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散 文 >> 内容

秋日·故乡

作者:论之 录入:论之 来源:原创  时间:2019-9-3 16:49:42 点击:

        秋天来了,故乡的天空变得那么蓝,空气变得那么清新。极目的翠绿是那么的幽静低沉
       故乡的秋天,从早到晚,户里户外,都是一个让我无限怀想和眷恋的季节,美得让人心醉。
       故乡的秋天,也是风的世界,雨的天堂。秋日的早晨,微风丝丝地歌唱着,送来了珍珠般的露珠,送来了秋日的凉爽,带来了雪白的云雾,擦去了酷暑的残迹。雨是最寻常的,细如牛毛,密密的斜织着,有如花针,闪闪发亮。“随风潜入夜,润物细无声”说得多好呀。我喜欢秋天的雨。
       故乡的秋天,是一幅五谷丰登的油画。地里的玉米按捺不住丰收的喜悦,露出一排排金黄的牙齿;金黄色的谷穗又犯了头重脚轻的毛病,微风拂过,便摇头晃脑,洋洋自得;黑豆、豇豆,都在微微咧开嘴的豆荚里憋得鼓鼓囊囊,一副随时都能蹦出来的架势;黄澄澄的梨好像在说悄悄话紧紧地挨在一起.....蓝天下的乡野是如此的充盈与绚丽,诠释着“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籽”的慷慨,点染出汗水里最美的画卷。我更喜欢秋日的果实。
       故乡的秋天,迫不及待的乡亲们三五成群,在阵阵吼叫的马达声中浩浩荡荡地走向朝夕相伴的田野。只见通往田间的路上路上车来车往,田间里乡亲们嘻嘻哈哈高声说笑着,手不停的掰玉米、割谷子、砍葵花、摘苹果.......
       走进故乡的秋天里,凉凉的秋风轻吻着你的臂膀,从对面的小坡吹过,从沟里的小河吹过,从院子外的树林吹过。凉悠悠的秋风,吹走了夏的燥热,吹走了“老汉”杨的绿装,吹枯萎了柳叶的裙摆。
       落日余晖的炊烟,缕缕丝丝,弯弯曲曲,那情景,犹如一幅多彩的水墨画卷,或淡或浓,或远或近,浓淡相宜,意境悠长。似云若雾,飘飘袅袅,像一根永远扯不断的绳子,拉扯着外出忙碌的人们。
       我看见了故乡,看到了故乡的小路;我看到了土垣上的羊群,像天上的白云,一朵朵一朵朵地和云一起争着飘荡。看到了我家门前几棵老杨树和枝头上摇曳的喜鹊巢;看到了我家的老宅子,柴门上斑斑点点的大红公鸡,门框上耷拉着的红对联,时时刻刻缠绕着那颗在路上的心。
       我模糊了双眼,朦胧中又看到了街门前的老父亲,一枝枝拣来的柴禾是生活一点点的积累,父亲就是用这大的、小的、粗的、细的枝条,给了我们温暖和生命;我看到了母亲那双闲不住的粗糙而布满裂纹的手,有了母亲密密麻麻缝合的针脚,才会有你匆匆前行的脚步。只是,父亲就像这树上的落叶,从灿烂的枝头落下,再也没有醒过来。
       父亲去了,心灵就没有了依靠,漏风的墙,无论怎么糊也不再愈合。
       这个世界,能留住人的不是房屋,能带走人的不是道路。是爹娘,是血脉亲情。我们要拣拾起你的笑容和脚步,用你的爱做灯,用你的率直做捻儿,用你的家教做火种,点亮我们生活,一辈子都不能忘记那归归整整的路。
       故乡,最美好的梦想在袅袅升起的炊烟里,最最真实的生活在烟囱下面。
       思恋,惟有故乡的思恋揪心撕肺,惟有父母的思恋终生难忘。每一个离开村庄的人,带走的只能是一片绿叶,留下的都是一条根。故乡的秋日哦,唯美唯俏,那山,那水,那扇老柴门……

作者:论之 录入:论之 来源:原创
相关评论
发表我的评论
  • 大名:
  • 内容:
  • 翠屏文学网[www.cuipingwx.org.cn] © 2019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 主办:延长县作家协会 地址:延长县文化综合大楼 陕ICP备15008994号-1