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寒风剪出一树春

作者:南国 录入:南国 来源:原创  时间:2021-2-3 17:47:42 点击:

寒风剪出一树春

       陕北冬天的农村,在一般人的印象中,画面大多是北风凛冽、白雪皑皑。劳作了一年的农人们,也一定会暂时休闲下来,依偎在家里烤火炉、打麻将、喝小酒,或是一群人靠在广场的墙根边晒太阳、侃大山。

      机缘巧合,休假的周末,应几个好友相约,到农村同学家帮忙修剪苹果树。我一不懂修剪技术,二没有劳动体力,跟上大家就是个打酱油的,只能算是顺便去乡下散散心而已。

      冬日的陕北高原,山寒水瘦,尽显萧条。塬面上连接成片的苹果园里,早就没有了秋日的盛景,只剩下光秃秃的苹果枝丫,在寒风中亮剑般直指蓝天。 天寒人不闲,路边地头,不时可以看到农户们停放的小轿车、三轮车、摩托车。残雪点缀的苹果园里,辛勤的果农们在忙着冬季修剪。果园里不时传来阵阵欢声笑语,虽然天寒地冻,大家干的却是一派热火朝天。

       陕北高原地区一带,是高原红富士苹果的优生区。这些年已经俨然形成了的陕北黄土高原重要的农村产业,红苹果变成了当地农民的致富果。每家每户的苹果园,自然也就成为农家的聚宝盆,当然要尽心尽力地百般呵护。作务果园无闲时,松土、除草、施肥、打药、套袋,拉枝……尤其每年冬季的果枝修剪,更是整个环节的重中之重。秋季果熟叶落后,解放了的苹果树渐渐进入休眠期。今年出力结过苹果的老枝条,已经完成了它的光辉使命,需要剪修下来,给孕育着下一年花蕾的新枝让开生长的空间;有些徒长不结果的枝条,也要修剪下来,以免和其他枝条争抢养分,遮挡阳光的光合作用;当然,还有一些腐朽生病的枝条,更是要必须剪除。

      我不懂得修剪果树技术,在果园里只能干一些轻松打杂的活计,帮忙抹抹果枝剪锯口的封剪油,捡捡技术员们修剪下来的树枝。果树技术员是个出力的技术活,需要细心识别准确,使劲剪伐果断,爬梯上树,剪快如麻。果农手里谁能拥有一套锋利的名牌剪锯,那就是一件值得自豪和骄傲的事。

      听说县果树局组织的冬剪技术比武大赛,除了给获奖者每人奖励一套名牌剪锯外,一等奖获得者还有奖金一万元人民币,和我们这些耍笔杆子的三二百稿费相比,真是不可同日而语。我们同来的几个同学好友中,有两大得力干将就是农村作务果园发家的技术员,现在都成了村里致富的“领头羊”,被村民们推选成了党政一肩挑的村支书。他俩干起活来自然是格外仔细卖力,快剪如飞,名至实归。

      好友的家里有着十几亩苹果园,这几年果园的收入,每年有十几万元,完全依靠着年逾六十多岁的父母劳作,想想都非常的辛苦。好友也是个大孝子,每逢周末假期,别人都是放松休闲娱乐,他却始终牵挂着农村的二老,一有空就急急忙忙赶回家帮忙在果园里干农活。像我这样出工不出力的朋友跟到农村来,其实就只是凑红火,有时候反而就只是个添乱的角色。捡树枝活不重,比小时候农村砍柴轻松多了。就这样一天下来,饱受风吹土扬,感觉腰酸腿疼,疲惫不堪。灰塌塌、蔫歪歪地没有了初来时一点的精神。

      好友大小也是个干部,也许是给自家老人干活的缘故吧,他的精神头可比我强十倍还多。虽然我们这一代人大都是农村出来的,当年同班学习时,他就格外的用功。考学、上班、升职,几十年下来我们一直都是好朋友。在这几万人的小县城里,一个农家子弟能干到科局级干部,也算是小小的一个成功者,在一般饭局上,常常是令人敬让的座上宾。可他回家干起农活来,却没有一点的含糊,雷厉风行地专捡重活干,生怕累着了父母。

      每个人的成功,都不可复制。但有一点却都共性共知的认同,那就是“一份努力,一份回报”。天上没有掉馅饼的事,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

      傍晚收工,我早已劳累地斜靠在沙发上歇息。好友麻利地洗把脸,又搂起袖子去帮母亲准备饭菜。灶膛里燃烧着苹果树上剪下的枯枝,红红的火苗欢快地舔着黝黑的锅底,苹果树枝也算是完结了生命中最后一点任务,为人类奉献了最终的余热使命。做官如做人,好友做的一手好饭菜,家常口味,喷香可口。

      小聚在乡下的窑洞里,自然免不了小酌几杯。自古官场坐席有排位,入乡随俗,今天的座上宾便是两位出了大力的“技术员”。我国古籍《增广贤文》有言:“不信但看宴中酒,杯杯先敬有钱(权)人”。新时代的社会风气为之一变,这句民俗谚语也该改成:不信且看席中酒,杯杯先敬有功人。劳动最光荣!今天的果树修剪,二位老同学劳苦功高,理所应当受到大家的尊敬。

      其实,每个人手里都有一把剪刀。小到对孩子后代的教育,大到落实富民强国的政策。树不剪不直,人不修不正,唯有适时的不断修剪,大树才会硕果累累,孩子才会茁壮成长,社会才会风清气正。虽然看是一把冬闲的剪刀,却时时决定着人类社会的命运。这把锋利的剪刀,就掌握在家长老师的手中,掌握在党和国家的手中,掌握在我们每个人的手中。

      小醉微酣,晕乎乎地躺在了农家热土炕上,劳累了一天的身体顿时觉得有说不出的舒坦。不一会儿,窑洞里便鼾声四起 ,竟一个个都忘记了顺便再做一个春意盎然的美梦。

作者:南国 录入:南国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