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剧 本 >> 内容

疯狂的时代

作者:李延浪 录入:李延浪 来源:原创  时间:2021-11-9 10:06:31 点击:

剧本介绍:该剧主要描述了现代生活中三个角色,各自的内心独白,思想写照,人生历练。诗者——时代的赤子。从光石电火中提炼灵魂的精髓,从孤独绝望中找寻人生的真谛,从艺术长河里涅槃重生。歌者——时代的夜莺。从花香鸟语中悟出自然的魅力,从锦色琴弦中弹奏出感情的沉重,从华年流逝中歌出生命的精彩。舞者——时代的孔雀。从音乐曼妙中绽放出灵感的异彩,从夕阳余晖中迸发出真情的烂漫,从风霜雨雪中舞出生命的奇迹。

【诗者·阿木】阿木,一位忠诚的祖国的儿子。阿木,一位献身诗歌的时代骄子。阿木,一位关心人类、粮食和蔬菜的诗人。

阿木,从神圣的雪山走来,灵魂纯净的几乎容不下一丝污垢。躺在渐渐融化的雪床上,聆听着遥远的国度传来阵阵呐喊声。作为一个诗者,阿木一夜又一夜的煎熬,神情变得异常恐怖,恐怖中流露出对现实的无奈与挣扎,他快要疯了。每每黑夜降临,他总是泪流满面,为苦难者祈祷,为假面者悲哀,为忠诚的祖国惆怅。眼泪一直流,最终变成了被生活亵渎的浓血。终于,一个晨曦微露的早晨,阿木疯狂了。他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狂热与躁动,带着一本尘封已久的诗集,坚定信念,踏上救赎的征途。

世界一片凌乱,一颗荒芜的心在阳光万丈下刺痛。宇宙从无穷未知中来,地球从宇宙中来,自然从天地中来,生命从哪里来?阿木,一遍又一遍的拷问着自己。

征途中,阿木走过了无数高山大地,河流村庄,还有喧嚣的城市。一路上,他看到过一双双渴望的眼神,以及干渴龟裂的嘴唇,幸福拒他们千里之外,但他们每个人都拥有纯洁的心灵。不时听到城市里传唱着亢奋者喜欢的靡靡之音,天空忽然变得灰色,把整座城池笼罩得死气沉沉。有言,他国正在枪林弹雨,和平被撕碎,一个又一个国王被无情的送上断头台。一切过于枯萎,诗者的思想爆炸了,阿木不停的奔跑,奔跑在没有尽头的路上。

是的,他要回归,他要带着泛黄的诗篇回归,他不忍目睹人类的贫穷、饥饿、谎言、欺骗和战争,他向往和平,向往天地万物和谐相融。也许,和平只是一场梦,如若真是一场梦,阿木甘愿自己长睡不醒。年复一年,诗者历经沧桑,他老了,头发斑白,牙齿也已全部脱落,唯一不死的是,他心中依然燃烧着诗歌图腾的火焰。他依旧不停的呢喃着,呢喃着一生的信仰。在那遥远的地方,也许不会有人知道,他曾经活过,只有雪山,布达拉宫里经筒转动的声音。

灾难来的很突然,也许是上帝对诗者最好的埋葬。

大风至,雪山崩,阿木倾尽最后一口气,眼睛注视着黄昏的地平线,注视着遥远的东方。闭上眼,离开人世的那一刻,世界顿然停止了呼吸,他的眼睛里留下了鸽子飞过的痕迹。一只洁白的鸽子,飞过布达拉宫,飞过黄河,飞过长江,飞过四大洋,飞过七大洲,飞过每一个居住着人类的角落......

