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日照花开

作者:白李东 录入:白李东 来源:原创  时间:2016-11-11 8:52:26 点击:

日照花开

 向日葵,在我们老家叫日照花。

反复品摸,日—照—花,这个土气却不失温暖的小名真是比他堂皇的大名要强许多呢。

早年的乡下日照花不成体系,鲜有大面积成片种植的。三棵,五棵,七八棵就那么直杆杆地立在地头,立在人家门前菜园的篱笆旁,自信而又倔强。

乡民们不会知道梵高,更不懂得印象派是什么,可是他们却在大地上书写着各种艺术流派,比如,随意洒下的葵花籽似乎不经意间就窜起了杆子,就绽开了黄亮灿然的花盘,昂扬,自信,情绪饱满,傲然向日,在夏日的大地上派生出欣欣向荣的景象。

这是乡下绽放的最大的花,大的简直没有道理,最大的日照花花盘足有脸盆那么大。

日照花开了! 就像是一个金黄的秘密“刷”地一下在你面前打开。就是那么坦坦荡荡的打开,那么光明磊落的打开---金黄的羽箭围簇着圆硕黄亮的花盘,挥发着逼人眼球的光芒。     

向日,逐日,日照花开。

突然联想到那逐日的夸父,那汉民族的普罗米修斯,难道是他在逐日未竟的路途上转化托生成为这傲然向日的物种,并将这追寻火热,追寻光明的理想年年岁岁的进行下去?

四月清和雨乍晴,南山当户转分明。

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   

宋神宗熙宁三年(1070年),竭力反对王安石变法的司马光被迫离开汴京。昔日诤友成为政敌,处江湖之远却忧国思君的司马光在退隐洛阳的光景里写下了这首《客中初夏》。

主编过《资治通鉴》的大手笔用简简单单的语言,构勒出明丽清新的色彩。“乍”“转”“起”“倾”,使这些景物鲜活生动起来,尤其是“更无柳絮因风起,惟有葵花向日倾。”两句直接就攻占了读诗人的心。耿正不阿的司马光犹如葵花向日,任雨打风吹,初心不改。世事无常,宦海沉浮,坦荡荡君子自磊落。

 立秋这天,我们在延安万花山后的佛道坪看葵花。这是集中连片的葵花产业园,于是有着“满山尽戴黄金甲”的人为的大场面。汽车在爬坡,大块的梯田扑面而来,就有大块的金黄扑面而来,满山满坡的日照花形成了铺天盖地的耀眼的金黄。

这是一万个梵高挥动一万支画笔泼洒出来的金黄明亮的大写意;这是一万个兵士举着一万支铜号奏响的金黄嘹亮的主旋律;这是一万个金发碧裙的克丽泰手挽手组合成的阵容痴情地等候一万个披挂黄金甲的阿波罗从天而降;这是一万颗日头滚落在这山洼间激起的一万个金黄热烈的赞叹;这是一万挂金黄明丽的旗帜徐徐地降落,向着夏日的最后时光一万次的深情道别。

天地间只有一片金黄灿烂。你的眼里、你的心里有金黄的热泪在汩汩奔流。

置身这金黄的花海中,人成了蜜蜂般的小不点,闹嚷嚷地拍照,说话,指指戳戳,却只是嘤嘤嗡嗡的蜜蜂般的小不点。

向日,逐日,日照花开。

这炫丽的金黄背后隐藏着巨大的秘密。日照花应该是最能担负起“春华秋实”这个词语的物种吧。

那密匝匝的葵花籽正蓄势待发,等待着与金秋的一场约定。

  日照花开


作者:白李东 录入:白李东 来源:原创
  • 上一篇:子午岭的蝉声
  • 下一篇:北京归来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0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