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在延安师范的日子里

作者:一诺 录入:一诺 来源:原创  时间:2017-8-31 9:09:28 点击:

在延安师范的日子里 

因为某些感动,在一个凉爽的秋日午后,我开始怀念那段青春,我曾经走过的“最高学府”——延安师范,和留在那里深深浅浅的回忆。
    那是98年的夏天,一个青涩的年代。因为没有机会走进高中上大学的路,而选择了师范;又因为收到通知书后一点变故,而差点失去上师范的权利。最终,在开学几天后,一个人背着行囊第一次上了延安,从此进了师范的校园。
    站在校门口,穿着母亲缝的方口鞋问我的亲戚别人会不会笑我,她说会的,于是母亲给我买了一双我从未敢提及的贝贝鞋。通往校园的那个门洞,和好多建筑里的门洞是一样的,但上面图书馆和“为人师表”四个字好像让这门洞上的每一块石头都充满了文化的底蕴,我突然觉得,她像大学一样神圣!而我也希望在这里能体验我梦寐以求的大学生活。
    当好多年以后,我回忆起师范的样子,时光的沙漏已经漏掉了好多,能留下的也就是刻在记忆里的了,它将是我青春、校园生活的所有记忆,不多,但很珍贵。在延安师范的日子里 
                                                                                                                             操   场

师范的操场很大,坐落在充满浪漫气息的“后山”脚下。上面是篮球、排球等训练场地,下面是早操活动场地。上下两个操场被一排依依的柳丝分开,也成了学生们散步溜达的地方。

操场上有一个薛教练,他带领一支女子篮球队,英姿飒爽。里面有一个九八级的高志华,她是球场上最帅的女将!三分震惊全场,远远的、准准的、哐啷一声!过瘾的爽!男篮大多都是体育班的,高高的、帅帅的,看上去阳光自信,成了好多女孩梦中的他。

每年的秋季运动会是操场最热烈的时候,每个班都设了自己的服务台,放着茶叶和白糖,然后不停地写通讯稿,让广播上听到给自己班加油打气的声音。啦啦队的呼喊也是一浪高过一浪,好像谁家的声音高谁家就会赢一样,恨不得把对方喊下场才罢手。

月色明亮的夜晚,操场格外安静,坐在台阶上,微微的风吹过,清新爽朗,回顾一天的快乐与忧伤,看着身边一对对情侣、闺蜜、兄弟哥们儿走过,月色真美,星星也和我们一样,在享受夜晚的宁静。我们谈人生、谈理想、谈校园纷争、谈毕业以后……

 

在延安师范的日子里

                                   饭   堂

还记得那张蓝色的饭卡吗?上面有好多小孔,聪明的同学竟然用其它卡片去克隆,那是我们三年的饭票。

不敢去插队,就乖乖地站在队伍的最后,饭堂里的油饼很好吃,去迟了就打不到了。麻花是三块钱十根,很便宜的,女生们就把它打回来当零食,有时候也会在周末时候带回家。稀饭两毛钱一份,稠稠的,馍馍夹一筷子菜就可以当早餐了。

饭堂里有一个斜眼睛的师傅,他那个窗口排满了艺术班的女学生,因为看见漂亮的,他会给多打一些。男生们有时候会因为插队发生矛盾,有人吵架,爱起哄的人们就拿着饭缸子敲,整个饭堂闹哄哄的,管理员吼一声,便乖乖没事了。打架是极少发生的,但也有把一缸子菜扣在对方头上的,全饭堂的目光瞬间聚焦,主角也就出名了。

操场上的队员们总是要等到大家打饭时才结束训练,每人提两个暖壶,就在饭堂门前的台阶上往下跳,好高的,女生也跟着跳,她们不觉得“女汉子”,而会觉得很帅!急忙忙把水送回去还要来加入打饭的队伍呢!身体是革命的本钱!

 

在延安师范的日子里

                                教   室
    每次路过一楼的幼师班,风趣的男生们探着头向里面张望,吹个口哨,里面叽叽喳喳一阵起哄,然后他们上楼去了。

老师来上课,总会说,你们是九八级的高材生。后来才知道,好多人都一样,因为上不起高中才来到这里,所以就成了师范的一届高材生。高年级的同学说我们是乡巴佬,吃饭排队、打饭排队,原来规矩是我们这里开始的。每天中午的最后一节课,最讨厌老师拖堂,因此记住了那个慈祥的政治老师,总是赶着把内容讲完,说不占用大家吃饭时间。要不然就有人在抽兜里提醒似的开始敲饭碗了。美其名曰:“吃饭不积极,思想有问题。”

大家写美术字、写小黑板、画简笔画,一男一女坐同桌,考试也照抄。普师班的同学看起来很乖,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模样。但其实不是这样的,每个班里都有自己的故事,什么八大金刚,校花班花,还会评出“the  second  woman(第二美女)”。然后大家关注着她们,也关注谁在关注谁;歌咏比赛,我们第一次穿上了梦一般的长裙,自己也很漂亮,一个看着一个,新奇的感觉;圣诞节、元旦节,我们装扮教室,包饺子、演节目,对着话筒唱《对面的女孩看过来》、《萍聚》、《大约在冬季》,还会唱任贤齐的《心太软》、刘德华的《冰雨》,并觉得歌就像生活。 灯谜晚会,男生们挤破脑筋猜,然后去领奖品偷偷送给女同学。

