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切叶蜂礼赞

作者:论之 录入:论之 来源:原创  时间:2019-10-7 16:37:56 点击:

     秋夜格外的宁静,萧萧秋风吹走了燥人的烦,我依旧在室外健步后,推开阁楼门,烧一壶水,沏一杯茶,朗月霓虹下,与秋实对话。四畦韭芽,三盆白菜,两方秋菠,一垄香葱……一切是那样的平凡和朴素。方寸间的绿色,亮晃晃的灯下,暗夜和我,还有月季花下特别专注的妻。

     刚要落座,妻子突然喊我走到她跟前,指着几株月季让我仔细端详叶子的变化。我有点应付的样子近前观看,这一看,我便惊讶震撼了,原来舒展翠绿的月季叶子上出现了造型齐整,很有艺术美感的空洞洞。我匆忙中打开手机拍照,太美了,神工之作,造物主之造物之能竟是如此的巧夺天工,美妙动人。
    “这是切叶蜂的杰作”妻子说;
    “切叶蜂?”什么是“切叶蜂?”我疑惑中问妻子;
    “切叶蜂,是蜜蜂的一个种类。是蜜蜂长口器的进化类群之一,也是植物的重要传粉蜜蜂。”妻子接着说:
    “切叶蜂同蜜蜂外形相似,腹部有一簇金黄色的短毛是它明显的特征,由于它们常从植物的叶子上切取近似半圆形的小片带进蜂巢内而得名”。
    “哦,原来如此,太神奇了。”我激动而惊诧地应答的同时,打开手机百度匆匆忙忙输入“切叶蜂”三个字——
     切叶蜂,小小的昆虫,为了繁衍,努力为后代构筑舒适的小窝,它们常把蜂巢建在空心的树木或建筑物的缝隙中,要用切割月季的叶子建造蜂房。切割叶子时,它的身体像一只圆规,把后脚停在叶子当圆心,由身体在叶子上按圆周方向边转动边画圈,同时用两个锋利的大颚在叶子上挖一个西瓜籽般大小的椭圆形的洞。然后切叶蜂把叶子运到空洞里面,卷成圆筒状筑成一排排蜂房,最后在造好的蜂房里,切叶蜂贮藏花粉并产卵。
     切叶蜂有上百种,我们遇见的一般都是月季切叶蜂,专切月季叶片。切叶蜂是执着的剪刀能手,它不凭借任何工具、精准地“剪”下大小适当的圆叶片来做产卵孵化的巢穴。法国昆虫学家法布尔在《昆虫记》中这样描写道:“然而在晃动着的花草间,却是一幅异样的画面。在一株玫瑰下面,叶片都被糟蹋得不成样子,到处是奇怪的切割痕迹。有些呈圆形,有些呈椭圆形,仿佛是花园里的园丁闲着无聊,便玩起胡乱修剪的恶作剧。有一棵小灌木的树叶几乎只剩下叶脉,叶片都被一圈一圈地割走了。寒碜的绿叶丛中,突然飞出了一只切叶蜂,怀里抱着一小片半圆形的叶子。”切叶蜂切月季叶片不是用来吃,而是为了后代繁衍。待虫卵孵化长大,六十天后,伟大的雌性切叶蜂也终将老去。
     妻子说:“月季切叶蜂非常专一,这份专一不仅体现在它只切月季,它还只切一个地方的一颗月季,所以,你只要把被切割过的月季挪个地方就好,甚至只要换一个角度,切叶蜂就找不到地方了。它会在原来裁剪过叶子的地方不停的飞来飞去,直至再一次找到,或令它中意的下一个目标为止。”


    惊讶好奇之余,我沉默了……
    我在沉默中感慨切叶蜂的神奇和专心;
    我在沉默中悠思妻子的敬业与执着;
    近年来,妻子专注执着地培育扦插了大大小小,品种色系不同的月季花。诺娃、梦露、闪电是那么地翠绿旭阳;小黄鸡、比基尼、梦光环、金丝雀、火烈鸟、艾帕索是如此地娟秀奇葩;浪漫比克、糖果雪山、蓝色风暴、夏日绒球是那么地妩媚俊达。她把阁楼上的方寸之地用种类众多,色系繁杂的花中皇后装扮的格局雅意,翠绿娇艳。
    她常常能把月季的生长环境、栽培技术、嫁接方法、花期控制、越夏管理、修剪技巧、病害防治这些养花之道,说的滔滔不绝,如同教科书般娴熟经典……
    她常常指着她精心养育的各色月季花,说出了每个色系的花所寓意的花语文化:红色表示纯洁的爱;白月季寓意尊敬和崇高;粉红色是浪漫初恋;黑色月季代表个性和创意;蓝紫色着意珍贵和珍稀;橙黄色是美丽的青春气息;绿白色表示纯真、俭朴或赤子之心;三色月季比喻了博学多才……
    她常常在虫害防治上讲起来津津乐道。刺蛾、蚜虫如何防治,如何用药喷杀…… 

    我真的很感慨,切叶蜂有趣的生活习性、高超的本能,宛如一曲奏响在美丽田野中的昆虫之歌;它鲜为人知的感官性能、心理活动,恰似一幅描绘属于昆虫秘密花园的精美画卷;它憨态可掬,呆傻固执的敬业精神和执着的生活态度,犹胜一帧动人的电影画面,在飞舞中诉说着一位昆虫母亲伟大的情节魅力。

   我真的很叹服,妻子痴迷执着地钟爱着她的月季,也在不自觉中带我认识感知了切叶蜂;而小小的敬业的切叶蜂让我更有兴趣走近了“昆虫世界的荷马”法布尔;法布尔敬业地探寻生命,执着地写出了史诗般的《昆虫记》。我也从昆虫身上看到了,它们有着比人类更强烈,更直接,更伟大的本能。
     与其说妻子执着钟爱呵护她的月季花草是一种偏爱嘻好;倒不如说切叶蜂为了下一代,苦心孤诣地在月季花叶子上工整地切下每一片叶子更敬业,更是一种态度;这小小的切叶蜂不就是妻子的影子在投射吗?它们虽然影响了月季叶子的完美,却又给花的主人留下了无比神奇的“艺术品。”那层层叠叠,琼枝玉叶中每一个半圆或椭圆的造型给了我们多少对生命的敬畏之情,给了我们多少更蕴涵着追求真理、探索未知的敬业精神。你还会说切叶蜂是月季花的害虫吗?你还会厌恶这个比我们体重和体积小了千或万分之一的小小蜜蜂吗?
     透过昆虫世界折射出社会人生。昆虫的本能、习性、劳动、繁衍和死亡,无不渗透着我们对人类和人性的思考。
     功崇惟志,业广惟勤。
     哦,妻子对月季的执着和敬业,切叶蜂切割叶子的专注和一丝不苟,法布尔坚持不懈,勇于探索昆虫世界的勇气和毅力,不就是我们为了理想,为了信念,为了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不断努力奋斗的一种精神鼓舞吗?
     切叶蜂,我真的喜欢你;切叶蜂,我情不自禁地高歌赞美你!



作者:论之 录入:论之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