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尘灰满满念秋晨

作者:默巴 录入:默巴 来源:原创  时间:2019-10-30 12:27:38 点击:

尘灰满满念秋晨

(配图摄影:韩锦)


 秋风起,秋叶黄,芦苇荡里孩儿忙,芦花枝枝随风扬

                                                                           ____题记

 

一提到秋,我竟会一瞬间想到的大学宿舍门口一排排银杏树金黄的叶子随风飒飒,叶儿飘落在绿绿的草丛上金黄叶儿与墨绿草儿层叠相间,颜色尤为鲜亮,这样的非自然搭配也许是园丁们想要营造年轻朝气的一种活力象征吧!但今年的秋与我而言是灰白色的,不同于往年湖光山色的绚烂,不同于朋友圈精彩纷呈的青青黄黄,花花绿绿,今年的秋充盈着孤寂。古人有言:“自古逢秋悲寂寥”我想今年的秋似乎更加加深了我对这种情感的认知。

秋的萧条与落寞总是让人感伤,作为一个愤激青年,自己竟也在时光与现实中被摧残,变成像一条圈养的狗一样,窗外阳光明媚,映晒着这世间所有可以展露出的物体,唯独却照不进人的心里,每个人心中也许都有一个角落,风与阳光都不能到达但却会因为一句文字一个场景而在角落里落满“雨水”。

因为病症不得不整天被关在四楼的房间,好在靠南的整面墙都是落地窗,可以呼吸呼吸阳光的味道,窗外偶尔传来车辆进进出出的声音,想着奔忙对于人们来说也许也是一种幸福,被圈禁的日子在一次又一次的复查 验血 B超 心电图与各种浑浊难以下咽的药味中循环,窗外21摄氏度我在室内仍裹着冬天的加厚棉被,怕自己一丁点的疏漏留下后遗症的问题,有时我们放荡的述说着生命的轻浮,可当你真的为了活下去躺在冰冷的手术台上,无衣遮体,聚光灯四面映射,任由着医师挥刀穿孔,感受着皮肉被划开,血渗落出来也像流水一样的麻木无感知,前一秒你或许还有羞耻之心,后一秒眼睛盯着点滴留下,麻醉剂顺着针管推入,最后的意识也停在了中指夹着冰冷医疗器械的声音中,仿佛是死去,大脑空白到没有一丝一毫的意识,再醒时竟也是因为麻药散去抽搐的疼痛催醒,眼泪,孤独包裹着整颗肉体与灵魂,拉这护士的手无力的呻吟着痛,换到病房再醒已是中午,耳边隐约听到护士在叫某某家属,睁眼时看到窗外高大的枫树墨油色的树叶轻摆着,竟突然对旁边的护士说如果有下辈子我想当棵树,现在想想护士的表情也许觉得这人神经质吧。

今年的秋我注定是只能通过思念和想象去度过,不能像往年一样走进山里走进旷野里,看老者临摹山水,寄情于自然;不能用呼吸感受片片树叶落下,感悟生命的兴衰;不能用手指去触摸朵朵芦苇花,体会着柔情绕指间的眷恋;不能捡一踏金灿灿的银杏叶,采夹在书中做成我心爱的书签;更不能化一个精致的妆容穿上应景的裙装在秋风下起舞留念,想到这样的遗憾我竟也已是泪流满面。

再过一段时间就是冬了,想来我定是赶不上这应季的秋,季节如此人亦是如此,变了样的人,再也回不到过去,能做的就是一直朝前看,去珍惜身边还在的人,用心对待。去寻求生命的意义,所贵者不在意义本身,而在寻求,意义就寓于寻求的过程之中。我们读英雄探宝的故事,吸引我们的并不是最后找到的宝物,而是探宝途中惊心动魄的历险情境。寻求意义就是一次精神探宝。在病痛中经历思想的远大盛开,在逆流中挣扎。即使命运之神才是最终的掌舵着,即使有时我们一不小心一不留意就被摧残被蹂躏,但我们努力的爬起来弹落着一身狼狈的灰尘,去迎接着下一个秋晨,等待自然的露珠再次清洗这世间的尘埃。

作者:默巴 录入:默巴 来源:原创
  • 上一篇:重游关帝庙
  • 下一篇:河东,河西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