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木瓜瓜开花崖畔畔上白

作者:南国 录入:南国 来源:原创  时间:2021-5-14 7:57:09 点击:

        木瓜瓜开花崖畔畔上白

(配图摄影:苏世华)

       谷雨以后,是赏牡丹的最好季节,然而,牡丹花天生富贵,在黄土高原的苦焦之地稀贵少见。每当在这个时节,陕北山野的沟沟洼洼,崖崖畔畔最多见的还是那花白蕊黄的木瓜花。其时桃红杏粉都已悄然退场,紫丁香迎春花也已谢幕,芳香四溢的洋槐花蔷薇花还在匆匆赶来的路上。一丛丛,一片片洁白如雪,摇曳多姿的木瓜花,就这样悄然地、唐突地站出来救场,在山坡、沟壑、悬崖土畔上开始随意盛放,妆点了陕北的整个山野,填补了春末少花的暂时冷场。

       木瓜瓜开花崖畔畔上白
       妹妹瞭哥哥泪花花泛


        水绕沟来路缠山
     (妹妹)心头头想的是赶考的人


        瞭不见高头大马大红花
        中不中状元都要快回家
        ……
        凄美婉转的陕北信天游,总是那么慰贴地诉唱出黄土儿女的情感心声,厚重中有粗犷,唯美中有凄凉。
        陕北山野的木瓜树,其实就是文冠树,也叫文官树。传说北方古代读书人,曾经一度敬其为圣树,寒窗苦读进京赶考,折其一枝随身携带,寓意文采冠首科考得中,加官进爵光宗耀祖。古时的北方儿女,又把木瓜当做爱情的信物,期盼激励着情爱永恒、坚韧牢固。《先秦民歌·木瓜》“投我以木瓜,报之以琼琚,匪报也,永以为好也……”也可以从中窥探出数千年前古代文人以木瓜歌颂爱情的倪端,正和陕北信天游用木瓜树比喻坚贞的爱情相互印证,不谋而合。
       我国北方的木瓜树,其实就是一种坚韧的多年生灌木,大多生长在黄土峭壁崖畔。木瓜树耐贫瘠,耐干旱,抗风沙,生长及其缓慢。因其是灌木的属性,很少能长成参天大树,往往几十年才能长至胳膊粗细,因此木质异常的坚硬、沉重,甚至比水的密度都要大,落水沉木。这也恰恰如古代清贫读书人数十年苦读,虽然已经满腹经纶,却仍然难以金榜题名的社会情形十分相似。因此,木瓜树才被文人墨客们赋予了“文冠树”这个高大上的美名吧!
       陕北的木瓜树,因其生长环境总是在险要的崖畔山坡,犹如隐世的高人,隐藏淹没在大自然普通的杂树灌木丛中,平日很难寻觅得见。唯有在春末夏初雅洁的花朵绽放盛开之际,才被得以显明地暴露了出来,原来山野中竟然还有这么多的“文冠树”在默默开放。一片片素雅,一片片洁白,一片片芳香,一片片凝重!如果说木瓜树是北方文人的象征,那雅洁的木瓜花就像是陕北女子的形象写照,纯粹而热情,美丽且大方,任其沟壑山崖不离不弃,大胆而奔放。
       宋代杨家将,巾帼英雄穆桂英,相中了白袍小将杨宗保,走马择婿;手持降龙木,大破天门阵,战场建奇功,挂帅保国宁。传说中穆桂英手中的降龙木,其实就是陕北黄龙大山中生长百年,一株难得的笔直木瓜树杆所成。故事中的降龙木,采集天地之精华,修炼岁月之大成,才有了解毒辟邪之功效。传说宋辽两军对阵,辽军道长摆下了天门阵,以邪神黑龙作阵眼,宋军一入阵中,便就觉得眼前昏天黑地飞沙走石看不清了敌人,将士一个个犹如中毒般浑噩,手中的枪棍尽被折断。穆桂英挂帅用降龙木破阵后,就充分说明了降龙木坚韧无比,而且还有解毒辟邪之功效。故事中传说的降龙木究竟是不是木瓜树,现在谁也无法考证清楚。不过,代代流传下来的古戏中,穆桂英有个随从确实就叫做木瓜,使得一对六棱铜锤,宛如木瓜果实的形状。
       就是到了现代,仍然有很多人认为北方的木瓜(文冠)树就是降龙木。因为木瓜木有测试毒素的功能,遇毒则变色。历史上也曾经有用降龙木制作成筷子进贡给皇帝和重臣的记录,以便用来测试用餐和饮水中是否掺有毒素。由于木瓜木质地坚硬沉重,不易折裂,木纹光滑漂亮,也常常被人们用来打造家具,根雕,木筷,佛珠手串,拐杖擀杖。陕北民间有俗语:家有三尺降龙木,邪魔鬼怪都不惧。因为世人独特的钟爱,所以越发显得珍奇。许多奇木爱好者便就经常结伴上山寻宝,砍伐多年生的木瓜木,用来驱凶、避邪、镇宅、收藏、赏玩等用。由于过度的泛滥采伐,现在要找到一株略微粗直的木瓜木,已经非常的困难。
       神奇的故事毕竟只是传说,我还是独钟情于木瓜树的学名——文冠树。也许是深受陕北信天游的熏陶感染,我认为文冠树的名称本身就是一首凄美的诗,一首恰切的歌!虽然春末木瓜树花开漫坡,清香飘遍四野,但是真正到了盛夏摘木瓜的季节,却很难寻觅到木瓜树的踪迹。一来是木瓜树一般都生长在险要的崖畔上;而来是木瓜树叶和山野中其他的灌木很相似,一点也不突出明显。正如读书人中真正的君子一般,甘于隐世于大自然,曲高和寡自逍遥。