【歌者·若寒】若寒,一位不幸的歌者。若寒,一位坚强的歌者。若寒,一位疯狂的歌者。

大家好!我是顾若寒。我是一个自由职业者,我喜欢唱歌,喜欢旅行,喜欢去一个遥远的陌生的地方。对于音乐,我是非常的痴迷,痴迷到忘我的境界。可以这么说,我的生活里可以没有牛奶和面包,但是音乐必不可少。有人说,每个人都是上帝咬了一口的苹果。也许,可以这样认为吧!2009年那个漫长的下午,悲剧上演,我因高烧一直不退,导致双耳失鸣。一时间,我变得疯狂,我摔碎了家里所有的瓶瓶罐罐,希望能够听到瓷器被摔碎的声音。但是,一切都是枉然。我真的聋了。我恨上帝,跟我开了一个如此残忍的玩笑。我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拉上窗帘,不让一丝阳光照进来,因为,我的生活里已经失去了阳光。每一个夜晚,我都会把音乐开的很大声,但是,我一点儿听不见,一点儿也听不见。我在床上辗转难眠,任凭泪水不停的流淌,流淌在灰色的空间里。原本对生活充满热情的我,就这样一天天颓废,我把头发抓狂的很凌乱,甚至设想过在楼顶结束掉自己的生命。那些日子,爸爸妈妈为了不刺激我,跟我很少见面,也许,他们是故意躲着我。其实,我知道他们很心疼我,很宠我。一切的一切都源于这一场突入其来的病祸。

我在某一天早晨,用灰色的笔写下灰色的文字:上帝!你对我如此不公!

2009年7月30日 天气 阴   我跟着爸爸妈妈来到“天籁医院”,这是一所专门治疗耳科类疾病的医院。今天,我将进行最后一次例行检查。如果结果还是糟糕,那我就永远的听不到声音了。不知道是不是紧张,我的额头上不停的流汗,直至检查完毕的那一刻。可是,上帝还是那么的无情,检查结果出来了,我的耳聋已经无法康复,我将要孤独的绝望。走出医院的那一刻,“天籁医院”其中的“天籁”两个字,让我感觉很刺眼,我真想用一块石头砸掉那块牌子,释放我多天来痛苦的煎熬。然而,痛苦不会过去,它将继续充斥着我的思想与灵魂。回到家里,我看到了父母无助的眼神。我又一次把自己关在屋子里,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仿佛它们也在嘲笑我,很无情。忽然之间,我看到了那把古木色的吉他,它已经伴随我整整七个年头。曾几何时,我弹奏着吉他给我的爸爸妈妈听,给我的好朋友们听,给我心爱的女孩听,给我自己听。如今,欢歌笑语躲藏了起来,我只能在回忆里去聆听,聆听从前的美好。不由得,我拿起了吉他,擦去上面的灰尘,似乎它也很伤感,每一根弦都显得沉闷不堪。

我在孤独的屋子里,独自弹唱那首自己的原创歌曲《风中的少年》。

“一阵风 一阵夏天的风 吹走了我的忧伤 鼓足勇气问候一声 你想要什么样的人生 如果时间可以等 我将可以为你不停地歌唱 歌唱你的美 歌唱我的爱 歌唱我们十七岁的流年 如果时间不再等 我也会爱你分秒必争 把你当成我的梦 当成我一生最真的梦 ......”

唱着唱着,眼泪禁不住流淌过脸颊,进入嘴角,我用舌尖轻轻触碰,咸咸地,涩涩地,与残酷的现实味道相同。面对着熟悉吉他,我不忍放下它,但又想尘封它,尘封我的音乐梦。不,我不会尘封我的音乐梦,没有音乐,我会活不下去。我告诉自己要振作,要走出生活的阴霾,重新找回生活里的阳光。

2009年9月23日 天气 晴  我早早的起床,拉开包围已久的窗帘,打开窗户,呼吸清晨第一缕阳光的味道,尽管听不见虫鸣鸟叫,但我没有以前那么躁动了。是的,我聋了,这是一个既定的事实,谁也无法改变。但我庆幸,我还有音乐陪着我继续生活下去。我想起了著名作家史铁生先生,他曾经历了“轮椅人生”,但却用写作充实了自己的一生。他的那篇《我与地毯》,我百读不厌,我也希望此刻的自己,能有这样一块地毯,让我重新迸发出对音乐的挚爱,对生活的热情。

