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回乡偶记

作者:杨凤君 录入:杨凤君 来源:原创  时间:2021-11-2 16:38:06 点击:


 因新冠疫情关系,一年多没回老家了。今年国庆,我和老公早早商量好,趁着十一长假回家好好陪陪父母。

十月一号清晨,一路上高速,一直到下午才回到家乡。

离家千里之外,以前没车时,回家的路好遥远,犹记得娃小时候,老公送我到延安火车站,我怀抱着半岁的老二,手里牵着四岁的老大,还提着两大包小孩换洗衣服,挤八个小时火车,到宝鸡换乘汽车,再翻山越岭两个半小时才能到家。

现在高速修到了家门口,从延长上高速从家乡下高速,特别便利,开车半天就到家了,回家的路途不再遥远。

下车后,父亲见了我们说了声:“都回来了,冷吗?快进屋!”父亲的声音听起来明显的沙哑、沧桑、低沉,眼睛里流露出一种深邃、浑浊的目光,看到此时父亲饱经沧桑的样子,一种说不出的滋味涌上心头……

我们同父亲走进了分别已久的庭院,满院的秋色扑面而来。柿子树挂满了黄澄澄的柿子;小菜园郁郁葱葱,豆角,茄子,辣椒应有尽有;院子台阶上晒满了新收的玉米棒子,一片金黄。

走进堂屋内,只见母亲正忙个不停,她看上去苍老了许多。见我们都回来了,赶快放下手中的一切,向我们问寒问暖,我们一一回应。顿时,我们的心情放松了许多。

屋内还保持原来的摆设,每个角落收拾的干净利索,井井有条。一到家就吃到了妈妈亲手包的饺子,刚出锅的水饺,胖乎乎的,皮薄馅嫩、晶莹剔透、香气四溢,醇厚的浓汁顿时击中了我的味蕾,美味极了

九十多岁的爷爷因年迈,去年摔了一跤,卧床不起,老人已不认识我了,嘴里说着我们听不懂的话,但精神挺不错的。  

奶奶去世十几年了,自从爷爷卧床后,爸爸妈妈就更忙了,端屎端尿。爸爸是个大男人,可自从爷爷病后,他天天在旁伺候,无微不至。我对两个儿女说,要像你外爷外婆学习,他们是榜样。

回到小屋,甩开那沉重的包袱,整个身子扑到炕上。我似乎闻到了小时候肥皂水的香味,阳光温暖的甜味……是那么的熟悉,那么的亲切。

清晨,爸妈在院子里忙碌着,两人的争吵声此起彼伏,仔细聆听,妈妈的声总要盖过爸爸。我老汉笑着说:"是传承,我和我老丈人一样命苦!"我狠狠剜了他一眼,他顿时闭口。两个娃说,就是的,一家人哄堂大笑。

老公妈长爸短的拉家长,两女儿腻在姥爷的床前“爸爸爷”长’爸爸爷”短的叫着,吃着自己做的臊子面,多陪陪老人,幸福莫过于此了。

相聚的时间总是很短,几天的时间一晃就过去了,又到了离开的时间了。以前没有车的时候,因为带东西,路上坐车不方便,我总是拒绝爹娘的好意,说什么也不带,家里都有。妈妈很不乐意,说,有是你们的。现在想想,多伤爸妈的心啊。现在有了车,妈妈想给带什么,我也不拒绝了。看着因为忙碌而快乐的妈,看着她那灰白的头发和布满皱纹的脸,心里有些心疼,又有些高兴。心疼地是娘这么大年纪了,还在为儿女操心,高兴地是妈很健康,这么大年纪了还能亲自为儿女操劳。

车子已经发动,爸妈跟在车外面,我宁愿让车多发动一会,好和爹娘多待一会。我打开车窗,妈又过来,和她孙女说话,嘱咐要好好学习啊。爸爸则远远在车的后面,我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慢慢地开动了车,缓缓前行,我开的很慢,想等待着什么。车子也转过弯了,从后视镜里还能看到他们。我给女儿们说,回头外爷外婆招招手,我也挥挥手,再见了,我的爸妈。

此时,爸妈的身影已看不见了,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车窗外细雨濛濛,在雨刷器的作用下,窗外的景物渐渐清晰,回家的车已启程。透过车窗仰望天空,那一抹淡淡的蓝色抚平了我们茫然的心,说是茫然,一点没有过分。

忽的想起海子的话:天空一无所有,为何还要给我安慰。近乡情更怯,人总会有一些莫名心绪。回家需要勇气,需要勇敢面对苍老,陌生,分离,需要勇敢面对这条见证你来来去去的路。

回家的路蜿蜒而不曲折,离开家乡时正是青春年少,经历着曲曲折折、沟沟坎坎的人生之路,多么想回家,那里有亲生的父母和同胞的兄弟姊妹,还有那可敬可爱的亲戚好友。

无论你是满载而归,还是一无所获,我们的平安便是亲人最大的安慰。即便这一路有太多艰难,累了,倦了,失败了又有什么关系,家都会敞开胸怀包容所有,只要能团聚,比什么都珍贵,

有一种感情,叫回家。无论您是成就了辉煌,还是一贫如洗,回家的感情都会像黄河决堤,会一泻千里!

作者:杨凤君 录入:杨凤君 来源:原创
  • 上一篇:家有姐姐便是晴天
  • 下一篇: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