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教育杯”征文选登】秦飞鹏|用爱心托起明天的太阳

作者:杨凤君 录入:杨凤君 来源:原创  时间:2022-10-1 3:01:02 点击:

    我从2002年7月教书至今,已整整20年。虽然不能说桃李满天下,但也有一点小成绩。比如在张家滩中学教过的张琼琼,至今已是上海市的一名研究生公务员;在张家滩中学教过的李延浪,如今已是延长县政府办公室的一名干部;初级中学教过的冯晓昌,至今已是延长县市场监督管理局的一名干部;李妮妮、贺凯丽、李涛涛、郭延军等学生和我一样,如今也奋战在延长县教育教学的第一线……静夜细思、扪心自问,这些小成绩都来源于我的恩师们曾经对我的精心教导!    

        我与恩师们            

    一

郭香梅老师是我的第一位恩师。当时我们乔家石科小学只有十三个孩子,一个老师,却有四个年级,那时山村小学都采用的是复式教学,与现在的教学模式完全不同。和我们一起上学的孟军,因他爸开始在县工程公司上班,就把孟军转到了延长县西校。记得有一次他周末回到我们村,和正在兑假上课的我们一起玩踢篮球(体育器材很少),结果一不小心,蓝球被他一脚踢到了农民的地里,他当时惊奇地问:“郭老师,咱们的校园怎么变小了!”郭老师微笑着,摸摸我们的头,意味深长地说:“不是校园变小了,而是你的心变大了!县城的校园大,省城的校园会更大!”从此在我的心里就种下一颗梦想的种子,我一定要去省城的学校去看看更大的校园!

                二   

     李连老师是我的第二位恩师。我是关子口小学第一届学生,关子口小学一排有20孔石窑,从东往西,依次是两间灶房,管灶老师、边校长、科任老师的办公室,一至六年级的教室,五、六年级男、女生宿舍。在边延明校长的英明领导下,20孔窑洞的作用得到了充分发挥。当时冬天快到了,农民们正忙于劳作。我们的班主任李连老师动员我们说:“这周末我们男生都不要回家去了,‘知识青年到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周末去后沟里拾柴,冬天我们好烧宿舍用!”一石惊起千层浪,我们七嘴八舌地谈论着,过了一会儿才乱七八糟地回答:“好”、“好!”李连老师很不满意,继续问道:“你们冬天想不想做可怜的寒号鸟?”这次听明白了,我们异口同声地答道:“不愿意!” 

     于是我们十二个男生,拉着从农民家借来的三辆拉拉车浩浩荡荡地出发了。只记得我们一会儿非常兴奋地唱着《劳动号子》,一会儿又开心地谈笑着。后来我们在三里湾李勋功、秦志友两家吃了午饭,当时我们这组把李勋功家面条吃完,他妈妈又给热馍馍、炒菜吃了。最后赶天黑,载着满满三拉拉车柴回到关子口小学。  

     至今想起当时的场面仍感到热血沸腾!李连老师的做法为我们开辟了特殊的课堂,让我们不仅懂得了吃苦耐劳,而且找到了学习的动力!               

                三  

      第三位恩师是白建设老师。她的汉语语法非常厉害,什么“主谓宾,定补状”,思路特清晰。记得临近初三毕业考试,我们大多来自农村的孩子在语文修改病句、修辞判断、古今异义、词类活用等方面存在很大问题。白老师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因此发出倡议利用周末义务辅导语法。还记得七里村中学初三年级四个班的学生几乎都来了,把教室都快挤爆炸了,但教室的学习氛围却非常捧!我们在语文基础方面有了质的飞跃! 

    白建设老师不但精通汉语语法,而且特别会鼓励学生写作。那时候延长县每年都要在体育场(现在的公共汽车站)举办一年一度的“物资交流大会”,场地虽小,却不仅安排了戏台、各乡镇的特色汇演,而且还有好多家耍杂技的、卖衣服瓜果等,加之当时农民的精神食粮很少,因此,在交流会期间会全家出动天天去“赶交流会”,几个原因综合在一起就加剧了秩序的混乱。记得有一次,当时我们刚学了鲁迅先生的文章,我很欣赏白老师的讲解――鲁迅犀利的笔法,因此触景生情,在作文中写到:“一群‘黄皮’举着仪仗队的旗杆狠狠地砸向手无寸铁的老百姓,只听见鬼哭狼嚎、响彻云霄……”白建设老师在这些文字下,先用红笔盘了小圆圈、又画了波浪线,在旁边加了竖批:“有真情实感、生动形象地描绘了当时的场面!”然后在作文点评课上,又当着全班同学的面,深情并茂地进行了范读,全班同学都向我投来羡慕的目光,尽管我当时一本正经地坐着,但内心早已掀起了千丈狂浪,甭提有多高兴了!

