命地活着。数月里,他们依然每天按时打着鸣。不离不弃,相互依偎,远离那些连命也保证不了的地方,想爱不能爱的苦日子。如今,虽然经受着风吹雨打的洗礼,也享受着自由自在的甜蜜爱情。
    
可是,翠花与秀叶找了好多次,翠花再也找不到喜欢的大红了,秀叶也没找到能下蛋的白鹅,有贵与秀叶还是那样能干,过着幸福的日子。二牛还是懒惰,翠花还是爱养鸡如命,过着苦日子。有贵时常帮着翠花家干重活了。年年月月里,孩子们都长大了,狗蛋与毛毛也相好了。两家父母坚决反对孩子在一起,因为他们成了冤家。狗蛋和毛毛想连鸡都能这样为了爱情,远走高飞,为啥他们就不呢?不久,狗蛋带着毛毛偷偷地出外打工,几年后回来,父母看着生米做成了熟饭,就答应了亲事。他们才成了青梅竹马的一对新人,翠花与秀叶成了亲家,不得不重新和好了,他们都老了许多……
     
每到黎明,山头的树林里好似又传来大红的打鸣声,依旧那样清脆动人,人们依旧早早起床干活,不耽误农活。人们常常被两只鸡忠贞不渝的爱情故事吸引着,感动着,笑谈着。只有翠花与秀叶眼里总是含着伤心的眼泪,一把鼻涕一把泪,舍不得他们心爱的两只鸡。狗蛋与毛毛的结合,也是经过千辛万苦的折腾,才筑起新的婚姻殿堂。他们也想念着可爱的大红与白鹅,为它们执着的爱情感动着,他们时常回忆起大红与白鹅的传奇、美丽、动人的爱情故事……
     
时隔数年,坐在老槐树下的乡亲们,二牛与有贵白发苍苍的两对年迈的夫妻,常常忆起那两只心爱的鸡的动人故事,狗蛋与毛毛也搀扶着父母,时常带着晚辈们一起携手站在山峁上,指着大红与白鹅远去的地方,述说着它们忠贞不渝的爱情故事,满含热泪,久久不肯离去……
                                    
兰芳书于2015.8

作者:春草芳菲 录入:春草芳菲 来源:原创
  • 上一篇:爱情?爱情!
  • 下一篇:哑巴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