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小 说 >> 内容

最后一次赶集

作者:春草芳菲 录入:春草芳菲 来源:原创  时间:2021-1-1 12:33:23 点击:

过年。

又是一个寒冬。在一个偏远的农村有对夫妻,不怕严寒,正忙忙碌碌-。

黎明时分,主人一早起床,摸着鸡窝,把几只大公鸡装在笼子里,开着小三轮,冒着寒风向县城跑去……

寒风呼啸,北风吹过,风钻入笼子,鸡冷得打哆嗦,毛发竖起,呆呆地挤在一起,摇摇晃晃,一路颠簸。

一个时辰,就到了农贸市场,占个好位置。人们陆续来了,鸡心想,第一次赶集,才知外面的世界那么大。市场里熙熙攘攘,人来人往,好一个大城市,第一次开了眼界,高楼大厦,车水马龙,男女老少。从身边走过的一群群人会不由回头瞅一眼,因为这大红公鸡高高站着,一声声鸣叫,像是在歌唱新生活——

快来啊——抢个好货!不知谁喊了一声,吓得鸡两腿直打哆嗦……

主人让鸡站在笼子上面,做个广告,卖个好价。刚开始,几只最漂亮的鸡站在笼子上面,左瞧瞧,右看看,挺起腰杆,鼓足勇气,觉得很好奇。它们用力呼吸,伸长脖子,喉里发出嘶哑声,眼睛直直地望着远处,有几个人向它们走过来。

喂!你的这只鸡卖多少钱?一个商客问了。

他拍拍鸡笼子,笑了笑:瞧瞧!上面的是几只最大的,里面还有呢!一只一百三,不贵吧!

商客看了一眼鸡笼子,转来转去,看着那只大红公鸡,手刚想摸它。大红公鸡顿时跳起来不停地乱蹬,绳子快断了,把他手划破了,血流出来,他气的直骂,想死了!另外一只一动不动,眼睛闭着,浑身发抖,这只鸡有病吗?不是啊!它们怕自己被卖掉,就成了别人餐桌上的美餐,只有装死,主人忍不住哈哈大笑——

一只抓人,一只装死,商客觉得太贵了,手指疼,灰溜溜地走了……

顿时,笼子里的鸡乱嚷嚷。站在上面的那两只公鸡,耀武扬威,洋洋自得,竖起羽毛,像是打了一个胜仗。它们抬起头,用力打鸣,大声宣泄心中的怨气,那声音传入大街小巷,传入喧哗的街市……

天黑了,来来往往都是过客,问价格的不少,可就是没人买,也许是离过年有点早。鸡没有卖出去一只,主人饿了,只好买的吃了一碗面条,匆匆忙忙回家,被老婆骂了一顿。一只没有卖出去,一分钱收入没有。他垂头丧气地坐在炕头抽烟,烟笼罩着屋里,没有人吭声,寂静无声……

外面的鸡饿得站不起来,摇摇晃晃,又在经历一场生死离别,它们听见主人为它们吵架,一阵心酸。昨天如此,今天躲过一劫,明天呢!可怜的鸡儿,愁的睡不着……

连着几天赶集,没被卖出去,鸡心里高兴,一次次幸免。可主人愁了,冒着寒风每天行走几十里,受苦受累,守在市场,挤在人群中嚷嚷——

鸡儿每天被拉上街,它们愁眉苦脸,个个心里明白,过年就是它们的苦难日。看着主人,它们也心疼,但又怕卖出去,就没了性命,内心十分矛盾。为了主人过上好日子,商议后,它们决定豁出去了。第二天天不亮,媳妇撒落吃食,它们争先恐后吃饱喝足。能多称几斤,卖个好价,回报主人,心里也不觉得恐惧了,叽叽喳喳,个个抢着去赶集。