2009年9月24日 天气 晴  下午,我来到了夕阳湖畔,看着杨柳依依,湖水荡漾,还有许多小孩在哪里嬉戏玩耍,我似乎看到自己当年的影子。不觉,我看见一个姑娘在弹着钢琴。虽然我没有看清她的脸,但从她的背影就可以看出她一定很美。特别的是,她热爱音乐。走近,从她的神态中我仿佛领略到了与自己有关的一些东西。闭上眼,认真的去感知。长亭外,古道边。凝望远方,等待如血的残阳,依偎在忽高忽低的远山之间,映射出万千辉煌。让一个迷惘的少年,他的背影,依稀刻画在渐行渐远的路上。我仿佛看到了自己,一张寂寞的脸就这样消融在黄昏的斜晖中。我顿时陷入了一场梦境。过了一会儿,我发现她凝视着我,我禁不住鼓掌,竖起了大拇指。我走过去,轻轻问了一声:“请问你刚才弹奏的是什么曲子?”她一直不说话,木然,过了一会儿他用手指笔画着,我似乎明白了,她是个哑巴。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老天如此残忍,要将如此大的打击给予美丽的她。顿时,我的神情也有些差异,她似乎看出了我的木讷,便给了我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夕阳中的少年》。后来,我知道了她的名字——雨如烟。后来,她也知道了,我是一个聋子。

我很庆幸,我终于找到了我的地毯——夕阳湖畔。

2009年10月12日 天气 小雨  我独自一人来到夕阳湖畔,湖畔没有了夕阳,也没有了热闹的人群,所有的一切都是安静的,安静的如同我的耳朵。我喜欢被小雨打湿的感觉,有点秋夜凉初透的感觉。站在湖畔的假山下,望湖面丝丝波澜,那是小雨亲吻的痕迹。望远处,整个湖面好像被烟雾笼罩一般。心里不觉的想起雨如烟。也许,世界上真的存在心有灵犀。我的念想很快实现,我的头上多了一把雨伞,是古韵花色的,特别诗意。是她,雨如烟。她看着我,嘴角充满笑意,我知道,她是个哑巴,但,此刻不需要言语。那天,我在雨中为她唱了好多歌曲,她每次都鼓掌特别热烈,我虽然听不到她的掌声,但是我可以看到她在雨中的烂漫。我知道,上帝又跟我开了一个幸福的玩笑,把我们一聋一哑的两个人安排在一起。

2009年 12月24日 夜 在如烟的支持与鼓励下,我又一次点燃了我的音乐梦想。我在市区艺术中心举办我个人的演唱会。此刻,我站在舞台中央,尽情的歌唱,歌唱着生命的失去与拥有。在舞台上,我可以看见观众们热情的掌声,听见与否已不再重要,重要的是我还在歌唱,我能够给别人带去快乐。最后一首歌曲,我作词,如烟作曲,原创《听不见,说不出》。

“从前 我可以听见热情的掌声 从前 你可以大声激情的歌唱 从前 我们都是幸福的孩子

忽然 灰色的天 改变了我们所有 一切  我被上帝咬去了耳朵 你被上帝咬去了嘴巴

从此 我听不见 从此 你说不出 也许 我们是上帝重新的安排 一曲夕阳中的少年

我们在雨中把手儿牵 我不再孤独 不再彷徨 不在深夜里辗转难眠 你也不再一个人 飘渺 寂寞的弹奏 擦去一切残酷的温柔 我们一起把岁月望穿 以后 我可以替你说出 你可以为我听见 我知道 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知道 我们是这个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我的最后一首歌唱完之后,全场轰动,掌声哗然,所有的观众都站了起来。此刻,我知道我成功了。

透过人群,我看见如烟眼角闪烁着泪花,做着“真棒”的手语,我的眼睛也不觉一酸......

