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作者:千年明月 录入:千年明月 来源:原创  时间:2017-4-4 10:22:46 点击:

  别
   

    夜深听取河冰初解,声音凄然哗然,又听取悬崖冰柱断裂,如昆山玉碎。然后沉沉地坠入汹涌的河流,声响悲壮。我在被深夜的巨响惊醒之后,知道这是一次与寒冬与黑暗的诀别,也是新征程的序曲。

    离别,应该是伴随生命的永远的命题,不论自然万物还是多情的人们,随时有可能接受离别。不过对我们人类而言,离别,在生命里程中具有进化的特点。最初是感受离别母亲的苦楚,接下来又要接受离别友人的伤悲,后来呢,还得面对亲人离世的寂寥。觉得天地之间的生离死别,如登山的笈囊,越走越沉重。

    面对离别,多情的人们可以选择多种方式,或者原始的哭泣,或者借助诗歌的悲韵,或者进入到人生的沉思,诸多种方式进行突围。因为离别是悲伤的传感,需要释放,需要转移,也需要理性的面对。人们也就是在这无数次悲喜交加的聚散中不断成长。

    离别,的确是生命卸不掉的笈囊。可能因为这个,我们的先辈从未停止过离别时吟唱,把一个贯通古今的主题一直唱到今天。有个叫江淹的诗人写道,“黯然销魂者,惟别而已矣”。能发出此等言语者,可能多了去了。翻一翻发黄的诗文卷帙,关于离别的诗文几可车载斗量。钱钟书先生说中国诗多是社交诗,这个概括颇有见地,很多悲剧意识的诗文,多和聚散有关,或饯别,或戎马生郊残垣一见,甚而老翁逾墙,或送儿出阳关,或楼台一别,汉女出宫,楚臣离境,林林总总下来,让它占去了一部中国诗文钞的半壁江山。

    就说中国诗人吧,他们多借景物抒情,所借景物十分讲究,让一份沉重,一份眷顾和怅惘摇曳多姿。他们惯于使用像“水”、“月”、“云”、“雁”、“鱼”诸多意象,从而表达当下的离情别意。当然这些事物各自具有的特点,恰恰与离别有某种契合。“水”因其流动,长久,而且可以由此及彼,连接亲友于千万里,从而使情意穿越时空之大;其次,水在古人心中乃至善至美者,早就赋予了灵性,关于离别的诗文因为有了水,寄情更加优雅更加遥深。月乃天外美好事物,它的圆缺变化使人想到聚散离合,其“九州同辉”特点,给人的错觉是月亮走我也走。月又似乎是纯洁友情的象征,用月寄离情,可谓有一番超乎象之外的意味。一个人心中有了天地,离情别意就更有深度和理趣,生命的短暂和渺小,也就让人倍感情意的珍贵。至于柳三变“杨柳岸,晓风残月”则为虚写,实为写月的奇葩。“云”是飘泊动荡的,与鱼雁一样可凭此传情达意,更适意表达别后相思,“浮云游子意,落日故人情”虽写目下,却超逸当前。“青山”这一意象在离别诗中,多为捣乱者,人家于长亭送别,你这个“青山”同志却硬是遮住妾的望眼,害的人家又上了一道坡。

    这是中国人的诗文化里的离别文化,古人写别多离不开这些物象,“请君试问东流水,别意与之谁短长”,看看,可爱的李白还要问人家东流水,我们中国人心中的自然有多重多亲近啊!中国古人对于离别又是多么在意哦!这让我们在感受太白的超俊的同时也触摸到了人文如水的荡漾。

    当然这些文化虽说由来已久,但它的产生自然有其现实的根基,其中的因素是有不少,但那道一声珍重,那望断南飞雁,那劝君一杯酒,应该和漫长的农业时代落后的交通关系甚大。“渭北春天树,江东日暮云”,杜甫当年在长安,听说李白在吴地游历,于是写了刚才的诗句。“何时一樽酒,重与细论文”,纵然有这个美好的愿望,而两地相隔数千里,倘要一聚,人累马烦,恐怕得一月有余。况且,行踪不定的李白怕也等不到杜的到来就又会“万里送行舟”了。早年,李杜二人在洛阳断断续续一年余的相聚,结下深厚的友谊,当时李白已名满天下,后来的杜甫也诗坛驰名,按理来说两人的相聚应不止一次。两个重量级的诗人再也没有聚首碰撞,交通信息的不便一定是很现实的障碍。这是一个时代的遗憾,同时也因为这一时代造成的残缺,才给我们留下如此动人的离别的诗章。

    当然前面已经所说,除了尘世伤感的别离,还有更加崇高洋溢着生命张力的别离。季节的更替,历史的变迁,生命的盛衰,都是告别,当中深埋的是精神,运行的是大道。日月天地旋转不息,每每在人们心中摇荡生情。原来,沧桑聚散乃是宇宙的精神,也是人的精神。“人生代代无穷已,江月年年望相似”。离别是永恒的,生命也是无穷的,于是,离别意味着相聚,逝去同样意味新生,“挑战者号”的陨落并未阻止人类对宇宙探索的脚步;罗布泊的无名冢旁,苦行僧的身影面对斜阳。离别为的是开辟一个新天地,马革裹尸是为家国添一缕和平的火光,三过家门不入那是心念黎民情系天下的崇高。人生也许就是因为那次远征而增添了重量和色彩。人生如果老是怀恋旧屋, 眷顾新娶的嫁娘,那我们的世界又是何其小,生命又是何其卑微。斥鹌是有翱翔蓬蒿之乐,却永远不会明白鹏鸟的薄云之志,虽然我们也不拒绝平淡。

    别离不是选择,我们理应顺其自然;别离又是选择,我们化伤悲为力量,这是我们说服自己的理由和支撑。

    没有真正经历离别的生命算不上成熟和完美。这样说,离别是一次生命的洗礼,是一次淬火和磨砺,从最初离别的泣泪沾襟到经历离别后的从容,不再回头的背影是一个男人的背影。我们为一只孤鹰在峡谷间的盘桓而神往,为一曲告别叮嘱独自乘桴浮于海的渔歌而击节,为广阔大地无数双手老茧的劳动者的夯歌而致礼。他们都是无数的告别者,在告别亲人和安逸,告别稚嫩和依赖,把最初的母亲给予的躯体,改造成如今的模样,而现在的自己正是真正的自己。

    生命不但需要有向心的力量,也需要一种离心的状态,人类在这两种力量下才呈现出成熟的美。那些匍匐于大地却向着太阳方向张望的万物,常常摇动着我们内心的一种感动,一种深思。

    相信我们吟咏着古人的诗,只是品味了它美好的情调,而忽略了他们的惆怅,但它给我们这些行者的苦思增添了生命的愉悦和色彩,像前面的浪花激荡,引导我们奋勇向前。

    春天来了,我们告别昨日的风雪,冰河千里,那里曾滞留过一个春暖花开的梦想。冰河解冻,告别生命的冬眠,不忘最初的追求。继续吧,生命的河流还要载着一份叮嘱,一份期盼,一份等待已久的告别,向着遥远的东方奔跑。

 

别

作者:千年明月 录入:千年明月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