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 说 >> 内容

临时工 (节选)(第十五章)

作者:南国 录入:南国 来源:原创  时间:2019-5-15 21:17:03 点击:

临时工 (节选)(第十五章)


     

  

  第十五章 引火烧身

 

      同样的都是年轻人,同样的归心似箭。别说,白玉柱这辆拉风的太子摩托车还真的给力,只用了半个多小时就回到了雾水乡。白玉柱把摩托车稳稳地停在了邮电所的大门口,嬉皮笑脸的对王明朗说:“今天咱们烟站的人都不在,我先回去替你喂狗。你就安心的去和你的霞妹子约会去吧,争取早日把生米做成熟饭!”王明朗听见他又胡说,生气的一脚踢在了他的摩托轮胎上:“滚!”白玉柱哈哈大笑着,使劲的拧了一把油门,摩托车“突——”的猛的向前一窜,一溜烟的不见了踪影。

      孟栖霞已经准备好了晚饭,两个人说说笑笑的吃罢饭。孟栖霞要王明朗帮忙写一个工作报告。本来是她们李所长过两天去局里开会要用的。李所长年龄大了,他也就是个当年的邮递员大老粗出身,写不出来,就把写报告的任务交给了孟栖霞。写这种简单的公文,对王明朗来说是小菜一碟。他仔细的问了问孟栖霞平时的工作流程,业务范围以及去年的任务指标和完成情况。洋洋洒洒的一会就给写完了,孟栖霞看着羡慕的说:“有文化可真好!” 

      天已经大黑了,王明朗也要回烟站了。临走前,他告诉孟栖霞这一轮下乡已经完了,过两天自己要回一趟县城,顺便去看看闫涛的爸爸,让他无论如何都要给孟栖霞帮忙把岗位给留下来。孟栖霞自然非常的高兴,美丽的大眼睛里又闪烁着幸福的小星星。 

      告别了孟栖霞,王明朗一个人一边快乐的哼着歌,一边步行着往回走。雾水河里的浮冰早就已经消融,清清的河水欢快的叮咚流淌,在朦胧的夜色中闪烁着微弱的亮光。早春孵卵的青蛙不安生的“呱——呱”地乱叫着吸引着伴侣。王明朗恶作剧地望河面扔了一块石头,只听到“噗通——”一声,青蛙们受到了惊吓,喧闹的河面顿时静谧了下来。其实,王明朗要回雁山县不只是要去看望闫涛爸爸,他还有一个很重要的事情要办。细心的王明朗从孟栖霞的资料中发现,她的生日是农历的3月13日,眼看马上就要到了。他要回去悄悄的给心爱的人准备生日礼物,争取到时候给孟栖霞一个惊喜。 

      人逢喜事精神爽,不一会就回到了烟站的院子里,由于烟库已经没有了烟叶,大门晚上也就不用上锁了。听到有人进来,正在睡觉的看门狗毛锤一蹿站了起来,看到是王明朗,摇了摇尾巴,“呜—呜”的哼了两声又回狗窝睡觉去了。

       当王明朗路过白玉柱的屋子时,只听见里面有女人“咿咿——呀呀——”大声的呻吟着,估计又是那个风骚的肖娜娜来了。王明朗苦笑着摇摇头,好好的心情又让这一对活宝给搅了。 

       刘黑子看对象也回来了,专门跑到王明朗的房间来拉话。王明朗问他看的怎么样?刘黑子高兴地说“估计这次能成!”。对象是离刘黑子村5里路上的一个农村姑娘,听到刘黑子在雾水乡烟站工作,就非常满意。王明朗又逗他说:“你对象漂亮不?有没有冯宁宁漂亮?”刘黑子想了想,比喻着说:“如果冯宁宁是红玫瑰,那我对象就是黑牡丹。”王明朗不由得一愣,这黑大个有了个对象还变得幽默了。仔细一想,才明白过来他的意思,一下子笑的直不起腰来,边笑边打趣着说道:“那你们以后有了孩子,就不用起名了,直接就叫“黑蛋”得了”。刘黑子尴尬的也挠挠头笑了起来。 