平安夜,我送给如烟一颗苹果。她也为我买了一颗,我们各自咬了一口, 一起望着城市里流光溢彩的烟花

她依偎在我的肩旁,此刻,我感觉,幸福就是残缺的唯美。

【舞者·张燚】燚,一位知性的文艺青年。燚,一位感性的迷惘青年。燚,一位疯狂的传奇舞者。

我是谁?我从何而来?我是张燚。我是远古火神的化身。我从远古的光芒万丈中来。大家也许会很奇怪,为什么我的名字中会有四个火字呢?此事说来话长,那是很久很久以前,我以火神的身份控制着人类的用火欲望,只因我一时疏忽,在执行起火令时,多烧了四把火,致使大火燃烧了四百年,天庭混乱,人间苦不堪言,我在人神共愤的环境下悄悄的消失了。一消失就是一千年,千年之后,我才换得今天的人形。

哈哈哈哈哈哈。

大家不会认为是真的吧!一个富有逻辑的玩笑献给大家。其实呢,我名字中的“燚”字是平安的意思。至于为什么要给我取如此烈的一个名字,这也不是我能够决定的,我能决定的只是用这个名字创造出别人不能创造的东西。比如说,超越郭富城、迈克杰克逊的舞步。是的,我是一个舞者,超越他们是我永恒的追求。记得有一句诗歌是这样写的:“因为生活和伟大的作品之间/.总是存在着某种古老的敌意。”我感觉这句诗写的忒到位了,如同现在的我,我的舞步越精彩,我感觉生活愈匮乏,感觉物质与精神之间隔着一段好长的距离,也许这就是所谓的“敌意”吧!

我喜欢跳舞,是因为小时候父母带我去动物园时,我看到孔雀开屏。那一刻,我幼小的心灵完全的震撼了,我被孔雀开屏深深的吸引。离开动物园时,我对母亲说:“妈妈,我长大也要像孔雀一样美丽。”也许,因为我是男孩子的缘故,妈妈当时不是很高兴,教育我说长大以后要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从小,我就好动。总是在床上不停的跳来跳去,有一次我跳得忒疯狂,妈妈还误以为我得了多动症,要带我去医院检查。越长大越觉得孤单,我的生活里只有舞步陪伴着我,我喜欢在舒缓的乐曲中将自己的身体软化,我喜欢在动感的乐曲中疯狂的如同机械般的旋转,我喜欢每次跳完舞后酣畅淋漓的感觉,尤其是在冲澡的那一刻,我似乎感觉能够跳舞是我一生最幸福的事。然而,世界上不存在完美,我的生活在一场突入其来的灾难中变成了灰色。

2008年5月12日 14时28分 四川汶川发生了8.0级特大地震。我所在的县城位于四川省西南部,地震发生时,我正在舞蹈班里练舞,顷刻间,楼房摇摇晃晃,石块沙土落地而来,我们所有的人都被封在了钢筋水泥块中。地震,于我熟悉亦不熟悉,陌生亦不陌生。我只知道1976年唐山特大地震,夺取了许多人的生命。对,这是一场灾难,这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灾难,这场灾难会改变很多人的生活。无论你多富有,但是在这短短的几分钟,你将会化为虚伪,穷的只剩下充满欲望的钞票。无论你官多大,但是在这短短的几分钟,你将会随着日思夜想的权利一同下葬。也许,你很贫穷,你流浪在街头,但是,很庆幸,你木有被身旁的建筑物所砸到,你会活着,你会活的很好。也许,你很孤独,你整天活在幻想里,但是,很庆幸,你木有被灾难夺取生命,你会活着,你会活得很飘渺。所以,灾难面前,人人平等。生命面前,人人平等。如同,现在的我,被压在重重的楼板下。我以为我已经死了,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见,只能听到外面的世界一片喧哗。过了一会儿,我恐惧的内心恢复了平静,我隐隐约约感觉到了疼痛,是的,我还活着,我没有死。感谢上帝,感谢上帝没有夺取我的生命。我还很年轻,我还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我会跳舞,我会娶妻生子,我会活着看祖国日新月异的变化。忽然,我想起了我的爸爸妈妈,不知道他们是否安好,出门前,他们还在为一些琐事争吵,这个时候,他们身在何处。我的眼角不由得湿润了。我在祈祷着......

