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安河物事之三《桥》

作者:白李东 录入:白李东 来源:原创  时间:2016-9-24 21:32:44 点击:


说起安河,桥必是要说一说的,桥是安河的代表,是这个地处山谷中的小镇子上标志性的建筑。相邻的罗子山镇委身于一个吃风的干山峁子上,没有水流,便没有桥,而安河有两座桥。

 安河物事之三《桥》

 前园子一座桥,东西向,是小河上常见的那种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过水石拱桥,桥长不过十来步,宽不过三五步,若不是有那活活的流水提醒,你甚至都意识不到这居然是一座桥。这桥因了地处小镇南口的位置,又连通着通往县城和塬上众多村庄的要道,所以担当着南大门的角色,安河人惯说的“桥头子上”就是指前园子这座桥,而“桥上”则说的是后园子那座桥。

见天早上都有定时的班车从“桥头子上”发出。“嘀--嘀”的喇叭一响,形形色色的人众就从四周聚拢过来。有穿戴齐整,头发梳的一丝不苟的干部,胳肢窝夹着黑皮包,见谁都眯眯笑着,点着头留个好印象;有急煞煞的老婆婆背着喧鼓鼓的花布兜,怀里再紧紧地抱着装了鸡蛋的方便面箱箱,八成是去城里给女儿或是儿媳妇守月子的;有三五个掮着铺盖轱辘子,相跟着说说笑笑的年轻汉子,手包中露出钢尺头子、瓦刀把子,是常年四方游走,吃百家饭的揽工人;管你车喇叭催的多紧,总有那么一两个主,外衣披着,挺着个肚子,抽着烟,不慌不忙地摇筛过来,有急性子的从车窗子探出头去叫:“快些么,车走也。”这位还是不急,口里烟一吐,“走球哩,他干大还没上车,他狗儿敢走哩?”--不用问,这是满年四季走州过县倒腾买卖的生意人,出门出的多了,嘴皮子和性子都涮捣①油滑了。

后晌,班车一回来,照例又是在这“桥头子上”停驻。车门一敞,呼啦涌出一堆人,有晕车的早就憋不住了,三两步跑到桥边,手把个桥栏,弯腰弓背吐了起来;有一脸倦色,死蔫耷拉背着行李长途归来的出门人,跟熟人招呼一声各自东西;有那精神的,抡天武地发布一番进城见闻,说城里的物价、气候,说满街上没规矩行走的汽车,也说城里有些洋婆姨裤子绷的紧捂捂的,尻壕子都能看见,纯粹羞先人哩……

“桥头子上”是安河通往外面世界的起点,是小镇的一处景观,一个窗口。 安河物事之三《桥》

后园子这座桥,南北向,据说建于清朝,安河人惯称“桥上”。其实也普通,只不过比“桥头子上”那座高些,长些,宽些,但也绝没有“长虹卧波”的气势。东沟流出一条河,西沟流出一条河,两条河呈“人”字汇聚成安河,这桥就横跨了“东沟河”接通了前后园子,使得安河镇有了个统一的格局。

两个桥墩稳稳地扎在相距不远的石岸上,一个大的圆拱负担着两层压茬垒砌的石块,桥面使石片齐齐插过,两头没有石狮蹲踞,桥栏也只是简单的使铁管穿就,整个桥不事雕饰却透着耐实,透着稳重,透着厚道。

可是,你只须稍微留意就会惊讶,这座桥自有它不凡的地方。恐怕,这是世间少有的同时跟两条河流牵扯着关系的一座桥。

可不是吗?横跨着“东沟河”,又依傍着“西沟河”,这桥就像一个贪心而多情的汉子,拥有了姐姐却还惦记着人家的妹子。不过,也是白惦记,“东沟河”自桥下婉转流过,“西沟河”几乎就要贴着桥身了,却终究平行着这桥撒着欢溜走了,刚刚丢过桥身,两条河水就汇聚一处激起浪花,“姊妹俩”抱成一团咯咯欢笑,只留这桥兀自痴痴地守候,似有着地老天荒的实诚和憨厚。

--吃了么?

--吃了。

--做什么也?

--串一串②。

清朝垂着辫子的爷爷这么问。

民国穿着长衫的孙子这么答。

不管爷爷、孙子都有过相似的童年,下河里耍水捕蛙,站桥头开裆撒尿。

河水哗哗日月交替,陈芝麻烂谷子荣辱兴衰。

这桥上,走过亢八硬正③的安河男人,走过腰身摆浪的安河女人。 “闹红”时,响过讨伐民团的枪声;四九年,欢庆的秧歌喜地欢天桥上过;大跃进,桥栏上的铁管子抽的一根没剩都投进了“小高炉”;文革时,前后园子的红小兵呜儿喊叫拥到桥上,棍棍棒棒乱打一气;开放了,蝙蝠衫、喇叭裤们提着双卡录音机 “年轻的朋友来相会……”,卷发头一甩一甩在桥头上招摇……

靠以前,逢着农历723集会,桥下的河湾里便是约定俗成的牲畜交易点。十里八乡的驴牛骡马汇集于此,马嘶驴号骡子尥蹶,人头攒攒,好不热闹。

 安河物事之三《桥》

乡人羞于言商,相中了牲口,你买我卖的事情,价钱却不明谈,袖手撩衣暗中捏码子。双方脸都挺的平平的,却在手上使指头虚虚实实相互探卜④,三锛俩斧子弄妥了,就欢欢喜喜牵了牲口去桥洞里数钱,要是各自感觉差的码子大,也不当紧,这行当里自有调解说和的牙子⑤,专吃这碗饭,买卖成交了,生人抽几个份子钱,熟人请一顿羊肉泡也是皆大欢喜的事。

 第一次踏上这座桥我大概七八岁。那年,妹妹得了病,要由父母带着上地区的医院医治,我需要暂时托付到安河镇上的姨家。一大早赶到安河,在“桥头子上”下了车,我拽着父亲的衣角,走过前园子,爬上碾子坡,就看到了这座桥。

这是我人生中头一回遇到桥。

踏上桥,我的身子微微发抖,心里忐忑着。河水在桥下哗哗流淌,我随父亲在桥上走着,一种紧张里分明又裹挟着美妙的感觉充塞着一个乡村少年敏感的心。桥的那头,有姨在等候我们,姨家就住在后园子,我将要在姨家寄居些日子。多么奇怪而又温暖,这世上有一个不是母亲却跟母亲十分相似的女人,她就在前头,在桥那头等着,她将要接管我,这真是让人忐忑而又幸福的事情。

  过了桥的时候,天光已经大亮。

父亲把我交代给姨就转身走了,我被姨温热的手牵着朝前走。临街的店铺纷纷开张,一块一块的柜台上的深蓝的木板被哐啷哐啷地卸下来,迎面就是安河供销社赫然的门面,一排溜青砖到顶的大房子,灰瓦鳞鳞……

一个新奇的世界在我眼前打开了。

】①涮捣:方言,这里指受环境的影响而改变。

         ②串一串:方言,意同转一转,即游玩。

③亢八硬正:方言,含刚正、凛然的意思。

④探卜:方言,揣摩。

       ⑤ 牙子:方言,经济交易中的中间人。

 


 


作者:白李东 录入:白李东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