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未午”声声

作者:王海兰 录入:王海兰 来源:原创  时间:2022-8-17 18:54:56 点击:

      “未午”声声

(配图来自网络)

     “未午未午……未午未午……” 燠热的山野里,蝉鸣声此起彼伏。这小东西好像专门为这盛夏而来,天空中日头已经是红杠杠的、火辣辣的了,它好像还嫌不够足劲儿,鼓着腹肌膜,使劲儿的摇旗呐喊:“未午未午……未午未午……”

“未午”是一种蝉的别名,有些地方叫它知了,在我们这里因为它的叫声就是这样,所以人们就叫它“未午”或“未午虫儿”。

每年一进入夏天麦收时节,蝉就会不请自来,好像比什么都灵验,漫山遍野到处都能听到它“知了知了”的叫声,好像在催促人们麦子黄了,该收割了,因此,人们给它起了一个可爱的名字:麦黄雀儿。说来也怪,它出现的时期很短,短的一般在麦收结束以后,它也就消声灭迹了。

麦黄雀儿与未午虫儿,同样都是蝉,它们却有着很大的区别,是两种不同的蝉。麦黄雀儿小巧玲珑,体形泛黄,翅膀薄如蝉翼说的就是它,鸣叫的声音也跟未午截然不同,一个“知了知了”,一个“未午未午”。未午虫儿通体黝黑锃亮,翅膀纹理清晰,虽然也很薄,但比麦黄雀儿的坚挺宽大,有力量,飞行的速度和耐力也比麦黄雀儿大的多。它们都是从腹部发声的,腹肌两侧像蒙了一层鼓膜一样的是发音器,盖板和鼓膜之间是空的,震动发出的声音能产生共鸣,因此鸣叫的声音特别响亮。它们有雄雌之分,雄蝉喜欢鸣叫,雌蝉几乎不会出声,雄蝉那宛转动听的鸣叫,其实是对雌蝉深情的呼唤。不得不赞叹,万能的造物主造就了这样一个小精灵,发出的声音超出了它自身的几百倍。据说世界上蝉有两千多种,我只见过为数不多的几种,对于这两种印象特别深刻。我常常在想,假如世界杯赛场上,球迷们手里的助威神器换成人人手里一只蝉,那助威的声浪一定不比小喇叭逊色。

我常常很疑惑地想:麦黄雀儿是不是被炎夏的毒日头暴晒蜕变成了未午虫儿了?要不然它怎么就隐退得那么突然、那么彻底呢?几乎是一夜之间就消失不见了。

后来才知道,它们的一生从产卵到破茧成蝉,期间卵要经历深埋地下几年,甚至十几年,才能冲破黑暗开启一段新的生命历程。在这漫长的蛰伏期内,它经历了怎样的煎熬,才能获得新生?又是以怎样的激情,使它站上枝头高歌自由?最后又是以怎样的坚强,为短暂的生命画上圆满的句号?这是多么令人匪夷所思的事情!

“未午”声声

炎夏,骄阳如火,酷热难当,也许是今年天旱少雨的缘故,气温更是高的吓人。往年的未午一般是入伏了才开始出现,今年刚刚过了小暑,它就迫不及待地出现了。可怜那些农田里的受苦人,听着一定会很恼火,已经被晒的口干舌燥,嗓子眼里都冒烟了,你还在哪里未午未午的叫个不停,真想骂两句;其实你不必发火,它好像是要告诉你:阳光热烈有多好,空气新鲜有多舒服,万物生长离不开阳光,还“未”过“午”,时光不能荒废,一份耕耘才有一份收获。

如果你了解了未午的习性,就不会再埋怨它,反而会理解它重示它。它在幽暗的地下潜藏了那么久才重见天日,它就像一个为生命讴歌的乐手,那高亢激扬的音符,是经历苦难后,对阳光的热爱,对大地的眷恋,对自由的抒怀,更是对生命深情的礼赞。

记得小时候懵懂无知的我,每逢这个季节,常常会跟小伙伴一起逮麦黄雀儿玩,“意欲捕鸣蝉,忽然闭口立。”这个小东西还是很灵敏的,当你靠近它的时候,它就一下子警觉地默不作声了,这时候拼的就是看谁的反应快。逮到了把它的腿用线绑起来,扯着长长的线放飞,跑呀跳呀,任它怎么蹦跶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玩够了扔进灶膛里烧一下吃,那个香哦!甭提有多美味了,听大人们说那可是“唐僧肉”呢。小时候年少无知,现在是再不可能做那么残忍的事了。 只是年年岁岁,只要一听到这声音,就会想起那些趣事。不由得又向往山林……

