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天上的村落

作者:三郎 录入:三郎 来源:原创  时间:2022-9-6 19:48:31 点击:

    天上的村落

(配图来自网络)

    相传远古时火神祝融和水神共工发生战争,大地上火焰弥漫,洪水滔天,民不聊生。共工战败,怒撞不周山,天柱折而泥石下,于是就有了《女娲补天》的故事。从天上掉下来一块巨大的石头,落在黄河的西岸,这就是天尽头的来历,虽然是远古神话无从考究,但充分说明天尽头这个村名和地名悠久的历史和神秘莫测,有着厚重的历史文化底蕴。 

    天尽头是陕西省延长县罗子山镇东南二十公里的一个小山村,曾属宜川管辖,后并入延长。天尽头这个村名并不是原来的名字,它的第一个名字叫做天心圪坨,意思就是从天中心掉下来的一坨地方,这不是我望文生义,自圆其说,而是从七十多岁的孙永胜的口中说出来的。后来下百桑村出了个叫贺生辉的支部书记,他嫌天心圪坨叫起来比较拗口,就改成了天尽头。后来延长县委书记吴胜德到这里视察,为了让村民更有干劲,就起了一个比较有励志性的名字——添劲头。但没过两年,又改回为天尽头。

    天尽头是一个一百多口人的小山村,因为地处黄河与延河的交汇处而闻名。在它东面是五千多年日夜奔腾不息的黄河,与山西省大宁县李家垛镇坪渡关村遥遥相对,西南是温顺得像一只小羊羔似的延河,河对岸就是雷池镇凉水岸村。从天尽头出土的砖瓦上刻的时间记载,最远的时间可追寻到道光年间,已有人居住在这里。村里共有四个姓氏:白家、孙家、王家和李家,土著销声匿迹。孙家人是从郑庄镇孙家榻迁居过来的;王家是从河南逃荒上来的;白家两兄弟参加全国解放战争,他们来自山西省临汾市乡宁县,家里再无亲人,就定居在天尽头村,老二在一次捞鱼中被黄河水冲走,老大叫白清胜,生儿子白鸿斌;李家是从榆林地区绥德县下来的一名石匠,叫李金瑞。大家都是从五湖四海而来,有缘千里地聚在一起,共同组成了一个黄土高原上的小山村。

    白家有良好的家教家风,秉承“耕读传家”。在他家的土窑洞的墙上贴着三国时诸葛亮的《诫子书》:“夫君子之行,静以修身,俭以养德。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夫学须静也,才须学也,非学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淫慢则不能励精,险躁则不能治性。年与时驰,意与日本去,遂成枯落,多不接世,悲守穷庐,将复何及!”白鸿斌夫妇目不识丁,却有如此远见。这幅《诫子书》是村里教书的王青民写的,他练字主要用颜真卿的多宝塔体临摹,而且是用行书写成的,有较高的书法艺术成就,直到现在还贴在被粉刷一新的墙壁上。他借诸葛亮的文章告诫自己孩子们读书的重要性。我到白鸿斌家时,他们夫妇非常热情地接待了我,又是忙着递烟,又是忙着沏茶。因为我是他二女儿青兰的同学,又很早就认识。白鸿斌说:“受苦人来钱路可不容易哩!我供四个娃念书,靠地里那点收入根本不够,幸亏我拦了一群羊,白天干半天活,拦半天羊。羊可是个好东西,它全身都是宝,羊毛、羊绒、羊皮、羊肉都可以卖钱,羊粪是最好的农家肥料,对改良土壤起了很好的促进作用,现在羊粪可值钱了,一三轮羊粪卖600块,而且供不应求。我就是靠一群羊把娃娃们供成事的。”他家有三个女儿,一个儿子,分别叫白玉兰、白青兰、白黎明和白晓妮。老大白玉兰石油学校毕业,分到延长石油七里村采油厂库管科,是一名库管员,现已退休;老二白青兰技校毕业,在西安一家公司上班;老三白黎明是家中唯一的儿子,大学毕业后在延安上班,后调往宝塔区临镇任副镇长;小女儿白晓妮大学毕业应聘到榆林市一所高级中学教书。这是天尽头最让人羡慕的家庭,家里所有的孩子都在公家单位上班,完成了从农民向干部的华丽转变,读书成了改变人生命运的最有说服力的代表。 

    孙家是村里大户,老一辈的有孙科学,他参军入伍后因工作突出破格提干,儿子和女儿都是大学毕业并参加了工作。孙飞龙是一个揽工汉,经过多年的打拼终于成包工头,辗转全国各地,最后他把工程包到加拿大,在国外待了几年又回国发展,儿子也考上985大学。他大哥孙坤坤开着门市,四个儿子全部成家立业,老大老二在无锡铺设管道,老三在安康做了上门女婿,老四和父母在一起。二哥孙龙龙也是四个儿子,全部在无锡做小商品零售批发。孙永发是工程监管人员,一般在延长定居。 