我喜欢坐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看同学们一个一个走进来,记住了他们初进门的印象,干净、整洁、美好! 班里的记忆对我来说是平静的,就像一个湖面漂浮着许多莲花圆圆的叶子,看起来温柔而美好,脑海中同学们的每一张脸都留着笑容。

 

在延安师范的日子里

                                 宿   舍
    每一个叮铃哐啷的早晨,每一个匆匆忙忙的中午,每一个安静温馨的的夜晚,每天的时光从宿舍中开始。

蓝色的床梯,红格子床单,我们折五颜六色的纸鹤、星星装饰在墙上,挂起像纱一样的蚊帐,和谐又独立。洗衣吃饭、欢笑热闹,开始穿胸衣、开始写日记,一起学歌;我们用红色的洋瓷水杯泡方便面和麻花,吃室友带来的野猪肉和洛川苹果。偶尔会聊起每个人自己的家,偶尔也会有父母来宿舍看我们,带来辣子酱、酸菜还有自己家的馍馍片,也会带来补袜子用的针线和材料,虽然我们已经不再穿补丁袜,但还是偷偷地看着这些小布块感动和流泪。

那是一个安静的年代,有被时空隔绝的距离,也有这些距离而产生的各种美。传呼里的留言、IC卡电话前的沉默、201电话前的诉说,夹在书里的纸条,让人转交的信件,擦肩而过时的留意,那时候的语言很少,但时光很美。

在宿舍里一个人的时候,趴在床上记录每天发生的重要或不重要的事情;坐在窗前,看楼下人来人往,无数个不同的人穿着红色的、蓝色的校服,从这里走过。那时候就会想,有一天我们终将离开这里。三年后床上的铺盖卷起,还是原来的模样,而我们长大了、毕业了,从此开始不同的人生,嫁入不同的家庭,留下青涩在这间简单而温暖的宿舍,留下我们少女时代最纯真的情感和最美的笑颜。

 

在延安师范的日子里

                                 别   离
    当你背上行囊卸下那份荣耀,我只能让眼泪留在心底,面带着微微笑用力的挥挥手,祝你一路顺风……
    这首歌飘荡在离别的上空,我们背着行囊,走在延师的路口,只有一部分人走,还有一部分是留着上师大的,这让离别不那么完整,零零落落,伤感了真正毕业的人。车窗里是你温暖的手,还有人等在下一个路口,我们是离家的孩子,从此不再有老师的指导、同学的分享,各自天涯!

告别了延师,也告别了自己的青春,告别了学生时代,从此不再是孩子,我们长大了,漫漫人生路,独自去走。那留在时光里的王家坪大桥也成了梦中永远的彩虹。

 

在延安师范的日子里 

                              再回首
    当我再次来到师范的路,延师已不在,上面的大字换成了“职院附中”,门口小卖部的招牌也不一样了,来来往往都像小学生。柳树枯了,那个一块钱一碗的洋芋擦擦炒面皮也不在了,站在这里,恍若隔世,一种莫名的悲凉涌上心头,就像自己曾经的房子给了别人住,物是人非!

那个门洞还在,却安了一个铁大门;教学楼上挂着考试倒计时的牌子,让人充满了紧张;院子里的松树长高了,叶子有点沧桑;操场台阶上的同学,不再是你我以前老土的模样;老树枯了、小树长了,教学楼旧了,院里的台阶也不新了,但看起来却比换过的更让人亲切。

那片曾经留下欢笑的操场,现在已经很漂亮了,没有了土,篮板成了透明的。而我站在这里,却更喜欢操场旁边那一排并未更换的乒乓球案,还有后面写着“沐浴”的旧楼,那两个字一直没变,我庆幸还可以见到一些以前的模样,就像在一个改变的故土上遇见了故人,让人感激涕零。宿舍楼上花花绿绿,那是别家孩子的衣裳。回顾那曾经趴在窗台上的孩子,已是近二十年前的时光,我们也已成孩子的家长。

那时候校园里流行着一个说法,走进师范的同学“一年土豆,二年洋芋,三年马铃薯。”还有另一种:“一年土二年洋,三年不认爹和娘。”但我确信我们是怀念延师的。有些东西“喜新厌旧”,但有些,永远是陪伴过自己的最好,无论它多么破败,多么沧桑,都像故土一样让人踏实!

延安师范,我们的母校,曾经陪伴我们成长和留下足迹的地方。在我们心里,她永远都是不变的,就那样定格在记忆里,被一起定格的还有那些曾给你留下温暖的人和事,像一张张照片,镶嵌在记忆里,永不褪色,永远温暖。 

在延安师范的日子里
 

作者:一诺 录入:一诺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