    现在想想,我如今仍对写作如初恋般的痴迷、充满激情,这样的写作兴趣定然得益于白老师“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的精心培育!                                  四   

     我的第四位恩师是郝焕胜老师。虽然他不修边幅,头发有点长、有些乱,像鲁迅一样的“一”字胡,经常懒于清洗、打理,但我打心底里崇拜他。他讲课时眼睛时而盯着天花板,时而瞪着上课不认真听讲的学生,在他心里却充满了奇思妙想。有一次上完课,郝老师绘声绘色地问:“谁将来能发明一种科研产品?能将梦中的一景一物如同录像一样播放给睡醒的人?”

     他不仅是一位上课方式独特、有着奇思妙想的老师,而且还是一位在学习方法上对我有着深远影响的人。我俩是亦师亦友的关系。在一次闲聊中,他说:“你想超越咱们文科班的第一名李鹏军,那是不可能的!但将你和他每次考试的成绩做一个对比,列一列你俩的成绩对比表,并找出存在的原因、提出相应的对策,只要成绩的距离拉近,说明你就进步了。另外,我建议你经常写写东西,也不一定非要是日记、周记那么有规律,可以在自己有空闲的时候,写一写近来的思想变化,来鼓励鼓励自己!”         

    确实印证了那句话“听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用这样的方法,走完了高三那段枯燥却又令人难忘的艰难岁月!            

             我和我的学生们   

     我用行动印证了那首歌《长大后我就成了你》:“小时候我以为你很美丽,领着一群小鸟飞来飞去。小时候我以为你很神气,说上一句话也惊天动地。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间教室,放飞的是希望,守巢的总是你。长大后我就成了你,才知道那块黑板,写下的是真理,擦去的是功利……”       

   那是2002年8月25日开学报名的日子,也是我踏入教学生涯的第一天,一切按部就班地进行着,突然一个男生慌里慌张闯进办公室,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语文老师,快!教室里进水啦!”原来下午15:00左右,天公偏不作美,正下着一场特大的雷阵雨。张家滩中学当时的布局是:杨杰校长住在山上最高处的石窑中;再低一点是九间破旧、简陋的瓦房教室:初一年级的六个班与初二年级的三个班;再低处坐落着上下两层的建筑。上面一层是陈旧的驳克:单身教师的办公室兼宿舍;下面一层石窑是:中老年教师的办公室兼宿舍。最下面是平展的操场,操场西面是花椒树林,操场的东北方是四层较有现代气息的贝贝教学楼。而我所带的初一一班就处在瓦房教室的最低处。由于山高雨急,排水渠容纳不了那么大的水量,因此雨水就从教室墙壁边“窜”进来了,而且教室里面的水量越来越多,我赶紧指挥孩子们从宿舍拿来洗脸盆,站在课桌上从各个玻璃窗上向外泼水,孩子们的脸上都成了“小花猫”,但他们顾不了那么多。就在我巡查教室的时候,被后面窗口的一盆水命中了,我马上变成“落汤鸡”,雪白的衬衫被那盆水染成了五颜六色。我惊呆了,那个男生顿时吓得哇哇大哭,以为闯大祸了。我马上顿悟过来,一个劲地说:“没事!没事!……”于是我接过盆也加入了“抗洪抢险的队伍”。我们一个劲儿地往外泼水,最终感动了上苍,雷阵雨由大变小,逐渐停了。天边挂起了美丽的彩虹,我和孩子们一边拿着铁锨、老撅等工具往出挖淤泥,一边谈论着天上的彩虹。以至我和孩子们聚会时,都说起那天的彩虹异常美丽,这也许是上苍在祝福我与孩子们美丽的邂逅吧!                 