    孙永勇一开始买了一台钢蘑为附近村民磨面,后来又买回一台柴油机和轧花机,由于天尽头附近六七个村庄靠近黄河沿岸,光照强,土质含磷较多,非常适宜油料作物的成长。棉花就是当地发展的支柱产业,棉花品质优良,仅次于新疆棉花。成千上万斤籽棉需要加工处理,每斤棉花卖到二十块钱。他嗅到商机,立即买回轧花机,大赚了一笔。后来又买回榨油机,分冷轧和热轧。由于当地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村民思想保守,对商品食用油持怀疑态度,总觉得还是自己种的芝麻、麻子、花生、油葵、棉籽扎来油吃上放心。他四个儿子全部在外打工,老两口在村里栽红薯。 

    孙永山在外面贩卖药材,家境不错,现如今儿女都大了,他却返回村里开始种红薯,每年仅红薯苗就能卖五六万,红薯三四万。黄河畔上红薯这几年异军突起,成了罗子山镇政府扶持黄河沿岸村庄发展的优势产业,每斤涨到十五块钱,人们总爱开玩笑说:红薯卖的猪肉价。当地的红薯绵软香甜,远近闻名。罗子山镇政府为了振兴乡村,把苹果、酥梨、花椒、红薯产业作为生态旅游的支柱产业优先发展。红薯因为品质优良,深受消费者的青睐,线上线下销售火爆。为农民致富增收开辟了绿色的通道。    

    天尽头老支部书记孙永胜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大儿子孙雷学在七里村采油厂上班,早早给大儿子结婚,真是早栽树早乘凉,他早早就抱上孙子了,这是天尽头年龄最小的爷爷,三十七岁就当了爷爷,现在他家四世同堂。二儿子学了砖工,他的砖工手艺在方圆百里也寻不出第二个来。干活麻利,深受雇主的欢迎。孙永强有一个儿子孙红红也在七里村采油厂井下大队的一名通井工,他唯一的儿子也考上了一本大学,在西安上班。老三孙永德举家迁往省城西安,儿女都成家了,日子过得有滋有味。 

    谈完了白家和孙家。王家是五六十年代从河南逃荒上来落居在天尽头村的。王家只有四家人,先说百能尔巧的老王——王建业,他放线、织布、纳鞋、绣花,所有针线活他无不精通,是天尽头的一大能人。两个儿子,一个女儿,大儿子务农种地,尤其是他的小儿子王卓打工竟然打到非洲刚果。王卓有父亲的优秀基因, 他敢拼敢闯,在打工中喜欢钻研工作中的难题,业务技能提升很快,现在每年能挣二十多万。王青明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儿子林林在延安承包管道铺设工程,近几年延安城市建设如火如荼,手里的活是一桩接着一桩,在挣到钱后第一件事就是翻新旧窑洞,改善父母居住条件,为儿子在延安上学创造一个舒适的学习环境。 王智慧也是村里的能人,他贩卖牲口是行家,对牲口有伯乐相马的本领。由于退耕还林还草,大面积土地栽种了树木,有的直接撂荒,长满了柴草和灌木,骡马牛驴失去了使用价值,都退出了历史舞台。他有两个女儿大女儿比我大好几岁,不知唤什么,小女儿比我低一级,考上延安师范学校,现在在延长财政局上班。一个儿子叫王勤学,在宜川阁楼镇当了上门女婿,自己放着十几头肉牛,每年都有七八万元收入。 

    李家只有一户人家,原来这家人姓王并不姓李,由于去世三十七年,很少有人记起他的名字。他也是因为老家黄河水冲破河堤,四处泛滥成灾,为了躲避水患逃到陕北,在天尽头安家落户。户主三十来岁时,有一次到山谷里捉蝎子,不慎从几十丈深岩石上掉了下去,早早走完了他的人生。走时留下了年轻的妻子,四个幼小的孩子,他有两个儿子两个女儿,这四个孩子像他父亲一样勤劳朴实,无论走到哪里都受欢迎,儿子老大叫王彦民、老二叫王新民、大女儿王燕燕、小女儿王晓燕。兄弟两个饱尝人间疾苦,很早就学会独立生活,他们不甘于守护天尽头这座石山,头也不回地走向陌生的大千世界,在城市的纷繁万象中站稳了脚跟,成了室内装修界的名人。老李七十多岁,他来自榆林市绥德县,是天尽头的老村主任。年轻时是个石匠,打石头、破石头,箍石窑,砌石墙是个好把式。他还会在石头上雕刻精美的花草树木、飞禽走兽、以及各种各样的房屋楼舍和各色人等,是陕北著名的米开朗琪罗。一根铁钻头,一把手锤子,就靠一副好手艺闯荡世界。为人耿直,不畏权贵,敢于向邪恶势力挑战,豪爽大度,不拘小节。他和王家遗孀结婚后生一儿一女,儿子李延东跟两个哥哥在延安做装潢,女儿李冬梅和姐姐王燕燕都嫁到寨石村,她姐妹俩都买了二十多万的汽车,日子过得有声有色的。别看他七十多岁,身体丝毫不比年轻人差,头脑非常灵活,思路清晰,办事精炼老道,非常受村里和政府人员的欢迎。

