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记忆中的故乡小院

作者:南国 录入:南国 来源:原创  时间:2020-8-1 21:45:16 点击:

记忆中的故乡小院       

不知是谁说过,父母亲的家乡叫作老家;保存着儿时记忆的地方,就是故乡!再一次走在了故乡的那段小路,入目满是荒芜坍塌的小院。归乡游子的乡愁,化作了点点星雨,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大山里祖先踩出的那条小路尽头,有先辈们亲手挖掘的那排土窑洞。窑硷上一丛丛带刺的酸枣树,一年年仍然在风雨中凌乱摇曳。院子里仍残留着岁月磨光的驴槽、猪槽、石磨、石碾子,还有奶奶颤巍巍小脚留下的满地脚印。在我成长的年轮里,述说着狐仙、毛野人、狼吃人等小孩子怕怕的古经。小院里的老母鸡,孵出一茬茬鹅黄的小鸡仔,仿佛还在猪槽边抢食吃。强悍的老母鸡昂首挺胸仰望着瓦蓝的天空,警惕地提防着鬼子战斗机一般俯冲的大老鹰。窑坡上蹦蹦跳跳放学回家的孩子们,总是用跑调的歌声,诠释着快乐无忧的童年。 

黄昏的小院,懂事的孩子们主动提前开始煮晚饭。院子一角土胚的灶台春锅里,沸腾着金黄的小米稀饭。灶膛里燃烧的青叶柴禾噼啪作响,火红的火苗欢快地吻舔着黝黑的铁锅底。一缕缕白色的炊烟,袅袅升向彩霞满天的天空。小时候经常仰望天空,想象着天上的一片片白云,一定就是这一股股炊烟的化身。于是,心里就充满了满满的成就感,幻想自己将来也学会了孙悟空的筋斗云,一个筋斗踏上云彩,日行万里、翱翔世界! 农田里忙碌了一天的父母,拖着疲惫的身影 ,披星戴月而归。一踏进充满温馨的小院,望着雀跃迎出来天真无邪的可爱儿女,仿佛一下子就消除了浑身的疲惫,连同满身的尘土一起抖落。

夜晚小院的简陋石桌上,酸菜、米汤、窝窝头,狼吞虎咽的是那么香甜。点燃艾草编成的草绳,冒起一股浓浓的熏蚊烟雾。熟的艾草清香,顿时氤氲了整个月光朦胧的小院。爸爸的半导体收音机里,传出一阵阵优美的歌曲:“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

恍惚间的回忆影像,一幕幕在眼前显现。揉揉眼角童年的湿润回忆,却再也揉不平悄悄爬上脸庞的皱纹,还有那布满岁月沧桑的故乡小院。日子如白驹过隙,年轻不再,故乡不再!村里新修的水泥马路、新建的整齐小楼,明亮的路灯、整洁的广场,显示着扶贫攻坚新成果,新农村建设新辉煌!

前些日子接到老家村主任的通知,凡是老旧废弃的宅基地,都将要推掉重新还原耕田。我们这些已经从农村走出去的出门人,户口如果已经迁出,就将不再批建。渐渐消失的故乡旧宅,正应了那句:归不去的故乡!父母在,老家还在;父母去,我亦将不知归处!宅基,宅基,无宅也就再无根基。 

现代化机械的威力巨大无比。先辈们苦心挖掘,持续修建了数十年的小院,一时三刻便在机器的轰鸣声轰然倒塌,灰飞烟灭。暑假跟随一同回老家的两个孩子,难得看到如此的拆迁场面,兴奋地欢呼雀跃。从小出生在城里的孩子,对于故乡没有丝毫的依恋情结。也许在他们的心目中,故乡只不过是父母的老家,似乎和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就像树叶不知道自己也是大树的一部分一样,天生就该在枝头的高处炫耀。

小院艰辛的缔造者以及朝夕生活过的祖先们,已经静静地安睡在老家祖坟里。后辈的孩子们从未谋面,自然谈不上什么追忆的情感。勉强跟随着父母虔诚的跪拜中,感觉老家距离他们是那么的遥远。他们可能永远不会理解我们这一辈人,叶落归根的复杂情感。不知脚下的这块土地,将来还能否安葬自己漂泊的灵魂?

故乡的小院,很快就被平整成了一块崭新的土地。过不了多久,就会种植成一片青绿的玉米,谷子,亦或栽植成一片茂盛的梨园、苹果园。孩子们回乡的最大收获,就是终于明白了苹果是挂在树梢上,花生是长在土里头,打碗碗花不会拉蔓蔓,土豆也会开花花……在爸爸妈妈的不厌其烦唠叨中,他们把回乡当做了一场旅行,当做了一场临时的农村生活体验。 

曾经魂牵梦绕的故乡,从此再也没有了“家”的牵挂。老屋被复修成平整的土地,却慰不平心头点点乡愁的感伤;已经消失的老家小院,掐断了在外漂泊游子的悠悠思念。曾经故乡小院的鸡鸣狗吠,袅袅炊烟,以后只会在怀旧的梦境中偶尔出现。不难想象,过不了多久,城市现居的楼房,又会变成下一代后辈们新的故乡。

作者:南国 录入:南国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