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那桥,那水,那草,那山腰的石壁

作者:苍茫暮色 录入:苍茫暮色 来源:原创yu原创  时间:2021-9-12 12:38:27 点击:

    每天晨练,都想去南山脚下的红桥上走一回。说是桥,不如说是水上长廊更确切一些。因为,它不是横跨河水而过。却是从张家园子大桥边上的台阶下去,顺着水流的方向,到雷家滩广场下河沿的台阶处走完,共520米,当然,下面有水溢过。
    长廊深红的栏杆,深红的地板,搭配着白色的路灯,依偎南山,环抱延河,端庄大气,曲折幽静。
    清晨起来,年老的,年少的,锻炼的,拍抖音的,散步的,男男女女,老老少少,追着风,带着乐,拽着情,欢声笑语,来来往往,成了小城人心中的一份留恋,更是小城人意欲炫耀的一道美丽风景。
    小时候,常以自己是延安人而骄傲。青春年少,总爱张开双臂呐喊:滚滚延河水,巍巍宝塔山。宝塔倒是巍巍的,延河却经常不滚滚,有时候还断流。现在,有了拦截坝,即便是旱像肆虐的今年,也是绿水如镜,涟漪泛泛,虽然没有白鹭紫燕,莲蓬荷尖,却是倒影清澈,翠草如毡。偶尔可见野鸭子浮在水面,让那些摄影爱好者的镜头里,把家乡的美景拍到了极致,那延水,那夕阳,那长廊,那倒影,经常在快手里,抖音中展现,看的人心里美滋滋的,不由得为我美丽的小城喝彩。
    草,长在南山脚下,延水河畔的毛毛草。当黄灿灿的金盏花,飘逸清丽的格桑花,斑斓的彩菊在宽阔的河道里竞相开放,随风摇曳的花朵拉住游人拍照的时候,毛毛草却在那花儿不屑一顾的长廊边,山脚下,生气勃勃地成长,毛茸茸的小脑袋,翠格筝筝小衣裤,填补着那裸露的黄土地的空白,使的延河畔上红桥碧草,绿波起伏,景色倒也不亚于那些五彩斑斓的花海,尤其是立秋以后,毛毛草成熟了,头上的毛毛,长成了黄黄的穗,犹如山梁梁上的糜子穗,弯弯地垂着脑袋,尖尖的叶子,犹如芦苇叶一般青翠,清风吹过,黄翠交错,随风摇曳,叫人看不够,爱不够。

    我每天从红桥上走过,都要拍毛毛草的视频,都要置身于草丛中拍照,手机卡了,删掉,再拍,再删,竟然成了我的功课。忽然,记得一句话:“一介草民”;一句诗:“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其实,这些毛毛草,不就像我们这些普通人群么,在不起眼地地方,簇拥成片,四季轮回,用自身的顽强,活出美丽的色彩,为大地增添着无限的生机。 

    牛,似乎成了小城的图腾,雷家滩广场上,西街的马路边,牛的雕塑显示出那牛劲十足,牛气冲天的样子,向人们宣示着一种精神的鼓舞,一种力量的震撼。而作为小城屏障的卧牛山,也就是我们的翠屏山,更是小城人心中的圣地。且不说那紫气萦绕的道观,落霞满坡的牡丹园,银光闪闪的月亮圈,气势恢宏的牌楼与站在山顶的大龙石,也不说那郁郁葱葱的松柏树,香气溢城的丁香林,单是那毛毛草头顶上,小城的门对面,那威严的石壁,就足够我们敬畏。这悬崖峭壁有多少年的历史,我不知道,然而,远远望去,那峭壁是那么高,好像是被巨斧劈出来一样,雄奇险峻,凹凸不平,宽窄不同,重崖叠嶂,充满了钟灵毓秀之气。如果有雨,天晴之后,石壁便像一副淡墨,镶嵌在河畔的高处,与石缝中的小树,石壁下的岸石相依,诠释着生命的博大,生命的肃穆,生命的庄严!

    那桥,那水,那草,那山,我的骄傲,我的敬畏,我的依赖,我的爱!

作者:苍茫暮色 录入:苍茫暮色 来源:原创yu原创
  • 上一篇:走进九月
  • 下一篇:那年中秋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1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