天上的村落 

    天尽头地域狭小,土地贫瘠,山地占百分之九十,只有村背后有三四块坝地。平地人均不足五分地,仅靠种地勉强可以维持生存。在这个荒凉僻壤的地方要谋发展,就像李白的“蜀道难,难于上青天”。随着学校的撤去,迫使年轻人外出谋生,最起码一点孩子要有学可上。危机意识让他们痛下决心,一定要走出去,为了自己,也为了子孙后代,他们从事各行各业,在各自领域打下了一个新的天地。

    由于这里没有丰富的自然资源可以利用,村里人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在我记事的时候村里就有两户居民打造了一条可容纳二十多人的小木船,来来回回跑起了河上的生意。人熟的就等于免费送他们过河到山西办事,陌生人收个三块五块,一来图个自己方便,二来可以弥补家里的收入不足,两全其美。当时坪渡关有个小卖部,那里日用百货样样齐全,而且比罗子山供销社便宜很多,又少走来回三十公里的路,何乐而不为呢?尤其在秋冬季节,本地羊贩子从当地买上二三百只羊,过河到河津倒卖,当时每只羊挣一块,一个秋冬就挣好几千,对庄稼汉来说这可是天文数字,当时在农村有几百块钱都被称为有钱人,你想几千块那是多大的数目啊!搬船是个苦力活,可以有两个艄公工,也可以有三个艄公。船上装载重的情况下,就需要三个艄公来搬船,装人或者东西少的情况下两个人就足够了。你要到对岸先要把船拉到上游,一个站在船尾掌握方向,一个站在船中央,弓着腰,左右各有一支船桨,左右手各握一支,身体一起一伏,双臂用力向东或向西搬,也可以站两个人各握一支船桨搬船。在船公的用力下,船头顺着河流斜着向东或向西流下去,直到靠岸为止。停船时把缆绳拴在巨石上,防止被河水冲走。上岸歇上一歇,办完事解绳再搬过来。他们一边搬船一边吼起了信天游,粗犷声音在黄河大峡谷中四处游荡,两岸奇峰罗列,草木丰茂,山坡上经常有放牧的牛羊,隔着黄河可以看见牛羊和人,熟悉的还可以隔着黄河喊话。 

    天尽头因其特殊的地域地貌,吸引着世人的眼球,有省长、市委书记、县长纷纷前来视察调研工作,记者纷纷前来进行采访报道。很早我就看到过一篇关于天尽头的报道《秋访天尽头》。去年又一批记者组团前来体验生活,住了一个礼拜进行采访报道,罗子山镇政府的镇长、片长前往陪同,支部书记召开了支部大会,对此进行安排部署。

    天尽头是一个普通的小山村,它没有深厚的历史文化传承,有的只是一群勤劳、朴实、善良不甘平庸的平民百姓,他们在这小山村扎根落地,把平生所有的爱和劳作奉献给这片贫瘠的土地,只是为了生活得更好,孩子受到更好的教育,父母能得到尽心的照顾。 

    天尽头在抗日战争期间扮演着非常重要的角色,尤其在黄河保卫战中,它首当其冲,站在抗日战争最前线。对岸就是穷凶极恶的日本帝国主义军队,他们不时侵犯我们的根据地,在经过大大小小的十几次战斗,守护在黄河沿岸的抗日武装部队在附近人民群众的支持下与日寇进行殊死较量,守护了家园,也守住了人民的生命财产的安全,为新中国的胜利做出了特殊的贡献。根据河防保卫战中出现的一些生活故事和战斗故事,我的同学王新建写了一篇七八万字的中篇小说《桃花渡》。 

    只要有了安心的住处,老百姓才能快乐地从事生产劳动,才能在新时代中创造出新的业绩。为了改善居住环境,延安市政府亲自监督,对天尽头进行旧村改造,把村里的旧窑洞全部用挖掘机、铲车进行挖掘平整,在旧村的基础上修建新农村,经过一年多的施工建设,一个现代化的新农村终于建成了。三排崭新的平房坐落在青山绿水间,为天尽头新的明天开启了新的希望。新村建成了,吃水又成了一个问题。以前天尽头和西良村共用一口水井,吃水非常紧张,由于寨石村和天尽头地界相邻,马甲山渠有一股山泉,清冽甘甜,经过两村村委会讨论,寨石村民一致同意愿意把村里的水借给天尽头村民饮用。因为本村里有上下两口水井,在山鸡坪还有一股很旺的山泉可以饮用。一股清流也让两村的人民结下了牢不可破的友谊。 

    近千万的投资项目,让天尽头的今天变得更加美丽迷人,三百万的石碣绿化,让河畔上的柏树更加妩媚多姿,在夕阳的照耀下,黄河也是半河瑟瑟半河红。在苍茫的黄土高原的山坡下,横卧着一排排端庄大方的新住房,几十户人家在这里日出而作,日落而息,为新的生活新的希望奔忙着。

作者:三郎 录入:三郎 来源:原创
  • 上一篇:故乡的冬夜
  • 下一篇:我那拦羊的哥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