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狄青山 · 重耳谷

作者:夜莺 录入:夜莺 来源:原创  时间:2020-12-16 10:36:09 点击:


狄青山 · 重耳谷

远村/摄影

在九月漫山遍野的野菊花簇拥下,满怀好奇地顺着蜿蜒的乡道,进入子长市高台乡,狄青山与重耳谷如两朵长在深山无人识的姊妹花,在黄土沟壑间悄悄绽放着,让人眼前一亮。下谷上山,谷山相衬,清幽僻静,人文历史厚重,成一方灵杰宝地。

狄青山,是巍峨的。高耸入云,屹立于黄土高原之巅,一览众山小,流云飞渡日。站在峰顶远眺,风清气爽,天地辽阔,四周层峦叠嶂,云蒸霞蔚,烟岚如画,北国风光尽在眼前,高原胜景涤荡心胸。凡尘俗事瞬间抛之,眼前豁然开朗。

公元两千五百年前,残阳如血,苍茫暮色里,晋公子重耳曾在此向东惆怅眺望,愁肠百结。逃亡异国他乡,崇山峻岭外,故国可否无恙?那从小生活的殿堂,正为争权夺利上演着一场血雨腥风、骨肉相残的大戏。多少人在期待定国安邦,多少人在等待自己的王。那佳人,那自己的母亲,那些手足,他们可否无恙?此刻,是否也在望月伤悲,凭栏怅惘? 

狄青山,是险峻的,鹤立群山之间,怪石嶙峋,易守难攻。

公元九百年前,北宋狄青将军曾在此向西眺望,抗击西夏入侵,旌旗猎猎,安营扎寨,戍边屯兵,用热血守护了一方的安宁,用汗水挥就一座千古黄米山。山峦起伏处,危机四伏。那本应诗意的落日霞光,那被将士们血染的一抹残阳,在悠悠天地间讲述着岁月的苍凉。戍边屯,射天狼。多少人曾在此望着波澜起伏绵延不绝的远山,思念亲人;多少人曾在此看月圆月缺,梦回故乡……

重耳谷,是神秘的。如秘境,远离人烟,幽僻荒凉。这深沟里的深沟,是上天遗忘的角落,是烟岚不愿眷顾的夹缝,适合卧兔藏狼,却收留了一条龙和一群虎,在绝壁断崖下,在乱石沟壑间,食野菜,嚼树皮,绝地求生,韬光养晦,筹谋伟业,成就了春秋史上的一方霸业。

重耳谷,是传奇的。天神曾在此交战,山崩地裂,乱石穿空。天女曾在此寻鹤,溪水潺潺,蜻蜓绕潭。晋文公重耳曾在这里卧薪尝胆,抚琴长叹,梦回养心殿。

高山流水落碧潭,清风抚琴诉忧烦。

转运石前问苍天,明月何时返故园?

千年风霜千年尘,山依旧,水自流。养心潭的水还是那么碧绿清澈,抚琴台的草依然年年在山风里摇曳,聚贤崖下斯人已去,千年的风雨湮没不了苦难的足迹,重耳谷千年的故事待后人去追寻。

山也罢,谷也罢,皆因人而名。

那人,是威武的。挂长剑兮走天涯,骑大马兮逐风沙;擎弯弓兮射天狼,驰沙场兮守边疆。

那人,是风雅的。大风歌兮向群峦,月下舞剑兮血耻辱;幽谷对弈兮杀仇虏,抚琴长吟兮思故土。

山与谷之灵气滋养了那人,那人不凡,那山、那谷自然不凡,凡去拜访之人自然会沾染一些灵气,感天地之悠悠,念人世之沧桑,叹时光之流逝,思绪万千,文思泉涌。即使非文人,也想吟诗作赋,或者干脆来几嗓子信天游,以抒胸中丘壑。庚子年秋高气爽之时,随延安诗词学会子长采风,有幸远足,登山涉谷,一路下来,自是情不自禁,遂记之。



二零二零年中秋  于西安

作者:夜莺 录入:夜莺 来源:原创
  • 上一篇:山菊花
  • 下一篇:庚子年赋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