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狗头山游记

作者:南国 录入:南国 来源:原创  时间:2020-9-14 9:12:44 点击:

狗头山游记

秋高气爽,天高云淡,正是出门旅行的好天气。女儿今年上中学住校了,陪读劳累了好些年的妻子,也终于得以清闲了下来。听闻近日县域名山“狗头山”风景区,旧庙修复落成开光大典唱大戏,又恰遇我休假,便欣欣然携妻前往。

“狗头山”又名石阁山,座落于秦晋大峡谷黄河之滨,是陕西延长县境内海拔最高的山峰。因其势雄伟险峻,怪石嶙峋,最高峰形如吠犬,被当地老百姓称为“狗头山”。素有“天造小华山,地设狗头山;登上狗头山,手能摸着天”的说法。足可见狗头山高,险,奇,美之壮观景色。

驱车顺着沿黄公路进入原南河沟乡界内,有名曰“石石山”路段右拐,就驶向了通往狗头山的乡村公路上。车子在山脊梁小心地前行,此处山石路虽然也已硬化,但到处均是悬崖峭壁,不熟悉路况的司机,难免都捏着一把汗。据闻,此路段还是上世纪九十年代,乡里一位白姓书记组织人工开辟的。石山后的黄河岸边,还有着十多个偏僻的小山村,多年来一直受交通不变的困扰。当时的各级财政都非常的困难,有些地方曾一度发不出干部的工资。白书记上任后,亲自组织当地渴盼修路的村民一起同吃同住,多方集资沿山势炸石开路,被誉为当代的“愚公”。好人有好报,白书记凭借清廉实干的作风,最终也得到高升。

车到狗头山下,就只能靠步行上山了,正好能一路观赏风景。陕北高原的山,大多以深厚的黄土塬峁为主,像狗头山这样突兀高耸、奇骏险要的石头山,还是非常的少见。由于还没有进行大面积旅游开发,上山的小路只是由当地老百姓自发开辟的崎岖小道。放眼望去,漫坡遍沟的石缝山崖,长满了一株株、一丛丛的墨绿色油柏,挤挤挨挨、郁郁苍苍,为沉默的大山披上素雅的裙装。“曲径通幽处”,何止是幽,简直就是遍地荒芜、杂草丛生、荆棘密布。我在前面小心翼翼的剥开杂草探路,任由清晨草尖的露水打湿了裤脚鞋袜。时值初秋,茅草芦苇随风摇曳;野菊花,紫苏花随处遍地盛开;熟透的黑色牛筋果、红色酸枣儿随手可摘;野葡萄、蛇莓子藤蔓缠绕,更是增加了向上攀爬的难度。

当地的老百姓口口相传,狗头山高高峙立于黄河之滨,独傲四周群山,历来就小有名气。传闻此石山龙脉有宝,经黄河水滋养,就会自动逐年慢慢增高,其形如狂犬吠天。吸引来了众多盗宝的南蛮子,布道的佛教徒。各自占据山上一方风水宝地,凿石窟盗宝,建庙宇镇压,山上以前曾经有过多处庙宇古刹,招揽秦晋两省八方香客。后来匪患盛行,土匪也相中了这座“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独特险要山势,便就在此安营扎寨,为害四方乡里。抗日战争年代,红色游击队攻陷了山寨,消灭了土匪,才保得了一方平安。遗憾的是山上的古建筑却在战火中毁于一旦,如今只留遍地残石乱洞,在荒草的掩盖下略可窥一端倪。或石崖垒壁,或杂石残窑,或天然石窟,或隽秀小院,均是以陡峭的山势就地取材而建,不放过一顶点可以生存生活的空间。