                  二 

     我在教书初期曾创办了一个银行――道德银行。因为张家滩中学的学生除了有来自张家滩镇的之外,还有慕名来自罗子山镇、安河镇、交口镇、刘家河乡、安沟镇,甚至还有延安市、临镇等地的学生。有些学生不是每周末都回家,因此家长给零花钱稍多一些,有时候被人偷走,有时候自己拿着丢了,还有些离家太远,用钱时急忙到不了位,为此孩子们很苦恼。为了解决家长、孩子的后顾之忧,我决定创办了道德银行。每周为孩子登记清存钱人、钱数,但是不会吃利息;同时也要登记清借钱人、钱数,当然也不用还利息!虽然我辛苦一点,但大大缓解了家长、孩子们为钱的安全而担忧的事!                 

                   三  

       刘蓓蓓,女,12岁,六年级七班学生。刘蓓蓓的爸爸刘随斌2012年9月26日因为打工腿被炸断,伤势严重、情况危机,被迫截肢。当时只有2岁的刘蓓蓓患有先天性哮喘病,而她的妈妈因此却狠心地与她爸爸离婚了。刘蓓蓓又因治病吃药过敏,导致经常头疼。严重时,还伴有很严重的咳嗽。楼管王芳老师反映说:“你们班的刘蓓蓓晚上咳嗽喘得很厉害,呼吸都很困难!必须要联系家长,不敢让寄宿了。以防有啥严重后果,咱们可担不了责任!”当我把刘蓓蓓的家长请到学校时,刘蓓蓓的爸爸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地哭诉了那残破家庭的特殊遭遇,难过地说:“王老师、秦老师,只要刘蓓蓓不感冒,她的哮喘病也就不会犯。否则这可怜的孩子,不得不缀学在家了!”我赶紧抓住时机说:“王老师,我建议这样好吗?咱们分一下工:白天教室活动我负责;晚上宿舍期间,你和生活老师赵海茹多留心;节假日期间家长负责!”王老师既同情又无奈地说:“唉,可怜的孩子,也只好如此了。”刘蓓蓓的爸爸紧紧地握着我和王老师的手,动情地说:“有你们这样的老师,真是刘蓓蓓的再生父母啊!谢谢你们这么耐心、细致的关照,好人一定会有好报的!”                               

                           四    

        作为一个负责任的班主任、语文老师,不但要考虑特殊孩子的生活、健康问题,而且还要想方设法地教育孩子学好习,更是我们义不容辞的责任。我班有一个叫刘奕帆的同学,每次考试都能进年级前十名。但有一致命弱点,不爱写作文。为此,家长每次放学接孩子时都要跟我讨“写作秘方”。因此,家里也买了许多作文方面的书籍,但孩子对写作兴趣仍然不浓。去年下半年时恰逢学校的墨阁文学社向各班同学们征集优秀稿件,为此我灵机一动,“强制”把刘奕帆给报上了,并要求她写最特长的、最有话可说的习作。为此她很不情愿地用一个周末终于打好了草稿,经过我们三番五次地修改、打磨,终于可以面世了。但新问题又来了,由于墨阁文学社的工作量很大,要求电子版发表。为此她又开始“撩蹶子”了,说什么也不干。我苦口婆心地劝说了好半天,她才答应向信息老师古婷讨教如何打字。几经磨练,当刘奕帆看到她的“杰作”终于变成铅字,而且竟然获得了二等奖,领奖时高兴得合不拢嘴,一蹦三尺高地向同学们“炫耀”,拿着文学集子《晨曦》向父母邀功。从此以后她对写作再也不恐惧了,而且一发不可收拾。最近在作文比赛中,她凭借很有真情实感的作文----《感恩父爱》,获得了一等奖。墨阁文学社给“刘奕帆”这样的同学提供了平台,墨阁文学社也变成了激发孩子们写作的舞台。可见,老师一个小小举动可以改变孩子们对写作的态度!用语言来播种、用粉笔来耕耘、用汗水来浇灌、用心血来滋润,这就是一个个老师的毕生从教之路,这一路有心酸、有坎坷,但只要心中有爱,教育之路定会通达。

作者:杨凤君 录入:杨凤君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3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