一场灾难可以毁灭很多财物,可以毁灭很多生命。但也可以见证一个国家的实力,可以见证一个民族的凝聚力,可以见证人类的正义与良知。在地震发生的当天,党和国家领导人便亲赴灾区前线,积极安排救援。接着,我们心目中最可爱的人——人民子弟兵。他们雄赳赳,气昂昂,向灾难发起冲锋。一方有难,八方支援。其他兄弟省市也积极配合救援,派发人员与救灾物资。还有其他兄弟国家也相继派出了救援队。生命!生命!生命是多么的伟大!唯有生命可以创造世界上所有一切奇迹。

2008年5月14日 我在经历了两天生死煎熬后,被搜救人员营救出来,我终于回到了拥有蓝天白云的世界。醒来时,我躺在简易帐篷的医院里,我被眼前的情景惊呆了。鲜血,痛苦,无奈,每个人都神情漠然,我仿佛躺在一具具惊吓过度的尸体中间。生命,有时候是如此的脆弱。躺在病床上,我听见身边的两个医生在嘀咕着什么。过了一段时间,其中一个女医生向我微笑,她说:“你叫什么名字?”“张燚”。我答道。“现在是这样,你的左腿已经全部腐烂,需要截肢,否则会影响到你的生命危险。”我当时呆了,脑子里有许多蚂蚁在穿梭,眼前不由得一黑。“张燚。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你要承认这个事实。”他们不知道,不知道我一生的追求,舞步就是我的命,失去了左腿,我该怎么办?怎么办?最后,我还是接受了这个事实,当我看到我的左腿从身体上割下时,我感觉我的生命被割掉了一部分。我望着帐篷外,灰色的天,不知道是否有鸟儿飞过的痕迹?

2008年5月19日 搜救工作已经告一段落。灾难给人的伤痛却挥之不去。我永远不会忘记,我们的同胞在天安门前的呼喊:汶川!加油!汶川!挺住!我永远不会忘记祈祷之夜,那一根根红蜡烛摆成的红心。我永远不会忘记,那穿破云霄的鸣笛声。永远不会忘记,我记忆中最黑暗,最伤痛的一天。

2008年5月21日 我在医院医护人士的精心照料下出院了。我带着一只腿,还有一个拐杖,走出了帐篷医院。回望一眼,我的眼泪不由得流了下来。我真想大吼一声,吼破苍穹,把灾难吓跑。后来,我得知,我的爸爸妈妈在此次地震中丧生,生前他们经常争吵,如今去了另一个天堂,我希望他们和和睦睦。曾经,我是一个孩子,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我是一个被妈妈宠坏的孩子。现在,我成了孤儿。我成了一个没有左腿的孤儿。耳边的舞曲是否还会响起,我还有没有勇气去面对今天的生活。我不敢想,也不愿去想。

2008年5月30日 我一个人游荡在废墟之上,跌跌撞撞,我在找寻,找寻着我的家,找寻着我们一家三口曾经生活过的地方,同时,我也在找寻着爸爸妈妈的魂灵。可惜,眼前除了残砖碎石还是残砖碎石,没有其他什么。现在,我生活在孤儿院里。我没有了父母,失去了左腿,还有我热爱的舞蹈。在孤儿院里,我不敢看其他孩子的眼神,因为他们的眼神中尽是恐惧与死灰。是啊!灾难给人带来沉重的打击。