       哥哥在崖畔上打木瓜

       妹妹坐在窑洞里纳鞋袜


       七尺的汉子九尺的杆

       绿油油的皮皮白仁仁


       掏心掏肺剥珍珠

   (哥哥)你千万莫要做那负心的人(陈世美)  


       ……


       小时候听村里的一个小脚老婆婆,一边作针线活,一边哼着这首婉转动听的《打木瓜》。从小就喜欢吃木瓜的我,便就记忆深刻的学了下来。    木瓜瓜开花崖畔畔上白         我们陕北人口中的木瓜果,其实并非大家熟知的南方水果木瓜,而是北方山中野生的文冠果。青色的木瓜果小如核桃,大若小孩的拳头。剥开厚厚的绿皮,一颗颗晶莹如玉的木瓜仁就凸现在眼前。这时候你千万莫要着急食用,这白珍珠般的果实还要去除掉表面一层苦涩的嫩皮,直到露出鹅黄的内仁,方可放心品尝。木瓜仁脆嫩清香,油滑爽口,很相似于青核桃仁的味道,很受我们陕北青少年儿童的喜爱。最里层的木瓜仁,小小的形状犹如婴儿的胚胎,又好似种子的芽胚,难怪古时的北方男女喜欢用木瓜比喻爱情,原来还有一层珠胎暗结的寓意!
       成熟后的木瓜仁变色为坚硬的暗红色,这时候就干涩就不能食用了。最早以前成熟木瓜的种子,人们只是用来榨油点佛灯。后来慢慢发现清黄晶亮的木瓜油还可以食用,不但美味芳香,还有美容养颜的功效。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有人就开始人工培育木瓜(文冠)树,结果由于木瓜树喜在干旱贫瘠的土地上生存,人工培育栽植在大田里,效果反而不佳。

       木瓜果是定情果,木瓜树是文冠树,木瓜木为降龙木,木瓜籽为佛灯油,可谓集全身都是宝。木瓜(文冠)树很符合大多文人浪漫多情而又寂寞寡言的性格,守得住清贫、耐得住孤独,坚韧不拔地默默沉淀、积累、储势待发。情商、傲骨,随和且有内涵;深沉、睿智、感情敏锐而且激进!
       十年,百年,一树树木瓜年年开花绽放,但却又开花容易结果难,每年收成果实寥寥无多也能坦然面对。虽然满山遍野花开时节,不乏少见木瓜花,但因其本质是丛生灌木的缘故,千百年来始终改变不了难以长成参天大树的宿命。一丛丛木瓜树整日混杂在普通的杂木乱草中间,犹如世间无数普通的草民一样。闲云野鹤般潇洒舒展着自己坚硬的筋骨,有时又体现着不同凡响的小作用,偶尔也会逢机展露锋芒明人醒世。
       一盏盏佛座下的木瓜油灯,曾经点亮多少众生向善的心灵;一块块辟邪驱魔降龙木,稳定了多少焦虑慌乱的不安宁;一颗颗青绿的文冠果,激励了多少芊芊赶考学子,胸有成竹的满满信心;一枝枝摇曳的木瓜花,又寄托了多少含春的女子芳香暗许,徒自清幽不招摇,有缘闻香人自知。树,是一种厚重,果,是一种深沉;花,是一种悠远,木,是一种永恒!       站在陕北老家的山头,面对着崖畔畔一树一树的木瓜花,清香四溢。随着柔柔的暖风,扑鼻而来一股股纯正的木瓜芳香。恍惚间,仿佛一位位婀娜多姿的乡间女子,正在绿意盎然的山野间翩翩起舞。“木瓜瓜开花崖畔畔上白,妹妹瞭哥哥泪花花泛……”
       “酸,你们这些文人真酸!”一旁的朋友听到我跑调地唱山歌,不屑地打趣说,“不只是酸,而且还有点瓜,木瓜的瓜!”瓜——是陕西关中人骂别人傻子的方言。这是我听到现代社会大众人群,对我们为文者最高的评价!

作者:南国 录入:南国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