      原来,刘黑子来找王明朗是有目的的。对象家里要了3000元彩礼,刘黑子家穷拿不出来。刘黑子去年挣的工资又被他打麻将输了大半,实在没办法才来找王明朗借钱的。王明朗觉得人结婚是一生的大事,这个忙一定要帮,就问他要多少?刘黑子说:“我已经向白玉柱借下500元了,你如果方便就也借我500吧!回头再向刘站长借些,等到了后秋我一定还你们”。

 王明朗想了想,今年的工资已经涨成每月228元了,自己平时也不怎么用钱,就多帮刘黑子一点吧!“我借你1000元,一会下午给你取”。刘黑子一听,高兴坏了,竟然脑残的问王明朗,“你就不怕我不给你还吗?”。王明朗笑着说:“你如果敢不还,我就把你偷窥冯宁宁的事情告诉你的黑牡丹!”。刘黑子一听,吓的连忙直说:“还——还,一定还!”。 

 刘黑子在单位借到了钱,高高兴兴的拿着回去定婚去了。冯宁宁前半年单位没什么事,估计又在县城的刘德金家里去当保姆去了。晚上,空荡荡的烟站大院里,前院只住着最东边的黄嫂,最西边的白玉柱。烟库后院只有王明朗和大黄。王明朗静下心来,终于又完成了一篇5000千字的散文。写完以后,又仔细地修改了几遍,直到自己满意为止。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到晚上的12点多了,眼皮也已经困的睁不开了,就赶忙的上床睡觉了。 正睡的迷迷糊糊,忽然被拴在外面大黄的狂吠声给惊醒了。王明朗赶忙打开灯让脑子清醒了一下,只听见前院里传来一片嘈杂的狗咬声,打骂声和高声的哭叫声。“出事了!”王明朗一个激灵爬了起来,快速的胡乱穿起衣服就往前院跑。

      白玉柱的窑门大开,只见里面白玉柱正光着身子,拦腰抱住手拿棍子的小舅子宋小飞在撕打。宋俏娇也拿着一条木棍和同样全身光溜溜的肖娜娜争夺在一起。肖娜娜披头散发,身上已经被宋俏娇的棍子打出了好几道伤痕。黄嫂听到了动静也慌慌张张的跑了过来,两个人好不容易才把宋家姐弟给拦了下来。宋俏娇气的连哭带骂,一口一个“骚货——”“烂婊子——”。别说,这肖娜娜也不是省油的灯,光着身子竟然也在叫跳回骂着。黄嫂连忙顺手拉了个床单给肖娜娜裹上,把她拉到自己屋里去了。

      宋俏娇不见了肖娜娜,就把火气全撒到了白玉柱的身上,见被王明朗挡住打不着人,就拿屋子里的东西开始出气。她就像疯了一样,见东西就砸,水杯,暖瓶,镜框,玻璃,桌椅,火炉,铝壶包括白玉柱的宝贝录音机,全都砸了个稀巴烂……宋俏娇终于砸够了,将棍子往地上一丢,恶狠狠的丢下一句:“骚公鸡,白眼狼,你就等着离婚吧!”。然后哭泣着夺门而去。小舅子宋小飞临出门了,也狠狠地将已经踹坏了的门框再踹了两脚,跑着去追姐姐了。

      还在光着身子的白玉柱,双手抱着头,沮丧的蹲着地上,完全失去了往日白公子的风采。王明朗劝他把衣服穿上,帮忙给他把屋里砸烂的东西简单的归拢了一下,黄嫂也过来把肖娜娜的衣服给拿了过去,就让肖娜娜在自己的屋里等天明。

      王明朗看了一下时间,已经凌晨三点多了。看这架势,宋俏娇姐弟俩是有备而来的,当时忙乱了,谁也没注意他们是怎么走的,估计肯定有专车接送。也怨白玉柱找小三太张扬了,宋俏娇一定是得到了确切消息,才这么大动干戈的。

      看着失魂落魄,六神无主的白玉柱,王明朗只好安慰道:“你还是明天请假回家去吧!夫妻之间打打闹闹是常事,你回去好好道个歉,争取把家庭保住,毕竟你们还有孩子呢!”。

      白玉柱第二天果然回雁山县城了,一去就是好多天。

作者:南国 录入:南国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