几经迂回,终于气喘吁吁地攀上了山顶,晴朗天空顿时为之开阔,云洁白,天湛蓝。悬崖上迎风而立,四周所有的山梁塬沟全都臣服于脚下,真实体验了一把“一览众山小”的感觉。唐诗中“不敢高声语,恐惊天上人”也莫过如此。黄河犹如一条渚黄色的玉带,蜿蜒镶嵌山脚尽头;对岸远处山峦叠障,近处山脚下的几个村落清楚显现,一片片茂盛的苹果园,一坡坡红透的花椒林,犹如缠绕飞扬的一幅幅锦缎,谱写着人们幸福丰收的彩色曲谱。山顶的平台,由一整块足有方圆十米的巨石组成,初乍一看,巨石中央竟然有一孔水波粼粼的水井。是天井吗?怀着好奇的心态走近一探究竟,原来却是一口人工开凿的储水井,刀刻斧凿的痕迹还清楚可见,类似现在高原农家院的“旱井”。今年的雨水丰沛,凹形平台收集的雨水灌满了石井,盈盈欲流。看来当初山上住着的无论和尚道士,土匪兵勇,还是游击队员,都是靠此石井储水生存。狗头山现存完整的只有一井一塔,也可算为历史古迹。

塔,是简陋的石塔,东南山脊顶端巍然矗立。也许此处山岩狭窄险要醒目,宽不过一丈,建房建庙均无地势,就有好事者用石块垒起了一座高约五六米的圆锥形石塔。说其简陋,是整塔没有用半点灰石泥巴的痕迹,只用大石块砌垒,小石块楔缝干砌而成。但塔形却圆润高大稳当,屹立巍巍山崖多年不倒,而且历经数次战火的洗礼,不能不说是一个奇迹。究竟这是当年的南蛮子、佛教徒,还是游兵散勇所建,塔前并无记载。不管修塔是为了镇山,还是为了应景。不可否认这修塔的工匠,的确是一名能工巧匠,也许他也是不慎落难流落此山,借以此工程以塔明志吧!

狗头山附近的村民,在东面山梁平坦处,新近集资修复了一座曹寺庙和大戏台,今日正好适逢开光庆典活动。秧歌队锣鼓喧天,寺庙里梵音阵阵,更请来了秦腔剧团前来助兴。临近中午,周围四乡八邻的村民,难得放下手中的农活,三三两两匆匆赶来参拜佛祖。戏院通往庙宇大殿的门楼里,持立着呲牙咧嘴的哼哈二将,故作吓人的姿势。大殿里供奉着慈眉善眼的释迦牟尼佛陀,率领诸多西天罗汉,好似理所应当地接受着善男信女的香火。众人一人手持一柱香,在身着长袍开光大法师带领下,虔诚地敬山敬庙敬佛陀。我很好奇地询问身边一名长跪的村民:“你们这么虔诚跪拜,那泥塑的佛祖能感应到吗?”村民讳莫如深的白了我一眼:“心诚则灵,狗头山的神神可灵了,谁若敢偷伐山上的一棵柏树,就会遭到报应。你没见就连庙院的红酸枣,也没人敢摘一颗吗?”

噢!我有点明白了。原来村民们敬畏的是“山神”,也就是我们热爱的大自然。狗头山虽然奇峰高耸,怪石嶙峋,却奇迹顽强地生长着诸多珍贵的油柏。祖祖辈辈纯朴的村民们,用民间自己的方式,保护着家乡天造地设的壮美大山;虔诚地守护着这神奇的大山,就是守护着自己美丽的家园!听闻政府已经将狗头山风景区,作为旅游开发景点立项申报。相信不远的将来,狗头山奇骏壮美的风景和黄河岸边淳朴山村文化,将会以崭新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

如此隆重的庙会场所,自然吸引来许多饮食百货流动摊贩,打着狗头山招牌,此起彼伏地吆喝叫卖,一阵阵地美味饭香扑鼻。一上午兴致勃勃爬山,顿时感到了饥肠辘辘,美美地咥了一大碗油汤饸烙面。狗头山的饭菜,令人食欲大增,临走还不忘再买上二斤金灿灿的油条打包。妻子笑问:“买这么多干嘛?难道这里的油条也有灵气?”我说:“心诚则灵,自然的就是最美的,阿弥陀佛!”

一路开心,一路欢笑!




    

作者:南国 录入:南国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