年的脚步近了,主人每天都喂饱鸡,伴着饲料,油水菜,想办法长肉肉,喜欢抢吃的鸡长得快,一只只被卖了,只有不吃的鸡在日渐消瘦,唉!迟早要被主人卖了……

每天都在赶集,行走在寒冬的路上。主人的媳妇嘱咐,能卖就卖,卖了还要用钱办理年货呢,一家人就靠它过日子了。

 说实话,养鸡一年来,一只只毛茸茸的小鸡娃到长成一群结实的鸡,还真舍不得卖出去。她撒着玉米,一边唠叨着,一边哀叹,咱受苦人没收入,这群鸡每天陪伴,虽然淘气,还挺有意思。她不由地擦眼泪,就是猫狗也一样,时间长了,也有了感情,真舍不得……

人常说:鸡猪都是一筷子好菜,年桌上有了它们,才有了年味,才有了幸福的味道——

失去的终将失去,世间有多少这样的动物,为了人过个好年走了。就算是一只弱小的鸡,它也是鲜活的生命呀!是它们献出了生命,换来餐桌上的美味,增添了生活的乐趣。

每次赶集,这对夫妻都要忙上一阵子,把鸡喂好,梳理干净羽毛,给笼子打扫卫生,裹上棉被保暖,准备好才开车去赶集。一进市场,不管周围多拥挤,每一只鸡都抖抖羽毛,打扮的漂漂亮亮,喊着广告词——大红公鸡花外衣,牛亮脖子金黄脚,要比漂亮我第一,我家主人是好人,致富路上有信心,幸福生活全靠我……不停地变着法做广告词,张开嘴巴发出响亮的打鸣声,赢得阵阵喝彩声,别人的鸡眼睛里发出嫉妒的眼神,就你能样,一会儿还不是人家的刀下菜。

年就要来了,购买鸡的人越来越多,市场上的好鸡一抢而空。这群鸡卖了个好价,把主人乐的呵呵大笑,媳妇也觉得苦没有白费,心里暗暗自喜。

院子倒是一天天静下来,鸡笼子里空间大了,鸡少了,一个个同伴儿走了,谁也逃不过这个年,过年,就是它们的劫难日。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赶集成了每一天的工作,主人每天去市场。市场上,来自四面八方的鸡汇集于此,各种各样,大大小小,都被囚在笼子里。叫卖声,呐喊声,喧哗声,推开新年的大门……

丈夫赶集回来,媳妇每天数着鸡笼,小红走了,小花走了,小白走了,心里空荡荡的——

年来了,笼子也空了,主人收了一张张红钞票,抱着酒瓶喝到天明,醉呼呼大睡,妻子与孩子买了新衣服、新年货,张灯结彩,炮竹声声,准备过个快乐祥和之年。

年夜里,主人忙碌,厨房飘香,屋里传来笑声,喜气洋洋辞旧岁。屋外红灯笼在风中摇摆着,雪花纷纷扬扬,一片祥和。

最后一次赶集终于结束了,鸡窝里剩余最大的一只公鸡,没舍得卖出去,它忍受着孤独,还在打鸣,新年的钟声敲响——新的一年拉开了帷幕,用微笑迎接新的一天。

几年来,自从办了养鸡场,小两口日子过得有滋有味。还是党的政策好,富民惠民。媳妇寻思着等开春,再育些小鸡娃,为好日子做打算,孩子上学不愁了,丈夫望着对面那个自己修建的养鸡场,感慨万分,泪眼婆娑。回头想想,收益不错,他又乐呵呵地唱起了信天游。

又一个黎明来了,主人发出鼾声,梦里似乎看见媳妇正追逐那群鸡,赶它们飞出墙角,捉着迷藏,一颗颗大鸡蛋塞满篮子,卖了个好价,他笑出了声。

屋外传来鸡儿的打鸣声,嘶哑的喉里发出一种悲伤、渴望、祈祷、向往新生活的信念,传向远方……                       

                                         2021.1.1

作者:春草芳菲 录入:春草芳菲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