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回家的路

作者:沧月 录入:沧月 来源:原创  时间:2021-6-19 13:59:15 点击:

        我正在单位的电脑前忙着工作,手机突然响了,是母亲的电话。我纳闷了,前几天刚回了老家一趟,家里又有了什么事呢?
      接起电话,母亲在电话中说:“村里修路的铲车把咱家的林地毁了,埋了三十多棵洋槐树和白杨树。修路的包工头是兰地村的三虎,我说上他们不听,你回来看该怎么办呢?”我一听,心里就不由得有点恼火,现在正值国家大面积植树造林,这些人怎么能随随便便毁林铲树,而且连招呼也不打一个?只是现在我还不了解具体情况,为了不让老娘伤心,就决定先请假回家看看再说。
        从县城坐客车来到罗子山镇,又包了一辆车回寨石村老家。中途路过古度甸村,再到寨石村有三架大崾崄。陡峭坎坷的崾崄土路,是一座座黄土高原之间沟壑塬面的连接小路。小时候,经常爱骑自行车到罗子山乡赶集,一路最怕的就是这上坡下坡、陡峭曲折的崾崄小路。单怕一不留神,就会掉到深沟里去。也就是因为这山高路远的路,曾经阻挡了我美好的初恋,隔断了一颗矛盾重重的芳心暗许。
      那时候我正在部队当兵。冬天回家探亲的时候,村里有一位教民校的老师叫燕妮。燕妮是个非常活泼开朗的女孩子,我们俩一见面就感觉非常的投缘。一来二去的交往中,彼此的心中都荡起了情感的涟漪。我鼓起了勇气,大胆地向她写了一封表白书,她当时红着脸收下了。过了一个星期天,她回家去了一趟。星期一妹妹放学回家,偷偷地交给我一张纸条小声说:“哥哥,我老师让我把这张纸条交给你,她叮嘱我千万不要让别人看!”
      纸条上的话让我一生肝肠寸断。“山林,你英俊潇洒,学识渊博,而且谈吐风趣幽默,我也很喜欢你。只是你们村太偏远,交通条件太差了,我实在被这几个危险的大崾崄走怕了。而且我的父母也不同意我嫁到你们村来。对不起,我们俩个还是不合适在一起”。下面落名是:燕妮。
      我堂堂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现役军人,就这样被一名民办代理女教师给拒绝了。不是因为其他原因,只是嫌弃我们村山高路远、远离乡镇。这还真是一条人生的伤心路!
        当我复员回到了家乡的时候,家里一次次忙着为我张罗亲事。我跟着媒人跑了不下几十家,婚事就是达不住话茬,人家都是嫌远了,更怕那几架深深的崾崄路。昨日已是过眼云烟,转眼之间已二十多年过去了。每次回家路过这三架老崾崄,我总是百感交集,心里久久不能平静。
      经过上百桑村的大崾崄时,我看到原来狭窄的路面比前一段时间宽了好几倍,路面也提升了两米,陡峭的崾崄路平坦了许多。一辆修路的挖掘机,正在路旁的一座小山包上不停地挖土,铲车司机把挖下来的土往下倒,地边的窟窿已被填平,原本路边树木葱茏的小树林,许多被黄土压的荡然无存了。
       回到我们村头,这里有我家的一块自留地。我在这里种过洋芋、蓖麻、糜子和萝卜,后来退耕还林全栽上了洋槐树和白杨树。现在也被修路倒土给埋没了。看着被埋没的树木,我还是不由心疼。
        现场施工的黑永涛和呼江涛走了过来,他们是我的两个老熟人, 一个是亲戚,一个是朋友。他们热情地和我打着招呼:“山林,你回来了正好,你妈反映的问题我们已经听说了。是你们村支书事先没有做好工作,就匆忙指挥工队让填土方了。毁了你们家的树,我们一定会按规定赔偿的!”。
        哦!原来是这么回事。修路是个造福千秋后代的好事情。“要想富先修路!”为了修路大局暂时损失一点局部利益,是无伤大雅的。我心中的疑惑和生气已经完全烟消云散了。
        曾经就因为这条伤心路,村里的炊烟渐少。在山坡上看不到牛羊了,空荡荡的驴圈里再也没有毛驴吃草的声音,没有一条狗在吠叫,村里的学校早已坍塌得面目全非,没有孩子们的打闹声,没有了读书声。村里人越来越少了,除了两三个五十多的壮劳力外,尽是弯腰驼背,老态龙钟步履蹒跚的老人。
       多年来很久听不到《信天游》在山间吼唱了。这还是乡村吗?我真不敢相信这就是我记忆中美好的家乡。

        这条回家的路,我来来回回不知走过多少次了,但是每一次回家和离家的心情都不同。现在新农村建设正在如火如荼地进行着,随着国家对“三农”关注力度越来越大,各种惠农政策也越来越多。就是这条路牵挂着上千口人的心,它将会从一条乡村土路变成通村柏油路,再从柏油路变成八十公分厚的水泥路,路面也越来越宽。

        农村是农民的根啊!被迫离开土地、离开老家的乡亲们一定会沿着新修的康庄大道,重新返乡,重建自己美好的家园!

作者:沧月 录入:沧月 来源:原创
  • 上一篇:风过寨石村
  • 下一篇:种菜记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