2008年8月8时8分 全中国人民一起欢腾、喝彩、高呼。奥运的钟声敲响了,我在电视机前见证着这一事实。随着改革开放,我国的经济飞速发展,人民生活不断攀升,国际地位也不断提升。就像现在,中国此刻正在创造着奇迹,这奇迹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属于黄种人,也属于其他人类。我为祖国祝福,我为祖国骄傲。忽然,我的眼睛落到了拉拉队的身上,他们不停的跳着,不停的跳着,跳着......我不由得看了看自己残缺的腿,流下了眼泪,但,此刻,那是幸福的眼泪。我为他们祝福,祝福他们永远年轻、充满活力。

2008年12月20日 今天,我的生活重见天日。因为,有一所艺术院校到孤儿院来招收有艺术特长的人。我兴冲冲的报了名,等待着面试。虽然,我现在只有一条腿,但我依然不会放弃,放弃我的舞蹈梦。面试时刻到了,我载着一条腿进入了演播大厅,面试官有些惊讶。“我叫张燚。曾经,我为舞蹈疯狂!因为,突如其来的灾难,我失去了左腿。我。。。我似乎想到过放弃。但是,我内心一次又一次的挣扎,我不能放弃我的舞蹈梦。活着,就是一种幸福。为梦想活着,更是一种幸福。所以,今天我来了。我依然决定参加此次面试。”台下顿时平静,顷刻间掌声一片。接下来,我用一条腿表演了舞蹈。很顺利,我被录取了。当晚,我在日记里写下:阳光总在风雨后。尽管前路布满荆棘,我依然只顾风雨兼程。

2009年6月1日 儿童的脸是最美的,儿童的笑是最甜的,儿童的心事纯洁的。我代表学校,回到家乡进行义演,为灾区儿童带去欢乐。我在台上尽情舞蹈,我已不在乎我是单腿表演,我只知道,我的舞蹈会给孩子们带去快乐。有时候,为了某一件事情,你会忘了所有。这件事情会使你觉得意义无穷。我爱我的家乡,爱这里的每一寸土地,爱这里的男女老少,爱这里的一切。当义演的车队离开,我的眼角满含泪水。

2009年10月1日 阳光无限,蓝天白云。我们的祖国迎来了六十华诞。普天同庆,山河震撼。人民英雄纪念碑屹立不倒。五星红旗迎风飘扬。我们的人民军队,三军列阵,铁甲扬威。展示着共和国多年来的军事构筑力量。此刻,我无比光荣,无比自豪。很荣幸,我受邀参加庆祝国庆残疾人之舞。当音乐响起,我只知道我是一个中国人,我只知道我是一个坚强的中国人,我只知道我今天要为舞狂。站在舞台中央,我专注,凝视,聆听着每一个中国人的心声。终于,我爆发了。狂烈的舞步,如风,如雨,如闪电,轰动全场。是的,这就是我送给祖国六十华诞的生日礼物。祝福祖国繁荣昌盛,祝福祖国人民越来越好。

2010年12月20日 经过一年多的艰辛努力,我的舞蹈步伐渐趋成熟。我将代表中国参加国际残疾人之舞舞蹈大赛。我的参赛舞蹈是《孔雀之舞》。此刻,我身在他国,我不曾忘记祖国,忘记祖国给予我的厚望。我一定会努力,为祖国争光。因为,我是第一次参加国际比赛,多少有些紧张。看着选手们精彩的表演,我的信心倍增。我坚信,我会做的的更好,因为,我是中国人。终于,我站在台上,我想起了童年时光里那只开屏的孔雀,随着舞曲响起,我沉浸在了一片梦境当中。一阵掌声把我唤回了现实,我成功了。全场所有人都起立,表示祝贺。我站在领奖台上,当国歌想起,五星红旗升起的时候,我流泪了。

我知道,这是一个疯狂的时代,这一切,都是疯狂的代价!

作者:李延浪 录入:李延浪 来源:原创
  • 上一篇:剧本《小官大任》
  • 下一篇:没有了
  •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22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