我欲前往山野,不是去拜访什么高人,而是去拜访一片树林,探望一窝小鸟,亲近一泓泉水,如果有幸能遇到一两只未午虫儿,定会善待,看着它乐享一片山林,听着它悠然吟唱,仿佛自己化身那只鸣蝉,仿佛那是自己无尽的快意。

    蝉噪林逾静,鸟鸣山更幽。蝉是高洁的,也是有灵性的,它透明的蝉衣纤尘不染。我有幸亲眼目睹蝉的蜕变过程,这真的是一种可遇不可求的缘分。

       虽然很多人并不喜欢它的叫声,甚至讨厌它,把它归于害虫一类,却忽视了它美好的一面。蝉通体透亮,不染一丝尘埃,餐风饮露,不留一星残疴。它的躯体有很高的营养价值,它的蝉蜕还是一味稀缺的中药材,它来这世上走一遭着实不容易。何况,世间万物都有平等享受阳光雨露和新鲜空气的资格,我们没有权利蔑视任何一样生物的存在,如同不能蔑视我们身边那些不够完美的人一样。

不论是麦黄雀儿也好,还是未午虫儿也罢,都是天地间一种有灵性的生命。人与它们的区别,只不过是时间的长短不同、存在的形式不同罢了。蝉来到这世上是为了寻爱,为了繁衍生息的,它的歌声是唱给另一半听的,为爱而生,为爱而死,当它为爱殉情,再回归于土地,它的一生就是一个轮回。相比之下,那些视感情为儿戏的人,是不是应该觉得自惭形秽呢?当然要说比,你是比蝉的寿命要长得多,但却比不过一棵树的年龄,人生短短几十年,即使你活着的时候锦衣玉食,享尽了荣华富贵,若干年后,当你躺进大山的怀抱,死了照样化成一捧泥土,你还会觉得与它有什么不同吗?那都是自欺欺人的伎俩。叹人生苦短,应珍惜眼下,活出精彩,别为无谓的事自寻烦恼。生活本不苦,苦的是我们欲望太多;人心本不累,累的是放不下的太多;回归生活本真,所有美好将不期而遇,不请自来。“月出先照山,风生先动水。亦如早蝉声,先入闲人耳”。心大乃容,心静自然凉。

    林中听蝉鸣,回归自然,感悟人生,其实人和它们都一样,都是这天地间一物,快不快乐是你自己的事,与它们无关。且看那蝉在枝头“居高声自远,非是藉于风”,多么逍遥自在,是不是有种超凡脱俗的感觉? 未午声声,有人说不应该叫它未午,而应该叫威武,听那振耳发聩的声音多么威武。是的,蝉给我们的启示何止这些。蝉”,与“禅”为谐音,这声音好像至远古传来,莫非是古刹里的梵乐?还是高僧诵经的佛音?又或是天地旷远的回声……

    未午的一生,从破土而出到生命的终结,仅有短短的三月,它用响亮的歌声为自己的每一天喝彩。它空空如也的躯体里,蕴藏着很大的能量,或许它根本不知道自己生命的短暂,又或许它清楚自己的命运,而是不在乎罢了。它享受的只是生命的过程,享受的是如何利用有限的时光,演绎出别样的精彩。它对我的震撼不仅是孕育生命的伟大,还有视死如归为生命常态的启示。

    未午它用极具个性的生存形态,向我们阐释了生命的价值和意义。古人曾有“大隐隐于市”的说法,不知道这未午像不像我们身边大器晚成的“隐士”?平时默默无闻、潜心修为,待到扬眉吐气时,便是一路高歌猛进,光彩熠熠。我越来越觉得一个小小的未午,其实特别不简单,它彻底颠覆了我对生活的认知,不得不对它爱之惜之。

    未午声声,它似乎在暗示我们,在欣赏与领悟的同时,去发现隐藏在它身上的更大的秘密,从而参悟那些关于生命与人生更深邃的真谛。

作者:王海兰 录入:王海兰 来源:原创
  • 上一篇:
  • 下一篇:月光溢满了夏夜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