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 说 >> 内容

“称”心

作者:石风 录入:石风 来源:原创  时间:2019-12-8 18:30:32 点击:

    有这样两个人,一个叫姜颖,一个叫常甫通,都是在做零售糖果的小生意。他们的店门只隔一堵墙,是邻居,经营的糖果的品种、质量都大体一样,服务态度也不相上下,还都是老店,二人的社会关系、人缘也差不多,大部分是老人老脸,可是二人的生意一直像是两个世界,两番天地:常甫通的店里门庭若市,老板应接不暇,生意越来越红火;而姜颖的店里的顾客却稀稀拉拉,时多时少,相比之下,比常甫通的店里冷落得多,眼看就维持不下去了。老板姜颖一直很纳闷,琢磨不透这到底是什么原因造成的。
    有一天,姜颖家来了一个多年不见的朋友,就让妻子看着店铺,自己与朋友到一个小酒店对酌接风。姜颖与朋友叙了多年的别情厚宜,几杯酒下肚,便向朋友倒起了苦水,说了自己经营上的疑惑。朋友静静地听了,默默地又喝了几杯酒,看着姜颖说:
    “我想在你们家住几天,顺便再去看看其他几个朋友。方便吗?”
    “那再好不过了,晚上我们还能多说说话呢——当然方便,有的是地方。”
    姜颖愉快地答应了,心想这既可以为自己解一解烦闷,或许朋友还能给自己出出主意呢。
    朋友每天出去会见朋友,出门前到姜颖的糖果店门口转一转,与姜颖聊一会天,不时的往常甫通的糖果店里看一眼——噢,这两家店铺都是在窗口摆着货,面向街道的门面店铺,一家可以很方便的看到另一家的经营情况——然后就拜访朋友去了。下午如果回来的早一点,也要在姜颖的店门口盘桓一会,等姜颖打烊后一起回去休息。
    就这样过了几天,朋友要走了,走的前一天晚上,姜颖又在那一家小酒店为朋友饯行。喝了一会酒,聊了一会天,朋友静静地看了看姜颖,然后笑眯眯地说:“这里有一个让我疑惑不解的问题,能帮我分析一下吗?”
    “什么问题,说说看。”姜颖迟疑的盯着朋友看了看,低低地咕哝了一句。
     朋友呵呵一笑,说:“有这样两个卖豆芽的,称豆芽时,一个是先放的少,然后一次一次地添秤,直到添够;而另一个却是先多多的放上一些,多了,一次一次往下取,直到刚好够分量。奇怪的是第一个卖得比第二个要快。你说说看,这会是什么原因呢?”
    “这……”姜颖在头上挠了挠,迟迟疑疑地说,“不是都称够了吗?”
    “是的,分量是称足了。但是——”朋友顿了顿,“‘人的心’是不是也‘称’足了呢?”
     “那……,可‘心’该怎么‘称’啊……” 姜颖瞪大了眼睛 ,痴痴地看着朋友。
     朋友吃了口菜,靠到椅子背上,嘿嘿笑了一笑:
    “我们可以这样想一下,你去买一样东西,货主往秤上添时你是什么心情?从秤上往下取时呢?一样吗?”
    “哦……,往秤上添时,好像是‘给’,货主不让顾客吃亏,顾客是欣喜的;从秤上往下取时,好像是‘要’,好像货主生怕‘自己’吃亏,顾客是不会乐意的。可是——"
    姜颖说到这里顿了顿,抬了抬眼皮疑惑地说:“可是,人的脑子有哪么灵敏吗?”
    “这你说对了,经过大脑思考的心理反应,大脑是不够敏捷的,有时还是迟钝的。可是在那些不经过大脑神经缕析的直觉,却反应相当灵敏,而且有时候的判断是神奇的准确。你在上面的例子中的表现,不是也很出色吗!”
    朋友说到这里,看了看若有所思的姜颖,接着说:
    “对一件事,人们在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反应是灵敏的,虽然事后也不一定能清晰地意识到,但是,它却可以支配我们的行为。所以,我们在与顾客的交易中——”
    朋友眼睛定定地盯着姜颖,一字一顿地说:
    “要仔细地‘称一称’他们的‘心’!当然啰,也要‘称一称’你自己的‘心’。”
    ……
    第二天,姜颖把朋友送到车站,分手时对朋友说:
   “我是需要把人们的‘心’好好地‘称一称’了!”
“称”心
 
 

作者:石风 录入:石风 来源:原创
  • 上一篇:老汤的病
  • 下一篇:卖老鼠药的老田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