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一场回忆,一场梦

作者:默巴 录入:默巴 来源:原创  时间:2021-7-19 17:46:56 点击:

时常半夜忽然醒来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总得需缓个几秒钟方才清醒知晓自己在哪。自大学毕业到今年年初 一直在这座城市的不同小区租房,房子换来换去,人对居住地也就没了感情。

毕业起初几年,时常每周周末回家。那时兄长尚未成家,我回家的很长一段时间都住在从小长大的那个房子,记忆也就都留在了那里。直到后来兄长有了妻,我再回家便是和母亲睡在一个炕上,因为家里没有客厅,时常客人来我家都是在母亲的主卧,我便再也不能睡懒觉了,早起时须得将炕扫整齐,炕沿擦拭干净,茶几沙发收拾利落。这也是后来很长一段时间乃至于我从未成年到成年对着天花板想象以及思想过渡蜕变的地方。      

而今我在这座城市有了自己的家,房屋的壁纸和家具摆设都是自己选的,但起初刚搬进来时我也不敢一个人睡觉,男友不在时,总是得拉上闺蜜才能安心睡着。即便如此,我依然会半夜醒来,分不清自己身在何处,甚至会哭醒。试着找原因,到底是什么让我有如此匮乏的安全感,我努力地翻阅自己童年和成长的记忆,似乎又回到了开头我所提到的从小长大的房子,这似乎是略显自私的说法,从小长大的房子,不,应该是睡觉的房子,从小到大我其实是没有自己的房子的,很小的时候便和姐住在一起,因为经常吵架,便被安排和兄住了一段时间,但因为年纪的问题后又和母亲住在了一起(父亲一直外出务工,所以家里只有我们四人)。直到上了高中,我才有了自己独立的一张床,床上的被褥虽说都是母亲从家里带来的,但这是一张独立的、只属于我的床;我可以把衣服扔在床头,可以把鞋子放在床底,被窝里都是我自己的味道,床头可以放我的小台灯,还有自己喜欢的小说、课本,再也不会被家人说乱。

友人时长带我回忆小时的生活,但脑海中匆匆一闪的画面传输到嘴边就是:记不得了。人总是会想尽办法去忘记不开心的事情,开心的事情又有几何,后来的岁月中我们还不是凭借着寥寥的开心事去度过漫长的岁月,只是偶尔回忆起来嘴角挂上一丝丝微笑而已。童年、我几乎不愿去唤醒回忆,去想起,因为在今天的我看来,童年的小伙伴都已成家,朋友圈的生活也都非常的悠闲惬意,主要是无论以前多么开心,再也回不去了。这是自然的生长规律,我们无可奈何。另一方面是童年的家除了记忆中有母亲的辛劳,父亲的严厉,爷爷的勤劳,长姐的顺遂、兄的自由。这个家庭一路走来,母亲承担着一路的风风雨雨,生活未曾好好善待她,以前她倾注岁月年华在我们兄妹几个身上,而今她把生活给了她的孙子,守着那一方小院,照顾着年迈的爷爷,她似乎未曾真正为自己而活。父亲常年在外,每月回家一次,回家便是将自己的辛苦酬金交由母亲保管养家。那个年代在农村,女主内男主外,男权主义完全侵蚀着他们,女子尽心竭力打点着家里上上下下,衣食用度,男子在外使着自己全部的力气挣钱养家,想来也是十分辛苦的,但更多的是充实和踏实。

每个时代都有关于家庭不同的主旋律,这是父母辈的旋律,而我们这一代人也唱响着自己的旋律,只是此刻我还未能确定我以后家庭的旋律,一切都还在找寻中。

        而今的侄儿从出生便有自己单独的房子和只有自己味道的床,房间的墙上也挂着自己每年纪念的照片,记录着时间的脚印,开始着时光里的一笔一划。过了今年8月,侄子便要入园上学,这似乎又成了这个家新的轮回。

作者:默巴 录入:默巴 来源:原创
  • 上一篇:盘龙山散记
  • 下一篇:小草、灌木和大树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